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津盐运窝案
    崇祯听完颇有兴致地说道,“哦?秦兄莫非有线索?这个天津道你之前认识?”

    秦书淮手上的东林祸国录里就有不少天津兵备道陈启升贪赃枉法的线索,不过这里头记载的东西全部都是“风闻”,崇祯是不喜欢这类东西的,这点从他登基伊始就打算裁撤擅长“风闻”的东厂就可以看出来,所以秦书淮不打算把这本书告诉崇祯。

    于是说道,“天津道陈启升的公子陈天宝衣着华丽,光是头上的玉冠就值百八十两银子,他要是没贪赃就见鬼了。我大明的贪官无不与富商勾结,所以只要从城里的富商入手,肯定一查一个准。”

    “哦?那你准备从哪个富商查起?莫要冤枉了好人才是。”崇祯又道。

    秦书淮轻笑一声,说道,“皇上放心,臣不会乱给人扣帽子的。我要查的第一个,就是盐商成淮山,此人断然不会冤枉。”

    崇祯奇道,“秦兄为何这么有把握?”

    “臣在来之前已经打听过了,成淮山是天津城内最大的盐商,下面的五六个小盐商全部由他控制。而天津的盐运都司陈里仁与天津道陈启升是族亲,也是陈启升将他推荐给吏部的,因为都是东林党的关系,吏部的人很快就任命了。所以,可以说陈启升已经控制了天津盐运,像他这种贪官,怎么可能不打这块肥肉的主意?而他要将手伸到盐运上,又怎么可能与大盐商成淮山没有交集?”

    这些都是记载在东林祸国录里的,秦书淮认为应该不会太假。因为温体仁写这本书的本意就是来保命的,如果自己不出现,他肯定会藏好这本书,一旦哪天东林党要动他了,他就把书拿出来威胁东林党人,或者直接呈给崇祯。而要达到这个目的,这书里所写的东西肯定是靠谱的。

    崇祯想了想,说道,“秦兄言之有理。那朕现在就给你写道手谕,这样你就可以调动天津的锦衣卫,办事也方便。”

    秦书淮摇了摇头说道,“这怕是不成的。陈启升经略天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天津的锦衣卫中恐怕有不少是他的故交好友,如果调动他们,陈启升就一定会有所防备。”

    “那以秦兄的意思呢?”

    “不如让孟威去调通州的锦衣卫过来,由李敬亭带队,然后您再给我一道手谕,说让通州锦衣卫异地调查,这样就可保万无一失了。”

    “嗯,还是秦兄想的周到,那就依此行事吧。秦兄行动一定要快,朕希望在回宫之前就把天津道办了,以儆效尤。”

    “皇上放心,最多三天,我一定把天津道的案子办成铁案。”

    说罢,秦书淮立即出门来到隔壁房间,找到孟威,把情况如此这般与他说了。孟威二话不说,立即出门,连夜赶赴通州。

    第二天中午,李敬亭就带着五十多个锦衣卫赶到了。不过为了搞突然袭击,秦书淮还是决定等到深夜再去成淮山家里。

    这一天天津城全城戒严,到处都是来来往往搜查的官兵。不用说,肯定是在找秦书淮等人。客栈也来过好几拨官兵,不过查到秦书淮房间的时候,秦书淮让老道拿着自己的令牌堵在门口。老道出示令牌后,把那些官兵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这些人哪敢跟锦衣卫作对?忙不迭地道歉,然后就走了。

    天黑以后,秦书淮与崇祯带上五十多个通州锦衣卫,外加孟威等人一起出,前往盐商成淮山家里。

    路上碰到零星的几个巡查官兵前来盘问,众锦衣卫二话不说上去就把他们给捆了。

    一刻多钟后,就来到了一处大宅子前。气势恢宏的大门正上方立着一块匾额,上头写着遒劲有力的“成府”二字,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锦衣卫举着火把上去敲门。

    “开门,开门!”

    看门的下人被惊醒了,一个小厮慌慌张张地来开门,一看是一群身着飞鱼服的人,顿时脸色一变,结结巴巴地问道,“几、几位官爷,什么事啊?”

    “闭嘴,进去带路,找你家老爷!”

    李敬亭牛眼一瞪,恶狠狠地推了推那个小厮。小厮吓得脸色苍白,一个屁都不敢放,立即老老实实地带着众人去成淮山的卧榻。

    明末厂卫的蛮横与威慑可见一斑。

    五十多个锦衣卫进去三十人,其余二十几人守门的守门,看墙的看墙,防止成家人出去报信。

    一行人凶神恶煞地往里闯,府里的一众下人和护院但凡敢来阻拦的,一律放倒。

    没过多久就闯进了成淮山卧室,一把将熟睡中的成淮山拽下了床,他身边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妾则吓得大叫起来,不过被李敬亭一巴掌打晕了过去。

    成淮山时年六十多了,大半夜的受了这么大的惊吓,差点尿了裤子。掌灯以后,一看又是锦衣卫,更是吓得浑身抖了。

    “几、几位官爷,这是怎么了?”

    李敬亭冷哼道,“怎么了?奉皇上旨意,彻查天津盐运窝案!成淮山,告诉你,你麻烦大了!”

    成淮山一听要查盐运案,还是奉皇上的旨意,就更加面无人色了。

    咕咚咕咚地咽了几口口水,待神智稍稍恢复些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几位官爷眼生的紧啊。为何天津锦衣卫千户王大人没有一起来?”

    话音刚落,他就结结实实的挨了李敬亭一脚。

    “听好了,此案是皇上督办的窝案、大案,为防本地官员互相勾结窜通,本副千户特地从通州赶来异地调查。”

    说着,李敬亭把自己的副千户令牌掏出来在成淮山跟前晃了晃。

    成淮山抖得更厉害了。

    “大人,小的只是个盐商,并没有参与什么窝案啊!求大人明察!”

    李敬亭咧牙一笑,在跳跃的火光中却如同厉鬼一般狰狞。

    “成员外,你这是说我锦衣卫冤枉你了?没事,那我们就好好来论论理。”说完,又转头对一个手下说道,“来人,带宝贝上来。”

    “是!”

    很快就有两个锦衣卫抬着一个笨重的大箱子走了上来。箱子打开,先传来一阵扑鼻的血腥味,接着只见里头放着各种奇形怪状的行刑工具。有的是竹子做的,有的是铁做的,有些尖锐如锥,有的又勾如弯月,每件刑具上毫无例外地带着暗红色的血迹,连秦书淮看了都头皮麻。

    李敬亭狞笑道,“成员外,我有的是时间,带你一样一样认识认识这些宝贝。放心,后边还有两大箱呢,到天亮都不会重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