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四代同堂争花魁
    这么一想,秦书淮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五成内力。

    七成内力……

    但赵去尤依旧纹丝不动。

    秦书淮顿时由惊讶变成了惊骇。要知道他现在用的可是易阳真气,七成的力量足以轻松移动数千斤的重物,却依然不能动赵去尤分毫。

    更让他震惊的是,从赵去尤的肩膀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极为阳刚的内力。这股内力醇厚至极,延绵不绝,不断地与自己的易阳真气相抗,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易筋经的真气?!

    秦书淮心头猛地一震,因为这股真气他再熟悉不过了!这绝对就是易筋经真气!

    于是立即仔细打量了下赵去尤的脸,这才现他左脸有颗痣!

    脑海中骤然闪过一个名字:智仁

    当日智空就提到,他要找的智仁师兄身材伟岸,左脸有颗痣。而且易筋经是少林的至上心法,这个赵去尤应该就出自少林派。

    难道这个疯疯癫癫的厨子就是智仁?身为和尚,他居然来这种不清不净之地打工?莫非他真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

    在秦书淮惊讶的同时,赵去尤的脸色也一下子大变。

    眼前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居然已至少是小成境的修为了?这等进度,就是当年的智远师兄都望尘莫及!

    难不成他就是近来武林中众说纷纭的天才少年,人称“大明之妖”的江河帮帮主秦书淮?

    从他身上的真气来看,似乎也有易筋经的影子,但又不完全是。

    有趣,真是有趣的一个少年。

    两人都对对方的身份猜到了七八分,便不约而同的住了手。此时两人都还未尽全力,但对于高手来说,是绝对不会轻易展示自己的全力的。

    秦书淮对赵去尤说道,“赵师傅,你的菜我会负责吃掉,这一局你赢了。”

    崇祯不解地看着秦书淮,不明白他的态度一下子转变地这么快。

    瘦厨子见了,不但不反对,还十分开心地“认输”道,“是我输了,是我输了。老赵,咱赶紧回去吧,以后我见了你都叫你大师傅行不行?”

    赵去尤气冲冲地哼了声,“哼,分明是这小子故意放水,这样赢的又有什么光彩了?他姥姥的三寸金莲,赌有赌品,老子今天输就输了,也不能败了赌品。”

    说完,噗通一声跪下,冲瘦厨子磕起了头。

    一头砸在地上,出“嘭”地一声闷响。

    瘦厨子赶紧把赵去尤扶了起来,连连说道,“哎,老赵啊老赵,你这人就是禁不起玩笑。我还能真让你磕头吗?”

    但赵去尤依旧坚持把三个头磕完后才起来。

    秦书淮赞道,“赌品见人品,赵师傅好人品,在下佩服。”

    赵去尤冲秦书淮说道,“小兄弟当真有趣,老赵我回头再来找你。”

    秦书淮当即道,“求之不得。”

    赵去尤说完哈哈一笑,转过身又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瘦厨子赶紧上来赔罪,“两位公子勿怪,这老赵虽然脾气古怪,但为人不坏,得罪之处还请两位公子海涵。一会儿我就给二位重新做一桌好的出来,这顿酒钱就算在我身上,只恳请两位公子大人大量不要找老鸨提及此事便好。”

    崇祯挥挥手道,“无妨,这也不是你的错。只需把酒菜换来便是,酒钱我们还是给的。”

    贵为天子,崇祯自然不会去占一个小民的便宜。

    瘦厨子千恩万谢地告退了。

    崇祯问道,“秦兄,方才你为何忽然不与那胖厨子为难了?我以为你要把他扔出去呢。”

    秦书淮苦笑了下,“我倒是想,不过扔不动啊!”

    崇祯脸色一变,“你是说?”

    “没错,这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崇祯知道能让秦书淮称高手的人极少,不禁奇道,“哦?这种地方竟然还有此等高手?”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到了酉时。

    楼下忽然响起了一阵悠扬的琴瑟之声,接着楼内的宾客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整个醉花楼内充满了宾客的聒噪声,以及来回飘荡在空中的荷尔蒙的气息。

    没过多久,老鸨亲自进门来请了。

    “两位公子,赶紧去百花厅吧。我给两位公子留了前排的雅座,相信两位公子中必有一位能博得柳烟姑娘的青睐的。”

    秦书淮笑道,“好极好极,黄兄我们去吧。”

    崇祯很矜持地说道,“秦兄请。”

    不过秦书淮刚站起来,崇祯就已经抬腿出门了。

    老鸨是个人精,一眼就看出崇祯高贵非凡,所以一直紧跟着他。

    “黄公子,我一看您就是饱读诗书之人,这里头的公子啊我最看好您。一会儿要是被柳烟姑娘相中,可得想着点老婆子我哟,呵呵呵。”

    “那是自然的。”崇祯呵呵笑道。

    “对了,要是有幸进柳烟姑娘闺房,需得交银三百两,两位公子可带了?”老鸨又问道。

    崇祯轻描淡写地一笑,指了指秦书淮,道,“我这秦兄是个大富豪,这点钱可不放在眼里。”

    秦书淮在心里换算了下,三百两银子相当于地球上的十二万多,心想这柳烟姑娘果然够贵。不过大明朝社会两极分化严重,民间穷人多富豪也多,就算十二万一夜还是有的是人趋之若鹜。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百花厅,只见厅内已经坐了上百号衣着华贵的男子。这些人有的跟他们一般大,也就十五六七岁的样子,有的则是两鬓斑白,看上去怎么也有七十了。足足三四代人齐聚一堂,就为了争与一位娼妓共度良宵的权利,也算是一出奇景了。

    老鸨子没说错,崇祯和秦书淮果然被安排到了最前排。最前排总共十张椅子,坐的都是贵气逼人的公子,应该是老鸨经过细心甄别的。

    厅内的正北方向,是一道卷珠门,门后就是柳烟姑娘的房间。透过卷珠门隐约可见屋内的陈设,极为雅致,显示屋主人不凡的品味。再往里看,是一张红木雕花的大床,床上落着纱窗,里头更加隐约地可见一道倩影。虽然十分模糊,但看上去确实窈窕秀丽,让人浮想联翩。床边,还站着两个年轻的丫鬟,这两个丫鬟同样是秀色可餐,比之普通青楼的头牌也不差。据说如果被柳烟姑娘点中,宾客只要多加两百两,这两个丫鬟也可以揽入怀中,共度。

    人到的差不多了,老鸨就上来说道,“各位公子,规矩都知道了吧?就是柳烟姑娘出题,诸位公子抢答,谁答得最好,让柳烟姑娘最满意,谁就可以得一颗珠玉。所有题答完之后,珠玉最多者胜。”

    话音刚落,底下宾客顿时都按捺不住地吵嚷起来。

    “好啦好啦,我们都来多少次了,你就不要聒噪了。”

    “就是,规矩谁不知道,赶紧开始吧!”

    “快点快点,老子今天必中!”

    老鸨笑的脸上的粉噗噗直往下掉,然后说道,“那好,咱们就正式开始吧。柳烟姑娘,请出题。”

    屋内,站在雕花床左边的一个丫鬟俯下身子侧耳倾听了一会,然后对外头众人说道,“我家姑娘的第一道题依旧是吟诗作对,今天的考题是落花。也就是说,诸位公子要做关于落花的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