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神人
    两个丫鬟道了声“是”,然后将合力将秦书淮扶到床边,柳烟把床上的被铺理到一边,然后不知在哪按了下机关,只听“咔擦”一声,床板顿时下陷,露出一个底下通道的入口,入口处有一光滑的木板,两个丫鬟轻轻地把秦书淮放到木板之上,他就缓缓滑了下去。

    底下,有一男子接应,背起秦书淮就往前跑。他的脚步很轻,步履却飞快,显然是轻功极佳之人。

    秦书淮在他身后偷偷睁开眼,默默地记路线,约莫跑了半刻钟,出了地道。地道出口处有一顶大轿,他们把秦书淮塞入轿子以后,又飞奔起来。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轿子终于停了下来。秦书淮透过轿帘的缝隙,现外边竟是一片旷野。只是旷野中火光点点,人头攒动,好像在举行什么集会。

    天津城外西郊。

    这是一处私人庄园,占地极大,庄园四周用浓密的树林围了起来,只有林子正当中是一片极大的空地。空地之上,耸立着两排高大的石柱,石柱上刻着古朴的图腾和复杂的铭文。每根石柱高近十米,直径达一米多,看上去极为雄伟。石柱与石柱之间是一个个血红的灯笼,说它血红,不仅是因为它的外罩是血红色的,更因为它的火焰本身就呈红色,也不知用的是什么燃料。

    两排石柱中间是一条用青石铺成的直道,长约三百米左右,约有数百身穿白衣之人在其上排成长长的两排,庄严肃穆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直道的尽头,是用天然巨石雕刻而成的石椅。石椅宽约三米,座高一米,椅背高三米,上头雕刻着数头上古神兽,都是凶神恶煞,栩栩如生,极为震撼。

    抬轿之人放下秦书淮后,站到人群中间。而柳烟和两个丫鬟也站到了队伍的前排。整个现场没有一个人讲话,全部都肃穆以待。

    皓月当空,红光遍地,白衣林立,气氛极为诡异。

    秦书淮静静地呆在轿中,透过轿帘屏气凝神地看着外头的一切。

    不多时,只见远处飘来一道白影,然后翩然落于石椅之上,身形轻盈无比,似神人下凡一般。

    所有人立即不约而同地下跪,又齐声喊道。

    “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恭迎大长老。”

    秦书淮听罢微微一惊,暗道:白莲一现盛世举?难不成这伙人是白莲教的?

    白莲教是华夏古代历史上不可忽视的民间宗教社团之一。白莲教起源于唐宋时期,兴盛于元明清时期。它极为强悍,信奉者下至三教九流上至富贾高官,而且从元代开始就有了光荣的造反传统。

    比如元末的红巾起义,其领导人韩山童等人都是白莲教的人,可以说是白莲教打响了反元的第一枪。到了明朝,洪武、永乐年间,川、鄂、赣、鲁等地又多次生白莲教徒武装暴动。清朝嘉庆年间,更是爆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反清起义,起义总共持续了九年零四个月,席卷湖北、四川、陕西、河南、甘肃五省,参与者达到了三十余万人,清政府为镇压耗费了白银2亿两,损失二品以上高级将领达2o余人,副将、参将以下军官4oo多人,才予以剿灭。很多历史学家都把此次白莲教起义看作满清由盛入衰的转折点。

    不仅如此,白莲教与很多历史大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在明朝,万历朝的廷杖案,据说就跟白莲教有关。

    但就是这么一个哪朝都不服动不动就开干的社团,从唐宋以来历经无数个王朝更迭,居然从未被成功取缔,可见其根基之深,教众信仰之坚定,生命力之顽强。

    想到这里,秦书淮不禁纳闷,他们找我来要做什么呢?难不成要感化我入他们的教?不至于吧,我跟朝廷的关系好着呢,天下谁人不知,他们找谁也不会来找我啊!

    那他们是想造反,杀了我来祭旗?那也不太像吧。要是想杀我,现在应该把我绑了才对啊。

    且看看再说。

    石椅之上,被称作“大长老”的是一个五十左右的妇人。妇人身材匀称,目透英气,精神气血比普通女子更要好上数倍,显然是个内家高手。

    “起来吧。”妇人声音淡然,却是威严无比。

    这时,底下站着的人群中,前排一个身穿白衣,年龄与“大长老”相仿的女人出来说道,“启禀大长老。我教自教主老母仙逝后,教主之位已空缺达数月。正所谓群龙不可无,更何况如今天下大乱,双子更迭,正是我白莲当开、再造盛世之时,故而教主一职,当尽快议定才是。”

    “大长老”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说道,“月长老,那依你的意思呢?”

    原来那人就是柳烟口中的“月长老”。

    月长老说道,“众所周知,前任教主老母数月前仙逝之际,曾留下教谕,言明下任教主由无生老母坐下紫道星君继任。更说紫道星君已然降世,他从紫禁城来,最终必回紫禁城去,登上那大宝之位,号令天下,再启盛世。”

    大长老冷哼一声,道,“那你们可找到那人了?”

    月长老继续说道,“崇祯二年六月十八,紫禁城内紫光乍现,此异像人尽皆知,想必这便是紫道星君降世之兆。之后,江湖迅崛起一人,我想我不说大家都知道,那便是江河帮帮主秦书淮。他与朝廷关系极好,据说与崇祯常以兄弟相称,既然他是崇祯的兄弟,那他自然是从紫禁城来的了。而他如今不过十六,却已至凡人所不能的小成境,又运筹帷幄,杀退了鞑子的数万强兵,凡此种种,皆不是凡人可为之。故而,我们认为此人便是教母所说的紫道星君的化身。如今普天之下,也只有他堪称人中龙凤,有登大宝之望!”

    月长老话音一落,便从人群中又跳出一白衣人妇人,这人有些矮胖,但说话却是中气十足。

    “简直一派胡言!单凭这些就可以臆断他是紫道星君吗?月长老可详细调查了他的来历?莫不是瞧人家厉害,你就想去抱大腿吧?”

    秦书淮看到这里,心想看来白莲教都是女人当家,教主是老母,长老也都是女的,而且排在前头的那些教众,八成也是女人。

    话说,既然是这样,这个月长老怎么会认定我堂堂一个大老爷们是他们的下任教主呢?这不科学啊!

    面对那人的责难,月长老不愠不怒,冷静地说道,“赵长老问的好。正是因为我们对他做了详细的调查,所以才认定他就是紫道星君。各位可知,此人无根无萍、无家无乡、无父无母、无邻无亲?若不是从天而降,又何来如此奇异的身世?”

    月长老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之声,不少人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秦书淮心里想笑,这可得感谢王承恩干的好事了。这家伙当初为了让自己的身份不被李大梁识破,果断杀了所有认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人,连邻居都没放过。白莲教要想调查自己的背景,自然无从查起了。

    赵长老又讥诮道,“万一是你们没本事查到呢?”

    “赵长老,我等皆是为教办事,哪位教友不是尽心尽力,你又何必处处相讥呢?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你们还不承认,莫非要违抗老母遗训不成?”

    “哼,老母遗训自当遵守,但在紫道星君尚未出现之前,我们岂可操之过急?要知道那秦书淮是朝廷的人,要是让他做了教主,万一引狼入室怎么办?”

    “赵长老,你何需多多狡辩。那秦书淮是江河帮帮主,又怎么是朝廷的人了?江湖谁人不知,秦帮主的夙愿是重启盛世,这不正是我教的夙愿吗,你说怎会如此巧合?另外,你说秦书淮是朝廷的人,但他却带着魔教抗击鞑子,难不成他还是魔教的人?只能说,他深谙帝王心术,可将各方势力为己所用,这不正好说明他有帝王之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