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悬崖边上
    陈启升浑身巨颤,面如纸白,大脑飞运转,试图用理智来抵抗袭遍全身的恐惧感。

    他不想死,他想绝境求生。而他求生的最后一块筹码,就是他有东林这棵大树,他有东林党周延儒这个老师,这个干爹!

    说到底,他还是心存幻想的。没有一个人会轻易认了死命。

    大厅里沉默得可怕。

    秦书淮跟着李敬亭等人兴冲冲地抄起了陈启升的家。李敬亭和他的手下不愧是锦衣卫,抄家的手法极为专业。除了翻遍道台府的每一个柜子、每一张床底外,他们还用特制的小锤子轻轻敲打每块地砖、每道墙壁但凡声音有些异样的全部砸开。不仅如此,他们连花园都不放过,几十人打着火把,一寸土一寸土地检查,一双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可以分别最细微的土壤差异,一旦现某些地方的土层和旁边的不同,就立即开挖。

    果然,足足搜查了两个时辰后,他们现了两处密室、一处暗阁,在里头起获了大量银票以及金银珠宝,粗粗一算有银票八十余万两,黄金一万余两,外加各种珠宝两箱、字画古董七十余件。

    这些钱财按照陈启升的俸禄,就是攒十辈子也攒不出来。

    但这些赃银和崇祯的预估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因为按照成淮山的说法,一引盐他给陈启升十两的回扣,成淮山一年能出十万引盐,那么光这一项陈启升一年就能收一百万两了。而陈启升身为天津道,敛财的手段岂止这一项?

    如果陈启升家里真的只有这点家产,那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收上来的贿赂,有很大一部分又给了比他更高的官员!

    如果陈启升要往上打点,那至少涉及主管盐运的户部,主管官吏考核的吏部,另外他还是天津兵备道,肯定会涉及兵部。而从陈启升的儿子认了周延儒为干爷爷来看,周延儒肯定也参与了这个案子,他可是内阁成员!而周延儒都贪了,其他内阁重臣会不利益均沾吗?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只要查下去,从天津到内阁可以砍掉一大串的脑袋,至少涉及六部中的三部以及多位内阁重臣。而这还只是保守估计。

    此案的牵涉面之广,远远出了崇祯的预期!

    崇祯的手攥得紧紧的,指甲在手心扎出了道道深痕。

    老成持重的崇祯并不是一个鲁莽冲动的天子,此刻的他已从刚刚盛怒的情绪中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彻查此案,将引一场血雨腥风的君臣之斗!

    砍掉这些人的脑袋并不难,但是这么大的动作,将会使各地官吏上至督抚、下至县令小吏人人自危,要知道他们大都是东林党人。这些官员不用查崇祯也知道,他们当中至少八成人论罪当满门抄斩,在这种压力之下他们会做出什么很难预料!

    如今天下民变四起,关外异族虎视眈眈,别的不用说,只要那些手握重兵、称霸一方的督抚狗急跳墙做出万不可测之事,那么大明就真的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他现自己之前想得简单了。东林党这棵大树的根,已经深入到大明的每一块土壤,扎入大明的每一根血脉里了。要想将它连根拔起,不仅要忍受切肤之痛,更要承担脓疮破裂,流血身亡的风险!

    可是如果任由它继续野蛮生长,它势必有一天会压垮紫禁城!

    朕,当何去何从?

    崇祯双目赤红,久久凝神而不语。

    眼下的天津盐运窝案已经不仅仅只是一桩肃贪案,而是一条事关大明生死存亡的导火索。

    朕,要不要点燃它,然后向全天下的东林党人开战?朕,有这个能力吗?

    秦书淮看到崇祯犹豫不决的表情,也猜到了他心里所想。

    这场反东林的斗争确实危险至极。它的残酷程度,绝对不是扳倒魏忠贤可以比的。因为魏忠贤说到底还是忠于大明的,他还知道感念皇恩,还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所以崇祯扳倒他根本没花多少精力。

    但东林党人不一样!每个东林人都上有老下有小,而且背后又代表着大把富商豪绅的利益,他们绝对不可能束手就擒。更危险的是,东林党掌控了天下士子,就等于掌控了舆论,他们要是联合起来口诛笔伐,肆意煽动,崇祯很容易陷入孤家寡人的境地!

    这也是历史上崇祯明知东林误国,明明憎恨东林,却无力扳倒东林,只能任由他们摆布的原因。历史上,崇祯在位十几年换了近五十位辅,现在看来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但这种抗议根本无关痛痒,因为无论他怎么换,最后把控朝局的还是东林党!

    现在摆在崇祯跟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查到天津道这里就打住,这样他就是将陈启升满门抄斩也不会有事。但问题是这就给了东林党高层一个信号,那就是崇祯不敢动他们,如此一来这些人势必更加猖狂,崇祯就更加别想制约他们了。第二就是果断一串撸到底,彻底和东林党开战,但之后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料,很可能在一场腥风血雨之后,大明的历史将彻底因此改写。

    反贪反东林,决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不反,亡国!反,亦可亡国!

    崇祯走到了历史的悬崖边上,左边是刀山,右边是火海。

    但秦书淮比谁都清楚,不清洗东林党大明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在前世,他已经看到这个结果了!

    他准备替崇祯做决定。

    大厅里继续沉默,死一般的寂静。桌上,蜡烛的火光跳耀着,出丝丝的声响,把每个人脸上不同的表情照的分外清晰。

    秦书淮先打破了沉默,对陈启升说道,“陈道台,我们知道你光从成淮山那一年就起码能收一百万两的盐引回扣,所以家里肯定不止这点钱。想活命的话你最好老实招供,剩下的钱都去哪了?”

    淡淡的一番盘问,却让崇祯心中掀起了一阵狂涛骇浪。

    秦兄的意思,是要朕一查到底么?是要朕与东林党全面开战么?

    秦兄,我们真的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