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拿下
    老道点了点头,收起东西然后立即往后院走去。

    没过多久,一队官兵冲了进来,为的是一个大胡子,看起来是个捕头。

    他进来后立即指着秦书淮等人说道,“都给我拿下!”

    秦书淮冷笑一声,“问都不问就拿人,你们扬州府都是这么办案的?”

    大胡子还以一声冷笑,“案现场就你们几个,本捕头不拿你们拿谁?”

    花沉上来道,“那你可就拿错人了。”然后回头对那丫鬟说道,“姑娘,你与这位捕头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丫鬟满面泪痕地说道,“大人,奴婢名叫明月,是赵府的丫鬟。今天夜里,忽然闯进七八个黑衣强盗,不由分说就开始杀人!他们从屋外杀到屋内,赵家上下不分男女老少眨眼之间就被他们杀光了啊!大人,你要为赵家上下三十六口人伸冤哪!大人!”

    明月哭得撕心裂肺,双目通红,几欲昏厥。

    大胡子却只是冰冷地说道,“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明月道,“事时我正在外边给小姐买水果,回来之后见大门洞开,便觉得奇怪。往里刚走了几步,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接着又听到几声惨叫。我一看不对立即往外头跑,却被那些黑衣人现了。他们就追了出来,我一边跑一边喊杀人了,跑了一小会正好碰见了这几位大侠,就被他们救了!大人,他们是来救人的,人不是他们杀的。”

    大胡子冷哼了一声,“就凭你们一面之词,让我怎么信你们?走吧,都去衙门里,是非曲直通判大人自有公断。”

    说完,他又对手下挥了挥手。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立即扑了上来,拿起枷锁铰链就要往秦书淮等人身上套。

    花沉抬手就给了一名衙役一巴掌,怒道,“瞎了你们狗眼!老子是来救人的,不是囚犯!”

    大胡子眼中寒光一现,道,“哼,拒捕是吧?我看你们是找死!”

    话音一落,呼啦一下从外头又涌进来一批官兵。同时窗户也被打开了,外头竟出现了十几个弩手。

    弩手可不是衙门的标配,这是当地驻军才有的东西。

    秦书淮觉得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决定先看看这些衙役到底要做什么,于是说道,“那好,我们就跟你们走。”

    然后上前一步,举起双手,任由那些衙役把枷锁套自己身上。

    赵去尤见状,也哈哈一笑,说道,“来来来,赵爷我还没试过枷锁的味道呢,快来给爷尝尝鲜。”

    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这些枷锁自然困不住他们,所以根本无所谓。

    但花沉还是迟疑了一下的。他才玄通境一等,肯定是挣脱不了枷锁的。不过看到秦书淮和赵去尤都痛快地上了枷锁,也就不太担心了。

    心想,秦兄本事大,应该能挣脱枷锁,不过这赵去尤是什么来头?莫非他也可以?那这么说他的修为也至少在小成境五等以上了?

    秦书淮、花沉、赵去尤三人被上了枷锁和铰链,即刻押往扬州府衙。明月也被带了去,不过她没上枷锁。

    到了衙门后,大胡子捕快先搜他们的身,不过秦书淮早已把值钱的以及能证明他身份都东西都交给了老道,而花沉和赵去尤则纯粹就是两个穷光蛋,所以什么都没搜出来。

    不过大胡子不但不失望,还很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什么都没有?哈哈,什么都没有才好!”

    说完直接将他们带到了牢里。

    这个牢里关押的大都是重刑犯,不少还是死囚,见到秦书淮等人进来,都隔着木制的牢门伸出手,鬼哭狼嚎地叫唤起来。

    “冤枉啊,我是冤枉的!”

    “嘿,小子细皮嫩肉的,给爷们尝尝!”

    “新来的,敢跟爷爷住同一屋不,爷爷保准让你痛快,哈哈哈。”

    在一片阴森的氛围下,倒有些阴曹地府的感觉。

    三人被关到了不同的屋子,按照衙役的说法是怕他们“窜供”。

    大胡子把他们关到牢里后就走了,之后就没人管他们了。

    秦书淮所在的监室只有十五六平米左右,不过却关了五个犯人。除了他,还有四个重刑犯。

    “小子,牢里的规矩懂吧?”为的一个重刑犯阴沉地看着秦书淮说道。

    那个重刑犯一脸的彪悍,满身腱子肉,据说以前是江洋大盗,本来两年前就要问斩了,恰巧碰上崇祯登基,大赦天下,所以就由处斩改成了监禁。

    秦书淮心里想着赵府的案子,所以根本就懒得搭理这些重刑犯。

    “祁二爷问你话呢,哑巴了?”另一个重刑犯吼了起来。

    秦书淮被他吼得打断了思路,这才现牢里还有四个囚犯。

    于是问道,“你刚说啥?”

    “祁二爷问你知不知道牢里的规矩?”

    秦书淮点头,“知道,知道。祁二爷最大嘛,我坐角落就行了。”

    说着坐到牢房一角,继续想赵府的案子。

    不过刚坐下,除了祁二爷,其他三个重刑犯就过来了。

    “他吗的,谁让你坐的?”

    “知道规矩你还敢坐?”

    “彪哥,看来咱是得给他好好讲讲规矩了。”

    三人居高临下,一脸阴笑地看着秦书淮。同时捏了捏拳头,准备好好“玩”一把。之前牢头可是来打过招呼了,让他们几个好好“伺候”下这个新来的小子,务必要让他“老实”点。

    牢头也是,什么叫务必?进了咱这个牢房的犯人,就算没有牢头的关照,那也必须老实啊!也不看看这牢里关的是谁,那可是当年闻名江浙的贼王祁二爷啊!

    秦书淮知道来者不善,于是叹了口气,对他们说道,“几位,我觉得规矩还是不要讲得太细,要不然你们做起来也不太方便。”

    “啥?你说啥爷们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来?”三人中那个被称作“彪哥”的人脸色一狞,步步紧逼过来。

    秦书淮道,“那好吧,你们说吧,第一个规矩是什么?”

    彪哥狞笑一声,“这就怕了?我还以为是个多硬的刺儿呢。听好了,这第一个规矩叫进门敬老大。”

    “哦?怎么个敬法呢?”

    “简单。头顶地,双手负在后背上,两条腿绷直,屁股抬高就行了。”

    秦书淮点了点头,说道,“哦,这样啊,那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呢?”

    “多久?”彪哥大笑起来,“别人半个时辰就好了,你嘛,就得看爷们心情了。对了,小老弟,爷们很喜欢你,打算给你加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