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津盐运窝案(三)龙颜震怒
    天津道台府,正堂客厅。

    厅内灯火通明,气氛十分压抑。

    一个目光凌厉、脸庞消瘦,年约五六十岁的男子正大雷霆地训斥着一名属下。他就是天津兵备道陈启升。被他训斥的属下就是两次抓捕秦书淮等人而不得的天津巡防官王栋。

    而堂内还坐着一个矫健精干的中年男子,男子不声不响地喝着茶,脸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他就是天津锦衣卫千户赵镇。

    陈启升此刻怒火中烧,就在几个时辰前,他得知自己的儿子竟然在天津城内被打了,而且对方下手极狠,不但打的自己儿子当场昏了过去,而且打断了三根肋骨和鼻梁,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自己的亲儿子,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成这样,这要是传出去今后还怎么抬起头见人?要是抓不到凶手,自己这个天津道干脆不用干了!

    而就是这个没用的东西,带了一百多人都把凶手包围了,居然还是让人给跑了,简直是废物!

    王栋跪在地上,苦着脸不住地为自己辩解。

    “大人,那帮凶手身手实在是太厉害了啊!卑职虽带着弟兄们奋力缉拿,却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再加上公子就在他们手里,所以卑职难免投鼠忌器,这才叫他们跑了。”

    王栋很聪明,只字不提自己被人劫持的事情。

    “住口!你还有脸说,老夫都没脸听了!”陈启升咆哮道,“限你三日之内抓到凶手,否则你也不用回来了!”

    王栋立即道,“大人放心,卑职早已全城戒严,并派数千弟兄全城搜捕,谅这帮贼人插翅难逃!”

    陈启升冷冷地看了眼王栋,然后转身走到赵镇跟前,拱了拱手说道,“赵千户,此事恐怕还要请你多多帮忙了。”

    赵镇淡淡一笑,道,“陈大人言重了。你我情同手足,看到贵公子被人打成这样,兄弟也是深感痛心。你放心,只要那几个凶徒尚在城内,我们锦衣卫势必能将他缉拿归案。”

    陈启升听赵镇这么一说,顿时放心不少。只要有锦衣卫出马,这事就稳妥了。

    “如此,就麻烦赵千户了。若是能抓到凶徒,老夫定有重谢。”

    就在这时,只听门外慌慌张张地闯进来一个下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爷,不好啦,一群锦衣卫气势汹汹地杀进来了,说是要办案!”

    陈启升眉头一皱,然后看向赵镇。

    赵镇也是颇为不解,天津的锦衣卫都归自己管,又哪来的锦衣卫敢在没有自己命令的情况下擅闯道台府?

    下人喘了口气,终于又补充了一句,“他们、他们说是通州的锦衣卫。”

    赵镇顿时不屑地冷笑一声,说道,“哼,通州的锦衣卫?他们的手倒是越来越长了,竟然管到天津来了,把我们天津锦衣卫当摆设吗?”

    说完,又对陈启升说道,“陈大人放心,我会打他们走的。”

    陈启升听说是通州锦衣卫,就放心了不少。有赵镇这个天津锦衣卫千户在,通州锦衣卫就别想对自己怎样。

    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吵嚷声。

    “什么人?”

    “锦衣卫办案,阻挡者死!”

    “大胆,天津锦衣卫千户就在里头,尔等安敢冒充?”

    “天津锦衣卫?给我拿下!”

    话音一落,双方就爆了激烈的交战。

    李敬亭让几个手下与门外的天津锦衣卫打斗,而自己则带了七八个人径直闯进了大厅之内。

    “哪个是天津道?”李敬亭冷声问道。

    赵镇站了起来,轻蔑地看了李敬亭一眼,说道,“你又是谁?”

    李敬亭看了眼赵镇,说道,“通州锦衣卫副千户李敬亭,特来查案,无关人等退开,否则格杀勿论!”

    赵镇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天津锦衣卫千户赵镇!你们通州锦衣卫的手伸的也太长了吧,天津的案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了?当我们天津锦衣卫都是死人吗?”

    李敬亭又细细地看了眼赵镇,然后不屑地笑道,“原来你就是天津锦衣卫千户赵镇?来的正好!给我拿下!”

    赵镇瞳孔猛地一缩,他怎么也想不到通州锦衣卫居然敢在自己的地盘拿自己!自本朝开国以来,这等事简直闻所未闻,这些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却见七八个锦衣卫当真上来要拿自己,不由大怒,嘭嘭两脚踢飞了其中两个。

    “李敬亭,你也太没规矩了!先是异地拿人,现在又以副千户的身份拿我千户,以下犯上!我要去指挥使那参你,你等死吧。”

    李敬亭二话不说,身形一闪冲至赵镇身边,加入了战团。赵镇身为锦衣卫千户,功夫也不差,已经是玄通境一等的修为了。不过李敬亭身为大汉将军,是大内侍卫中的精英,此时修为已经到了小成境五等,赵镇又岂是他的对手?

    没过多久,赵镇就被李敬亭生擒了。这时,门外的打斗也结束了。赵镇带来的十几个锦衣卫,以及道台府内对陈启升最忠心的五六十护卫全部被放倒。

    陈启升脸色有些白,不过强行定住了心神,对李敬亭说道,“李副千户,本官所犯何罪,你又是奉何人之命来天津拿我?”

    门外传来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

    “是朕要他来的!”

    说着,崇祯带着秦书淮等人走进了大厅。

    陈启升是四品官,天津又离京师近,所以他每隔二年他都会进京述职,是见过崇祯的。

    当他认出崇祯后,顿时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臣……臣天津道陈启升,叩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

    “不必了!”崇祯语气阴冷地打断道,“你们真希望朕万岁么?朕看你们巴不得朕死吧!”

    陈启升听完,立即大脑嗡地一声炸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摊上大事了!

    “嘭!嘭!嘭!”

    一个个头重重地磕在地上,沉闷的声响回荡了大厅里。

    嘴里机械地念叨着,“臣不敢,臣不敢。吾皇万岁!吾皇万岁!”

    崇祯默默无语地坐到里椅子上,然后语气低沉地对李敬亭说道,“你们开始搜吧,朕想跟陈道台好好地聊会天。”

    “臣遵旨!”

    说完,李敬亭立即带着锦衣卫在各处搜寻起来。秦书淮左右无事,也索性加入了抄家的行列。

    大厅里很快只剩下了崇祯、陈启升以及孟威等几个护卫。

    陈启升此刻的惊恐已无以言表,他知道以自己的罪行,按大明律死十次都够了。但是他对活命还心存一丝侥幸。毕竟自己的老师是周延儒,毕竟自己背靠着东林这棵大树,他们一定会救自己的!如果自己那么多的罪名都被坐实了,那对东林声誉是极大的打击。反正三司的人都是东林的,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避重就轻的,一定会......

    崇祯已经懒得再问陈启升案情了,只是心灰意冷地对陈启升说道,“陈道台,朕记得,在朕登基那年的十二月,朕与你见过一面。朕还记得,你对朕说,天津受阉党祸乱尤重,为抚民生,宜轻绢、茶、盐三赋,彰显皇恩浩泽……”

    陈启升忽然老泪纵横,伏在地上哭喊道,“罪臣有负皇恩哪!罪臣有负皇恩!”

    崇祯长叹了口气,说道,“你贪污受贿也就罢了,为何还要误导朕,要朕减商户的税,而增加贫苦百姓的税呢?该收的税朝廷不收,不该收的税却一加再加,最终引得官逼民反,天下民变四起…….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陈启升趴在地上,一句话都不敢说。

    崇祯狠狠地拍了下桌子,终于如天雷爆一般怒吼了起来,“这是亡国之道啊!你们真的不知道吗?你们非要等各地反军打入紫禁城才罢休吗?你们是要存心逼死朕吗?”

    “嘭!”崇祯狠狠地摔了一个茶碗。

    龙颜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