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七十章 这是宫廷秘方
    老鸨子的一番话让秦书淮和崇祯都不约而同地双眼放光。 崇祯的兴奋来自于偶然在野史中读到的关于才子与名.妓的风流韵事,这让血气方刚的他心有向往。而秦书淮的兴奋则完全源自后世影视剧中对明末那批名.妓的刻意渲染。像什么秦淮八艳、陈圆圆等,在后世那都是鼎鼎大名的。所以好不容易穿越一趟,他自然想见识一番了。

    想想醉花楼这么大一家店,里头贵客如云,又是连马车夫都知道的津门第一妓院,这老鸨应该不会说谎。于是两人二话不说立即交了二十两银子报了名。这两人一个是自认天下共主的皇帝,一个是自诩秒杀古人的穿越者,都是自信心爆棚的主儿,自认必定可拔得头筹,与美人共度良宵。

    不过问题来了,柳烟姑娘只能接待一人,那么这个机会让给谁呢?

    崇祯很大度,表示现在自己是黄正黄公子,绝不会以皇帝的身份来压秦书淮,两人到时各凭所能,柳烟姑娘由“能者居之”。

    秦书淮猥琐地一笑,大大地颂扬了一番崇祯的“宽广胸怀”,同时对他的“能者居之”四个字大加称赞,表示这个词生动形象且含蓄有意境。

    崇祯矜持地接受了秦书淮前半句的夸奖,但对他曲解自己那四个字的涵义表示嗤之以鼻。

    不管怎么说,两人此刻都是心情大好,看离酉时还有些时间,就找来龟公,要他先上些酒菜,他们要边吃边等。

    大约过了两刻钟,酒菜很快都上来了,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

    不过秦书淮和崇祯看着桌上的菜都皱起了眉头。

    但凡菜品都讲究“色香味”俱全,但是桌上的这个菜跟这三者完全不沾边。这些菜几乎都只有黄和黑两种颜色,以至于很难分清碗里头到底装的是什么菜,而且闻起来还带着一股浓重的焦味,根本不用尝就知道它的口味好不到哪去。

    醉花楼号称津门第一妓.院,就算做菜不是他们的主业,但至少也能做到让客人咽得下去吧?看店内那些打扮贵气的客人就知道醉花楼的收入绝不会少,难不成他们还请不起个好厨子?

    秦书淮顿时一拍桌子,冲龟公怒道,“这是人吃的菜吗?你这厮是不是戏弄我们?”

    龟公一脸的委屈,说道,“公子息怒。这菜不是我做的,实在是…….哎,小奴也是被逼无奈啊!”

    就在这时,房门“嘭”地一下被人踹开了,只见一个腆着大腩肚的肥硕男子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这男子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头上无冠,头只长约寸许,脸上横肉丛生,看上去极为凶悍。

    “他姥姥的三寸金莲,谁说老子的菜不好吃?两个小子,你们吃了吗?”

    他说起话来犹如洪钟乍响,空气中都回荡着嗡嗡声。起怒来更是牙龇目裂,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龟公吓得立即退到了一边,离他远远的。

    崇祯和秦书淮面面相觑,合着这菜是这胖子做的?而且刚刚他还在房门外偷听?

    秦书淮头一回见到这么嚣张的厨子,不禁怒极反笑。

    指着桌上的一盘菜说道,“这还用吃吗?你看这盘……呃,这是什么菜?姑且叫它红烧肉吧,你觉得它还有肉的样子?”

    胖厨子更怒,冲秦书淮大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糖醋鱼,糖醋鱼你还想看出肉的样子,你小子是不是来找茬的?”

    崇祯和秦书淮顿时都“咦”地惊呼了一声,这团黑乎乎的东西居然是糖醋鱼?为什么糖醋鱼是稀碎的?为什么鱼头、鱼尾和鱼肉能混合地如此天衣无缝,而且做到了高度统一的一团黑,看上去让人恍惚产生是红烧肉的错觉?

    秦书淮又指着另一盘黑乎乎的菜问道,“那么这道是红烧肉的了?而且还是烧焦的红烧肉?”

    胖厨子越暴怒,“呸!这是清蒸桂鱼!”

    崇祯和秦书淮更加惊为天人了,这明显烧焦的一盘菜居然是清蒸的?

    秦书淮被彻底气笑了,说道,“这位大哥,你这就有点不讲理了。这菜都焦了,你怎么能说它是清蒸的呢?”

    “你懂个屁!清蒸桂鱼在蒸完后要用油炸一遍,再淋上特制的酱料才好吃。告诉你小子,这是宫廷秘方,皇帝都这么吃!”

    秦书淮一脸懵逼地看着崇祯,说道,“黄兄,听说皇上都这么吃?”

    崇祯轻咳了一声,严肃地否认道,“皇上……应该不是这么吃的吧。”

    秦书淮点点头,“也对,就算皇上要这么吃,那鱼也不能炸得糊成这样吧?要不他得多重的口味?”

    崇祯干笑了几声,然后对秦书淮说道,“算了算了。既然这样,咱就不吃菜光喝酒吧。”

    说罢,又冲秦书淮使了个眼神。他的意思是,这人看起来不好惹,没准精神也有问题,要是起了干戈引来官府,那这趟就玩不成了。而且,皇帝逛窑子,这事要是传出去也不成体统。就算要出气,也得出了大门以后再说不是?

    既然崇祯话了,秦书淮也就忍了,于是对那胖厨子说道,“行了,我们家黄公子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你计较了。”

    没想到胖厨子忽然从腰间拿出一把巨大的菜刀,“啪”地一声立在了桌上,然后吼道,“不成,这是老子第一次做菜,你们两个不把它吃完就别想走!”

    第一次做……必须吃完…….

    两人都扶额苦笑。

    这时从门外又跑来一个厨子模样的人,苦着脸忙不迭地上来拉那胖厨子。

    “老赵,哦不,赵爷,我错了,我不该跟你打这个赌。算我输了成不成?你赶紧回去切菜吧,要不老板知道了非要我们好看!”

    胖厨子拧着脖子吼道,“那怎么成?赌有赌品,要是老子输了自然会给你磕头。但是他们现在还没吃,输赢未定,怎么可以不了了之?你把我赵去尤当什么人了?”

    瘦厨子急的直跺脚,“哎哟,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哟!怎么就招了你进来做帮厨呢?赵大爷,你赶紧回去吧,这局算我输了,我给你磕头成不?”

    原来这胖厨子叫赵去尤,原先是醉花楼后厨一个切菜的。因为老想当大厨,被身为主厨的瘦厨子狠狠地嘲笑了一番,一怒之下他就和瘦厨子打赌,约定要是赵去尤做的菜能让一个宾客吃得满意,瘦厨子就让他做主厨,否则赵去尤就得跟瘦厨子磕头认错。本来瘦厨子以为也就是个玩笑,没想到赵去尤当真了,拉都拉不住!

    这件事要是被老鸨知道了,自己肯定没法在这里干了,所以瘦厨子怎么能不着急?

    赵去尤不理瘦厨子,又冲秦书淮说道,“小子,你到底是吃不吃?”

    崇祯无奈,冲秦书淮挥了挥手,意思是赶紧打他走。

    秦书淮也耐心用尽,冲他冷冷道,“当真要吃?”

    “当真要吃!”

    “果然要吃?”

    “果然要吃!”

    秦书淮一个箭步上去,抓起赵去尤的衣领轻轻一提,想先把他放倒再说。这一下虽未用上全力,但也用了些易阳真气,因为他想吓唬下这个叫赵去尤的胖子,好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赵去尤肥硕的身子竟然一动不动,稳如泰山!

    秦书淮顿时一惊,原来这个胖子也是练家子,自己竟然没瞧出来!而这世界能隐藏气息让自己瞧不出修为的人,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