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老母降罪
    柳烟带着两个壮汉来到了轿前,掀开轿帘后现秦书淮还沉浸在美梦中,不由眉头一皱。

    两个壮汉中的一个背起秦书淮,蹭蹭蹭地跑到石椅前放下。

    仇贞己不由轻蔑地一笑,这小子号称武林千年不出的奇才,却被区区“春眠不觉”曲困了如此之长的时间,想必那些传言都是以讹传讹罢了。一个十六岁还想进入小成境?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想到这里,她放心地对那壮汉说道,“叫醒他。”

    那名壮汉恭恭敬敬地答道,“是,大长老。”

    然后上去拍了拍秦书淮的脸,说道,“醒醒,快醒醒。”

    折腾了许久,秦书淮才睁开眼,伸了伸懒腰说道,“天亮了?”

    众人一阵哄笑,仇贞己、赵长老和季长老也都嘲讽的一笑。这就是月长老找来的紫道星君?

    月长老也是眉头一紧,眼前这个少年怎么也没办法和那个威震武林的江河帮帮主秦书淮联系起来,心里不禁怀疑柳烟是不是找错人了?

    于是上前对秦书淮说道,“阁下可是江河帮秦帮主?”

    秦书淮茫然地看了看周围,一副睡意未醒的样子。

    又过了好一会,才对月长老说道,“月长老,这是哪?”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一变。

    月长老则是又惊又喜,说道,“秦帮主,你认得我?”

    秦书淮也跟着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道,“哎?奇怪了,我怎么会认得你?怪了怪了,我明明没见过你们啊,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很了解你们?”

    然后指着众人说道,“你是赵长老、你是季长老,你是仇长老,还有你,你是……我想想,你是王长老?”

    被指作“王长老”的余月娥说道,“我不姓王,你再好好想想。”

    秦书淮眉头紧锁,故作沉思状。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过了许久,秦书淮一拍大腿,说道,“对了,你叫余月娥,余长老是也。”

    “轰”,底下顿时一阵窃窃私语。

    这人从未来过白莲教,却能准确无误地叫出所有长老的名字,当真奇也!

    月长老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对仇贞己说道,“大长老,秦帮主虽从未与我们谋面,却能清楚地叫出我们的名字,这还不够证明他就是无生老母派来的紫道星君吗?”

    仇贞己嗤之以鼻地一笑,说道,“月长老,你道他刚才真是睡着了?他明明就是醒着的!哼,装疯卖傻谁不会。”

    说着,又对秦书淮说道,“小子,你就是江河帮帮主秦书淮?”

    秦书淮从地上站起来,收起了一脸的懵逼,然后脸色一沉,对仇贞己说道,“白莲教当真是这么了不得么?我江河帮虽然不大,但也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白莲教长老叫本帮主小子。”

    仇贞己篾笑一声,“江河帮不过是个武林后起之秀,而你又是晚辈后生,本座叫你一声小子有何不可?”

    秦书淮倒并非真的介意仇贞己叫自己小子,而是故意要挑起矛盾。现在仇贞己一方的武力已经明显压过了支持自己的月长老一方,所以要夺回话语权,同时震慑在场所有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打败仇贞己再说。

    于是说道,“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度世人一切劫。仇贞己,老母从未闭眼,她一直在天上看着白莲教。你偷学教主神功,又如此嚣张跋扈,就不怕她降罪于你么?”

    一面继续挑衅,一面又在言语中显示出一副很了解白莲教的样子,这让众人又是一惊。事实上,真空家乡,无生老母之类的箴言,秦书淮也是在前世研究万历朝廷杖案时,查白莲教资料后看到的。

    月长老开始越相信秦书淮就是紫道星君了。因为白莲教对外向来行事隐秘,若不是入教之人很难知道这些箴言。而秦书淮从未入教却知道这些,他不是无生老母派来的又作何解释?

    身为长老,把一切都献给了白莲教的资深教徒,月长老是从心底相信无生老母存在的,自然也相信前任教主说的无生老母座下紫道星君是存在的。

    仇贞己听到这里,怒意大起,道,“小子,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白莲教的事情,岂容你个外人来指手画脚?我堂堂大长老,岂容你来随口污蔑?”

    秦书淮也“怒”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何想管白莲教的闲事,只是冥冥中觉得不管不痛快而已。教主神功是无生老母为保我教乾坤永续、兴盛达的宝典,历来只有教主可阅,你却坏了老母定下的规矩,该当何罪?若是由你继续胡作非为,万一无生老母大怒,你可知会降罪于全教的兄弟姐妹?”

    一听无生老母要降罪,底下众人无不脸色一变。因为白莲教教规中确实有一条,叫“上不净最不净,固不净则教不净,老母降罚。”意思是教中地位越高的人有违反教规的行为和思想,其性质就越恶劣。如果长期让这样的人担当教中的高层职务,那么整个白莲教都会变得不干净,无生老母就会降下罪罚。

    这些人都是资深的教徒,早已把身家性命都奉献给了白莲教,自然是无比坚信这点的。所以秦书淮这么一说,顿时都惊了一惊。

    仇贞己闻言当即冷声道,“都说秦帮主在武林大会上一人力败各大派高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斗转星移天下无双,今天既然来了,那可否赐教几招?”

    仇贞己自认学了“无影无涯”之后自己的武功已经登峰造极,绝不可能输给一个十六岁的小子。只要自己打败了这个小子,那不就正好说明他也不过一个凡夫俗子罢了么?

    要是能趁机打死他那就更妙了。他一死,看谁还会以为他是紫道星君的化身?要知道无生老母座下的弟子,可都是不生不灭的!

    秦书淮对此求之不得,朗声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与仇长老比试几招。拳脚无眼,我会尽量注意。不过若是不小心伤了仇长老,那可能是无生老母降下的神罚,仇长老可别怪我。”

    仇贞己傲然一笑,“就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