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春宵
    丫鬟带着秦书淮一行人又回到了醉花楼,此时天刚刚放黑,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醉花楼里宾客盈门,人来人往。

    老鸨照例热情地迎了上来。

    “哟,秦公子来了啊!我们家柳烟姑娘可在闺房内等你许久了,快请快请。”

    说着拉着秦书淮就往百花厅方向走。

    孟威等人也要跟着进去,不过被老鸨拦住了。

    “几位爷,咱们柳烟姑娘只接待秦公子,所以几位爷怕是不方便同去的。要不这样,我找几个姑娘陪陪你们如何?今儿酒钱算在我身上!”

    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了眼秦书淮,这是在问他的意思。

    秦书淮轻笑道,“你们三个也是,我去约会柳烟姑娘,难不成你们要一旁观摩?都在这老实待着吧。”

    三人听他这么一说,也只好让秦书淮自己去。不过他们还是找了间离百花厅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秦书淮进了百花厅,里头空无一人。老鸨关上门,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仿佛来到了另一个空间,外头的熙熙攘攘与这里再无关系。

    透过珠帘门往里看去,果然看到纱帐后头坐着一个曼妙无比的倩影,仿佛一朵散着诱人馨香的花朵,让人不自觉地被吸引过去。

    秦书淮进了卷珠门,走到纱帐跟前,说道,“柳烟姑娘,小生秦书淮有礼。”

    里头的倩影出一个悦耳的轻笑声,说道,“秦公子,小女子久等了。”

    说着,纱帐缓缓拉开,只见一个肤若凝脂、唇红齿白、千娇百媚的女子正顾盼生情地看着自己。她看上去十岁的年纪,身上只穿了件紫色的薄纱裙,粉红的亵衣、半露的酥胸,平坦的小腹、杨柳般的细腰都清晰可见,两道如月牙儿一般的美眸中,狐媚的风情与少女的清纯并存,端的是一个丰韵聘婷、仪态万方的美少女,说她有倾城之色也并不为过。连在后世看多了各种人工美女的秦书淮也不禁微微走了下神。

    柳烟下床后,冲秦书淮嫣然一笑,说道,“秦公子博学多才,小女子仰慕之至,今日特请公子前来一叙,还望公子勿要见怪方好。”

    说着,轻轻地抱着秦书淮的胳膊,酥胸缓缓贴了上来,秦书淮顿觉手臂碰到了两团柔软而温暖的东西,整个人也微微一热。

    “秦公子,我们边喝边聊吧。”

    柳烟拉着秦书淮的胳膊,玉步轻移,来到了精致的木桌边坐下。桌上已经摆了一大桌子的酒菜,只是菜香抵不过屋子里沁沁袅袅的馨香之气。这些馨香怕是有催情作用,让人闻了有些血脉喷张。

    柳烟伸出纤纤玉手,端起精致的小酒盏,说道,“来,秦公子,我先敬你一杯。”

    秦书淮不动声色,笑意盈盈地任由柳烟摆布。

    端起酒杯,说道,“柳烟姑娘请。”

    说罢,一饮而尽。

    甜酒入口,微有异样,秦书淮在心里淡淡一笑,这酒怕是放了什么特殊的东西,但还是将它咽了下去。如今他已是小成境一等,而且有九阳神功护体,一般的毒药直接可在体内化解,就算是极为刚猛的毒药,凭九阳神功和易筋经双重极品真气合成的易阳真气,也可将其逼出,所以他根本不惧。

    酒入腹中,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微微有些口干舌燥,而柳烟姑娘的身子更加娇媚,自己竟然有些蠢蠢欲动。

    心里不禁又笑,原来是春药!这就怪了,来找柳烟姑娘的不都是嫖.客么,她何需用春药?难不成怕客人不够“刚猛”,让她不能尽兴地鱼水之欢么。如此看来,柳烟姑娘本身就是好这口的?

    虽然在心里狂开火车,不过脸上还是不露异色,只是淡淡说了句,“好酒。”

    柳烟又是明媚一笑,道,“秦公子,小女子与你弹奏一曲,助助酒兴如何?”

    “姑娘还会弹曲么?好极!在下洗耳恭听。”

    柳烟返身从床边娶了一个做工讲究的琵琶,玉手轻抚琴弦,一阵悦耳的音符缓缓从她的指尖流淌出来。

    音律之中,秦书淮似乎看到一个个美妙的场景。

    小桥流水,古树人家,美人卧榻,轻解绮罗,娇息阵阵……

    秦书淮听得下腹微热,加上春药的作用,更有些如梦如幻的感觉,整个人都如同被烈火点燃一般,急欲寻找泄的渠道……

    恍惚间,仿佛看到柳烟慢慢地褪下了自己紫纱,露出了白嫩的娇躯。

    秦书淮明白了,原来那春药是配合这琵琶声来使用的,两者合力,有强烈的致幻作用,让人身临其境,明明没有碰到柳烟丝毫,却感觉仿佛已经与她共度良宵了。

    原来那些嫖.客过五关斩六将,花了几百两银子进来后,只是在这里睡了一晚。不但连碰都没碰柳烟,而且待醒来之后恐怕还会回味无穷,下次还想再来。

    想想也是有趣。

    不过,能用音律达到致幻作用,看来这柳烟姑娘的修为也是不低了。可惜,在自己面前还差得太远。

    护体的易阳真气飞地运转了起来,瞬间让他的头脑清醒无比。眼前,只有美人轻抚琵琶,哪有什么美人解衣?

    不过他还是佯装如痴如醉的样子,又过了一会,双眼一闭趴倒在桌。

    他想看看这个柳烟究竟想做什么。因为如果她对其他宾客这么做,可以解释为骗人家银子,但是自己进来连银子都没交,而且她还三番四次明了要自己进来,所以目的肯定不简单。

    柳烟又弹奏了一会,然后音律戛然而止。

    “秦公子?”柳烟轻声问道。

    秦书淮故作不知,鼾声微起。

    柳烟放下琵琶,冲屋外说道,“进来吧,他已经睡了。”

    屋外进来两人,正是一直侍奉在柳烟左右的两个丫鬟。

    其中一个说道,“姑娘这不觉曲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连号称大明之妖的江河帮帮主都能放倒。”

    柳烟淡淡一笑,道,“以我的本事,就算这曲子弹得再精妙也决计放不倒他。只不过这曲子的妙处就在于能唤醒人之本性,想来这秦帮主本性是极好色的,而越好色之人听了此曲,心智所受影响越大,所以他才在曲子的引导下入了幻境,这样不睡过去才怪。”

    另一个丫鬟也嗤笑道,“没错,能来醉花楼的,又有哪一个不好色的?”

    柳烟嗔笑道,“行了,就你多嘴。他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又怎么会不喜男女之事?”顿了顿,又道,“赶紧将他绑了带走吧,月长老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