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考察本朝娱乐业
    秦书淮急忙说道,“黄正兄,你又喝多了。  ”

    脸上是波澜不惊的表情,背后却冷汗直冒。

    众人一听顿时又露出明白了的表情。原来他叫黄正,所以自称“正”,倒也合理。刚才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皇帝来了呢。想想也是好笑,皇帝怎么会来咱们巨鲸帮?

    秦书淮看众人的脸上并无异样,稍稍放心了些。担心崇祯再酒后失言,于是赶紧说道,“运帮主,诸位巨鲸帮好朋友,我兄黄正不胜酒力,我们这就告辞了。”

    运风客气道,“秦兄与黄兄不如就在这里留宿一晚吧。”

    “运帮主客气,我二人还有些琐事在身,就先不打扰了。”

    ……

    回到客栈,崇祯又吐又笑,足足又折腾了半个时辰才呼呼睡去。秦书淮闲的没事,就坐在窗边喝茶。

    不知不觉又想起了陈晴儿,想起了躺在床上等娘子端来热饭热菜时的场景。

    不禁自嘲地一笑,看来自己还是宅男的本性没变啊。对自己来说,什么都不如在家里吃上一顿热乎饭要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天下太平,才能完成系统的终极任务,若是到了那一天,就与晴儿找个山水俱佳的好地方,造个几十亩的大宅子,百八十号佣人伺候着,再生他个七八个儿女,安安心心地当自己的富家翁,如此过完一生倒也不错。

    一下午很快过去。天擦黑的时候,崇祯终于醒了过来。

    “秦兄,天都黑了?”

    “嗯,你睡了一下午。”

    崇祯猛地从床上起来,说道,“我睡了一下午?真正是浪费了好时光!秦兄,接下来我们上哪去?”

    秦书淮看着崇祯兴致勃勃的样子,笑道,“黄兄,你昨晚醉一次,今天又醉一次,现在还有精力出门?”

    “我的精力好着呢!难得出来一次,怎可辜负了大好时光?”

    眼下正是大明多事之秋,崇祯作为一国之君自然不可能“微服出巡”太久,所以格外珍惜这段时光,他甚至认为连睡觉都是种浪费。

    秦书淮知道崇祯心中所想,也知道这段无拘无束的时光对他而言是何等难得。有时候想想,崇祯活得比大多数人都不如。他号称坐拥天下,其实坐拥的却不过是紫禁城里的那一方小天地。天下兴盛对他而言似乎并没有多大关系,但天下一乱,他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当真是有些不公平。

    于是无奈地笑道,“好吧。那黄兄还想去哪玩玩,我一定奉陪到底。”

    崇祯坐在床上想了想,然后一脸坏笑地说道,“秦兄还记得我们来时的路上说了什么吗?”

    秦书淮挠了挠头皮,心想崇祯真要去青楼?这小子坐拥后宫佳丽三千,想喝花酒关起门来自己家喝就好了啊,怎么还对此念念不忘?

    不过话说回来,陪当朝皇帝考察下本朝娱乐业,这也是咱做臣子的本分不是?

    于是嘿嘿一笑,道,“黄兄既然有此雅兴,在下定当奉陪。”

    崇祯也嘿嘿一笑,“我料秦兄也是有此雅兴的。”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立即兴冲冲地出门了。他们一个皇帝,一个是当朝太保,既然要去逛青楼,自然是要选家最好的了。但是两人谁也抹不开面子去打听,还是秦书淮有经验,这个时候就打车啊!

    于是雇了辆马车,说要去津门最好的青楼。马车夫一听立即玩味地一笑,说道,“两位公子一看就是风流雅士。要说津门之内最响亮的青楼,那非得醉花楼莫属。您二位坐好,我这就带您去!”

    马车一溜烟小跑,不到一刻钟就停下来了。秦书淮与崇祯下车后,左看右看都没看到马车夫所说的“醉花楼”。

    秦书淮心想莫非明朝还有黑车?没拉到地儿就让下了是几个意思?

    车夫似乎看出了他们的疑惑,赶紧指了指前边一条街道说道,“二位,那醉花楼就在那儿,您沿街直走小半里路就到。这街人多,闹市行马杖责三十,还请二位公子海涵。”

    秦书淮一看街上果然熙熙攘攘,极为繁华,心想车夫说的多半不假,于是爽快地给了车钱,还打赏了一小块散碎银子。

    两人就乐呵呵地往街上走,没走几步忽然看到前方一阵骚动,密集的人群纷纷朝两侧躲避。

    “让开,都让开!”

    伴随着一阵吆喝声,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崇祯皱了皱眉,说道,“不是说这儿不让行马车么,这人为何又敢公然在闹市行马?”

    正在这时,忽然马匹尖锐地嘶鸣了一声,接着一双前蹄猛的上扬,然后又飞往下踩去。而马蹄之下,是一个吓得脸色白的小女孩。

    崇祯脸色一变,大喊一声,“秦兄救人!”

    却见秦书淮早已冲了出去,如一道闪电般飞身将小女孩扑倒压在身下。而几乎于此同时,马蹄狠狠地踏在了他的背上。

    好在秦书淮内力深厚,又有九阳神功护体,这一踏自然对他造不成半点损伤。

    马车停住了,不过车上的马车夫却连马车都不下,只是斜着眼问秦书淮道,“没死吧?”

    秦书淮从地上起来,把小女孩抱到一边,然后对马车夫说道,“闹市不得行马,你不知道吗?”

    马车夫呵呵一笑,道,“小子,知道这是哪个府上的马车吗?”

    这时崇祯也走了上来,确认秦书淮和小女孩都没事之后,指着那马车夫说道,“告诉我,你是哪个府上的?”

    马车夫不屑地一笑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敢打听我家主人的名号?小子,别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告诉你,我家主人你惹不起。”

    秦书淮一听,不禁在心里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哈哈,你家主人招了你这个不长眼的马夫,很快就要倒血霉了。

    于是又火上浇油地说道,“赶马的,知不知道大明律规定闹市行马者杖责三十?别说你家主人,就是当今天子到了这儿也得步行,你家主人还能大过天子?”

    说完又看了眼崇祯。他这话说的倒没半点夸张,当今天子可不就在这步行吗?

    这时,只听车厢里头有个年轻人不耐烦地说道,“给他们些银子,赶紧让他们滚!”

    马车夫回头对车厢里的人说道,“公子,这些刁民可不能对他们太好了,这年头可有的是来诈伤索银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