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斗诗
    话音一落,在场大多数人就立即冥思苦想起来。 不过也有些公子哥投机取巧,自己不会吟诗,却身边带着一两个秀才模样的人,让他们想诗。

    秦书淮看了眼崇祯,只见这家伙眉头深锁,嘴唇微动,眼珠子一会翻上一会翻下,看样子已经沉浸在作诗的思绪当中了。

    全场就他一人浅笑吟吟,淡定自若地欣赏着闺房里那道婀娜的倩影。

    不就是作诗吗?先让你们一刻钟又如何?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青袍的公子最先起来,胸有成竹地说道,“在下得诗一,权且抛砖引玉吧。”

    那名丫鬟当即说道,“原来是李公子,请讲。”

    看来这个李公子已经来过好几次了,也不知得没得过手。

    李公子吟道,“窗外桃花三两处,孤城落得一江春。”

    众人听罢都微微点头。不得不说,他这诗不但切合了“落花”的主题,而且押韵极佳,对仗工整,比如前句“三二”,后句是“一”。同时意境也可以,描述了一座破败的孤城之中,因为几处桃花落在水里之后,迎来了春的气息。

    李公子顿时从嘴角浮起一丝自负的笑意,似乎胜局已定。

    不想,过了一会,里头的丫鬟却说道,“我们家姑娘说了,此诗为中下。还有哪位公子要答?”

    李公子极不服气地说道,“敢问姑娘,为何在下的诗句是中下?”

    那丫鬟俯身与纱帐后头的柳烟姑娘轻声交流几句后说道,“姑娘说了,你这诗的第一句窗外桃花三两枝改自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晚景的第一句,原句是竹外桃花三两处,故而只能算中下。”

    “轰”地一声,底下众人顿时都笑开了,然后毫不掩饰地嘲讽起来。

    “我倒是什么才子,原来是抄的啊!”

    “呵呵,一个文抄公也敢来卖弄,当真是好笑。”

    李公子顿时羞得脸红而赤,赶紧坐下来,连头都不敢抬了。

    秦书淮也是有些惊讶,心想这柳烟姑娘倒真有些学识,不但能立刻指出这个李公子的诗是抄袭的,而且还能随口说出原诗出自哪里,是谁所写,光是这份功底就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这是明朝,根本没什么义务教育,后世人熟知这诗是因为课本中收录了它,但明朝的正统课本都是四书五经,外加一本王阳明的大学问,普通读书人的课外读物最多再加一本唐诗三百,除此之外的书籍就少有人知了。而这种苏东坡的诗属于宋诗,如果不是饱览诗书之人,绝对不可能看到过。

    这么一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这个柳烟姑娘趋之若鹜了,在古代有如此学识的姑娘本就稀少,更何况传说中她还长得沉鱼落雁呢?同时也对她更加好奇了。如果她真是这么一个色艺双绝又学富五车之人,为何不找个好人嫁了,而非要屈身于青楼之中呢?

    此后,又有几个人起来对诗,其中还有一个七十多的老学究,不过统统被柳烟姑娘评为中下。这些人无不唉声叹气,却没有一人对柳烟的评价不服气。

    这时,崇祯对秦书淮说道,“秦兄,你不上去试试?”

    秦书淮笑道,“黄兄不上,小弟怎敢先上?”

    崇祯呵呵一笑,“如此,为兄就先献丑了。”

    嘴上说的谦虚,脸上却是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要知道这诗他可是想了一刻多钟了。

    于是崇祯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吟道,“三月红花三月柳,春红不负春水游。”

    底下顿时传来一阵轻微的惊叹声。这诗不但押韵,而且前一句两个三月,后一句两个春,对仗工整至极。另外扣题也扣得巧妙,没有直接说落花,而是用“春红不负春水”说明春天的红花落在春水之上,这种手法肯定比直接说落花要来得巧妙。

    秦书淮听完也不由冲崇祯竖了竖大拇指,看来身为皇帝,崇祯还是有些文学造诣的。

    果然,没过多久里头的丫鬟传话,说此诗被柳烟姑娘评为“中上”。这是到目前为止第一被评为中上的诗句,这让崇祯更加傲然地一笑。、

    坐下后,崇祯对秦书淮说道,“秦兄,该你了。”

    秦书淮狡黠一笑,道,“黄兄,要是我抢了你的风头,你不会生气吧?”

    崇祯自信地笑道,“我不是与你约好了么,柳烟姑娘由能者居之,又怎会生气?秦兄莫要小看人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献丑了,嘿嘿嘿。”秦书淮笑的越来越奸诈,让崇祯头皮毛,心道这小子不会连作诗都会吧?不,不可能,这世界哪有如此全才之人?

    “还有没有公子要对诗?没有的话那这位黄公子就胜了。”老鸨笑呵呵地说道。

    秦书淮站起来,冲里头喊道,“柳烟姑娘,在下方才吟得一手好湿,特来献丑。”

    在场之人不无侧目冷眼,心说你吟都没吟怎么知道就是一好诗?这小子也太自大了吧?

    里头的丫鬟说道,“公子请。”

    秦书淮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中气十足地吟道,“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一诗吟毕,全场悄然无声。

    所有人的耳畔中都回荡着方才那诗的余韵。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简单的一个人所共知的常识,却被描述地如此动人,甚至有些伤感。落红离开了花瓣,看似无情,却是为了默默地守护花朵,甘愿化作一片春泥。再加上前两句描述的离愁,整诗的意境就更加深远了。作者这是自比“落红”,虽然要离开故人,却终究是为了更好地守护故人。那么这位故人是谁?是他的妻子还是爱慕之人?他为什么要离开?

    一诗,引无限遐想。

    短短一刻钟,别人只能做出两句,他却做了一完整的四言诗,而且立意如此深远,让人仿佛身临其境。

    秦书淮一脸傲然,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也难怪他这么狂,因为这诗出自清代著名诗人龚自珍之手,原题为巳亥杂诗,自问世后一直为文人墨客所传颂,又岂有不赢之理?

    这诗是清朝的,这下你总不能说我是抄袭的吧?

    秦书淮厚着脸皮照搬了龚自珍的诗,却丝毫没有羞愧之心。开玩笑,大家都是嫖.客,装个毛清高啊?连皇帝都说了,柳烟姑娘由“能者居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