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又来一个
    果然,没过多久,里头的丫鬟说道,“我们家姑娘说了,方才那位公子的诗为上上,此局无论有无再答之人,他都可以获赠一颗珍珠。  ”

    说着,那丫鬟从里头出来,将一颗拇指大小的珍珠送到秦书淮手里。那珍珠晶莹剔透,看上去颇为值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秦书淮当即呵呵笑纳。

    崇祯好好的一诗被秦书淮抢了风头,说不气那是假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秦兄除了擅长武学、奇谋、治国之策外,居然还擅长吟诗作对。

    不舍地看了眼纱帐后那道曼妙的倩影,崇祯觉得只要有秦兄这个妖孽在,自己今天是没戏了。

    但是他很不甘心。现在他对这个柳烟姑娘的好奇心如同决堤的洪水般一而不可收拾,心想今天要是错过了,下次再出宫来这儿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于是对秦书淮说道,“秦兄,我出趟门不容易,是吧?”

    “嗯,怎么了?”

    “你看啊,秦兄你要是今次不成,还有下次,而我的机会就这么一次。若是这次失望而归,恐怕得好几天寝食难安哪。我本来睡眠就不好,秦兄你是知道的……”

    秦书淮看着崇祯一脸诚恳的表情,知道这小子要耍赖了。

    于是毫不犹豫地说道,“黄兄,咱们不是约好了要能者居之嘛!”

    崇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凡事总能讲个情面不是?比方说秦兄这趟与我一起来逛青楼,今后我见了弟妹总归是心中有愧的,愧疚的是没能替他看好丈夫。但即便是这样,出于你我兄弟情义,我也不会与她乱说不是?”

    秦书淮一听差点跳起来。尼玛,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油滑了?什么兄弟情义,你丫这不是威胁我么?你堂堂一个皇帝来逛青楼就光彩了?有种你去说好了,就说你和我一起在逛青楼,看你说不说得出口?

    在心里把崇祯大骂了一遍,不过气过了之后也只好认了。

    谁叫他是皇帝?难道自己要因为一个女人跟皇帝翻脸么?再说这小子也是可怜,十年八年的才能出宫一趟,要是这次不让他得手,没准回去得了相思病就不妙了。也罢,反正老子过两天可以再来,这次就先让给他吧。

    于是说道,“好吧,黄兄这么有雅兴,便让与你就是了。”

    崇祯嘿嘿一笑,道,“秦兄仗义,深得我心哪。”

    没过多久,里头丫鬟又道,“柳烟姑娘现在出第二题,是一道算术题。题目是:勾六股八,求弦几何?”

    这个问题一出,全场一片懵逼。

    “此题何意?”

    “何为勾,何为股?”

    “对啊,这个弦又是何物?”

    这帮读书人表示四书五经里根本没有这个,就算有些人学过算术,但也只是如何打算盘之类的,还从未听说过什么勾什么股的。

    也难怪他们,勾股定理虽然在华夏很早就被明了,但向来被视为奇巧淫技,极为冷门,一般人谁会去学?

    里头的丫鬟又说道,“此题因为较难,所以值两颗珍珠。若是无人答上来,那么今晚的胜者便是方才取胜的秦公子了。”

    秦书淮听完心道,这柳烟姑娘的第二题出的如此生僻,不是摆明了让所有人都答不上来么?那这么说,她是有意要让我胜出了?

    我擦!也就是说凭一诗她就看上我了?

    心里越想越痒。其实他倒并不是一定要与柳烟生什么关系,而是对这个才色双绝的女人实在太好奇了。

    娘的,早知道就不带崇祯来了!

    但是崇祯用一脸坏笑的表情告诉他,自己是客观存在的。

    “秦兄,此题何解啊?”

    “此题……额,此题不好解。”

    这种勾股定理题对秦书淮来说当然简单至极,但是他现在真心很犹豫。

    “秦兄,你们鬼谷最擅长的就是这等奇巧淫技,哦不,奇门之术了。”

    “家师死的早……”

    “不及秦兄你学的好。”

    秦书淮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你赢了,弦是十。”

    崇祯喜笑颜开道,“多谢秦兄大义,在下来日定有厚报。”

    秦书淮心道,好啊,敢不敢回头让我去你后宫玩玩?王八蛋!

    崇祯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微微一笑,答道,“弦是十。”

    话音一落,全场顿时哗然。

    “此人是谁?他真知道?”

    “蒙的吧。”

    “对,肯定是蒙的。”

    闺房内,也是稍稍沉寂了一阵。

    过了会丫鬟才说道,“这位公子答对了,弦确实是十。”

    语气中竟有些许失望。

    这么一来,崇祯一下子得了两颗珍珠,已经过秦书淮,稳居第一了。

    听丫鬟方才的说法,好像这题是最后一题,所以崇祯已经准备进去了。

    不想丫鬟说道,“还有第三题,此题考的仍是吟诗作对。”

    秦书淮眉头一皱,心道难不成这柳烟姑娘心有不甘,执意要我进去?之前说好了上一题要是没人答出就算我胜出,意思就是上一题就是最后一题。现在崇祯胜了,她却又要加一题,而且还回到了吟诗题,莫非她认为吟诗才是我的强项,所以故意要再给我一次机会?

    可是就凭做了好诗她就如此青睐于我么?好像也不太合理吧?

    就在这时,只听厅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接着一下子窜进来几十个官兵,将里头的人团团围住了。

    秦书淮和崇祯以为是来抓捕他们的,正要商量跑是不跑,却见从外头进来一个年轻的公子。此人油头粉面,皮肤白嫩,衣冠华丽,脸上带着一丝张狂与轻蔑。

    他身边一个下人模样的男子上来说道,“今儿柳烟姑娘我们公子包了,你们都走吧。”

    里头众人顿时都窃窃私语起来。

    “他是谁?”

    “连他你都不知道?天津兵备道陈启升的公子陈天宝,津门之内谁人不识?”

    “原来是道台大人的儿子!难怪这么嚣张。”

    “他不是说进京读书了吗?怎么还没走?”

    “陈道台家的公子什么时候好好读过书了?那只是他老子一厢情愿,他要是会去京城读书就怪了。”

    秦书淮一听顿时乐了,因为他在东林祸国录里看到过这个陈启升,他就是东林党的!刚走一个吏部侍郎的儿子,现在又来了个天津道的儿子。这些人不长眼的公子哥坑起爹来毫不含糊,而且更妙的是他们的爹还都是东林党的。

    呵呵,妙极妙极!亲眼见到东林党糜烂成这样,这下崇祯应该不止想打压下这么简单了吧?

    不过崇祯现在可没想这么多,因为他现在正处于大怒之中。

    上次在街上差点被人打他都没这么怒过。

    自己放下皇帝的架子,在秦兄那各种软磨硬泡才获得的见柳烟姑娘的机会,岂能被你一个天津兵备道的儿子抢了?

    简直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