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黄兄,揍他
    里头一人掀开了轿帘,果然是位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看了眼崇祯,见他一身贵气,心里估计对方可能也是位世家公子,于是语气缓和了许多,说道,“小子,看你也不像缺钱之人,本公子也知你不是来索银子的。爷们劝你一句,这是津门,不是你家那一亩三分地儿,别沾染了刁民的习气,与人为难。”

    崇祯冷声道,“不瞒你说,这儿还真是我那一亩三分的地。你闹市行马,已然犯了大明律,今日要么下来赔礼道歉,要么咱们去衙门见。”

    崇祯其实也不想见当地官员,要知道津门离京师近的很,不少京官常在这里走动,要是被他们认出自己就是皇上,那下面可什么都玩不成了。所以他现在只是想让那人下来赔礼道歉。

    那年轻公子冷笑了一声,道,“小子,好话我已经说到了。今儿老子心情不是太好,你要是再惹老子生气,可就少不得吃点苦头了。”

    说完,从马车后头又上来四个虎背熊腰的人,从四个方向围住了秦书淮和崇祯。

    秦书淮笑呵呵地对崇祯说道,“黄兄,他说要让你吃点苦头。”

    一副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崇祯白了秦书淮一眼,然后扭头对那年轻公子说道,“你再不下来道歉,信不信我让你全家都吃苦头?”

    年轻公子大怒,“给脸不要脸是吧,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着,从马车夫手上飞快地夺过鞭子,狠狠地向崇祯抽去!

    当朝皇帝第一次面临要挨打的境地!

    混在人群当中的四个侍卫早想冲出去了,却被孟威轻笑着拦住了。

    这种时候,当然是该给皇上的好兄弟,我们的好帮主秦大人表现了。

    崇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迎面飞来的鞭子,脸上带着一丝不屑而又阴寒的笑意。

    秦书淮轻轻一抬手便接住了鞭子,然后又随手一拽,就把那年轻公子拽下了马车。

    “哎哟!”年轻公子惨叫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年轻公子的四个保镖顿时都冲了上来,不过秦书淮只是身形稍稍晃动了几下,就已经把他们全打趴下了。

    接着,秦书淮大吼一声。

    “黄兄,揍他!”

    然后“身先士卒”地冲上去,狠狠地踹了年轻公子一脚,再次把他踹翻在地。

    崇祯早已忍了多时了,一看秦兄已经上手了,顿时也撩起袖子加入了战团,冲着那名年轻公子一顿拳打脚踢。

    那公子的马夫车见状赶紧下来帮忙,却刚下马车就被秦书淮一拳打昏过去。

    孟威和四个侍卫头一次看皇上打架,都抱着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还评论。

    “嗯,皇……黄公子这招追风拳是极到位的,颇有大师风范。”

    “这招地虎脚也是极厉害了,黄公子不愧是习武奇才。”

    老道和花沉两人混在人群中则闲的慌。

    向来好事的花沉忍不住上前“劝”起了架。

    “哎,两位公子不要再打啦!差不多得了。”嘴上“劝”着,脚下却毫不含糊地在那年轻公子的手、头上踩来踩去,还很阴地暗中使劲。

    惨叫声响彻天际,年轻公子被打成了猪头,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没一处是好的。

    大喊道,“我爹是吏部侍郎周庭玉,你们敢打我,老子非扒了你们的皮!”

    秦书淮一听顿时乐了,周庭玉?尼玛东林党啊!兄弟,你可帮我了大忙了,我正想找你们东林党的茬呢,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坑爹坑到你这种程度,古往今来你算是头一个了!

    于是又对崇祯说道,“黄公子,他说他爹是吏部侍郎周庭玉,你认得这人吗?”

    崇祯专心致志地又踹了这位周家公子两脚,然后才说道,“认得,怎么会不认得呢?”

    “那吏部侍郎是不是很大的官啊?我好怕啊。”

    “不大,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咱继续打咯?”

    “继续。”

    津门一霸,吏部侍郎周庭玉家的公子被打了!这个消息很快像长了翅膀似的传了开去。现场一下子里三层外三层地沾满了人,都伸长了脖子围观这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幕。

    这群人很幸运,因为他们可能是本朝甚至自古以来少有的几个看到皇帝当街打人的人。

    两人正打的兴起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呵斥声。

    “走开,都走开!”

    秦书淮跳起看了看,赶紧对崇祯说道,“黄兄,官兵来了。”

    崇祯意犹未尽地又踢了周公子一脚,然后说道,“撤!”

    于是秦书淮带着崇祯冲出人群,撒腿狂奔。

    十几个官兵模样的人赶到现场,只见一个人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脸上像开了花,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样子别提多惨了。

    “周公子?周公子?”

    官兵手忙脚乱地把他抬起来,然后赶紧去找大夫。为一个官兵还气的直跺脚,立即指挥官兵展开全城搜捕。

    心想这么好的立功机会一定得把握住,要是抓住那几个行凶者就先毒打一番,然后绑去送到周侍郎那,这就是大功一件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件“大功”如果真让他得了,换来的不是升官财,而很可能是满门抄斩。

    秦秦书淮带着崇祯一顿狂跑,然后不小心路过了“醉花楼”。

    “黄兄,还去吗?”

    “去,干嘛不去?”

    崇祯兴致依然很高。

    于是两个被官府通缉的“要犯”,大摇大摆地进了青楼。

    醉花楼不愧是津门第一号的青楼,里头的装饰极为奢华,一看就是上场面的。无数轻衣薄纱的佳丽在里头穿梭,一派莺莺燕燕。不得不说,作为津门第一青楼,里头的姑娘都还是不错的。

    两人都穿着绫罗绸缎,一看就是有钱人,所以刚进去老鸨就亲自迎上来了。

    “哟,两位公子里边请!两位是外地来的吧?当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主儿。”

    秦书淮呵呵一笑,“少耍嘴皮子了,赶紧把姑娘们都叫出来吧。”

    老鸨笑道,“好嘞。两位公子随我来!”

    秦书淮和崇祯被老鸨引到了二楼一个精致的包房之中,待两人坐下,老鸨说道,“二位公子一看就是贵客,所以一般的庸脂俗粉怕是瞧不上的。二位稍等,老婆子这就叫咱醉花楼的台柱子过来。”

    秦书淮哈哈一笑,“好极,这话爷听着舒服,赏!”说完就掏出一锭银子扔给老鸨。

    老鸨接过银子,笑得更欢了,“二位稍等!我去叫姑娘进来。”

    没过多久,老鸨果然叫来五六个花枝招展的姑娘,虽然算不上国色倾城,但也算是亭亭玉立了。

    不过崇祯还是不满意,这跟他想象的还是有差距的。

    秦书淮看到崇祯的表情,当即对老鸨说道,“你这老婆子,以为我们家黄公子好唬弄吗?去,把你们家花魁叫出来,黄公子有的是钱。”

    崇祯点头,“不错,我要花魁。”

    老鸨呵呵笑道,“两位公子是头一遭来津门吧?可能还不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要见我家花魁柳烟姑娘,得每月逢一三五的日子,晚上酉时聚集于百花厅。到时一人收报名费十两,然后等柳烟姑娘出题,答得最好者方才有机会入内。两位公子,今儿正是十五,要是两位有兴趣且先交了银子,到了酉时就可以去百花厅等了。”

    崇祯一下子被吊起了胃口,说道,“哦?这柳烟姑娘长得如何?”

    老鸨一脸傲然地说道,“这么跟您说吧,咱这醉花楼为什么是津门第一号?就是因为全津门只有一个柳烟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