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两个猥琐少年
    秦书淮一愣,黄公子?接着一拍脑袋,慌忙跑去开门。

    门一开,果然看到一个细皮嫩肉的少年,穿了一身锦织缎袍站在门口,不是崇祯又是谁?

    崇祯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一边笑一边还好奇地往屋里张望,不过终究还是想起自己是客,总盯着主人家内室看有些不礼貌,于是才悻悻打住。

    秦书淮见了崇祯,立即要行君臣大礼,却被崇祯拦住了。

    “秦兄,朕……哦不对,我这次是微服出巡,接下来你称我为黄兄便好。”

    秦书淮原先还想问问崇祯什么时候出来,没想到他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地就来了。看来崇祯也是在宫里憋坏了,到底是青春年少时,迫不及待地想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了。

    “黄兄过来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正要去信问你何时出呢。”

    崇祯别有意味地笑了笑,“是不是打扰秦兄了?要不我在外头再等会儿?弟妹可能还有话没跟你嘱咐完吧?”

    秦书淮一脸黑线,想是崇祯这小子在外头听了不少时间了吧?于是瞪了孟威一眼,意思是你也不早点通报下。

    孟威一脸的无辜。通报?怎么通报啊,谁叫人家是皇上呢?他有兴趣在外头偷听你家闺房密话,我又怎么拦得住……

    虽然不爽,但秦书淮还是不得不把陈晴儿叫出来。向内人引见贵客是一种礼节,崇祯亲自驾临府上,秦书淮肯定是要引见下的。

    对陈晴儿说道,“晴儿,快见过皇上。”

    陈晴儿大吃一惊,她怎么也没想到皇上竟然会亲自来自己家里。心道,不是说皇上都是在紫禁城里的吗?夫君和皇上的关系原来这么好?

    第一次看见皇帝,陈晴儿的紧张和拘谨可想而知,在秦书淮的再次提醒下才讷讷地行了大礼。

    “民女陈晴儿,叩见皇上。”

    崇祯笑道,“免礼免礼。你可是朕钦封的二品诰命夫人,以后莫要自称民女了。对了,第一次见弟妹,可惜朕出来匆忙,也未带什么像样的礼品,就把这块朕一直戴在身上的玉佩送给你吧。”

    说着就摘下来腰间的玉佩,递到陈晴儿手里。

    陈晴儿一看崇祯要送大礼,顿时连连摇头,“不不不,皇上的礼物太贵重了,我、我不敢收。”

    “呵呵,弟妹莫要客气。你要是不收,没准你夫君会偷偷跟朕要的,这家伙的脸皮可厚着呢。与其这人情给他,倒不如给你,拿着吧。”

    陈晴儿见崇祯说话这般风趣,又如此平易近人,心里的紧张也就舒缓多了。这才伸出手接了玉佩,说道,“那晴儿就谢谢皇上啦!”

    崇祯又笑道,“弟妹,这次秦兄与我一道出去,应该是干不了坏事的,你尽可放心。”

    陈晴儿知道自己刚刚在屋里说的话定然是被崇祯听到了,一下子就羞红了脸。

    听着崇祯似老友一般地调侃秦书淮,陈晴儿十分确定眼前的这个皇上与自己的夫君感情绝对不一般。

    如今皇上就在眼前,自己要不要向他陈情父亲当年之冤?

    就在她犹豫的瞬间,秦书淮看出了端倪,立即上前对崇祯说道,“黄兄,我们还是去书房一叙吧。”

    陈晴儿不解,为什么夫君不让我陈情?明明他与皇上是称兄道弟的关系,若是说出来,皇上肯定会为陈家做主的!

    但秦书淮不让说,她也无可奈何。

    秦书淮带着崇祯去书房,不过崇祯兴致大好,说要参观下江河帮,于是秦书淮就领他到处转了转。

    崇祯从各堂口的大院走过,见每个院落的守卫都昂挺胸,精神飒爽。又走到演武场,看到数百人正在那里整齐地操练,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自豪,每个动作又一丝不苟,竟没有一个偷懒耍滑者,不由心道:若我大明将士个个都是如此,又何愁天下不平?

    时近中午,秦书淮陪同崇祯在江河帮吃了顿饭。午饭后,他便回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晴儿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依依不舍地递给秦书淮。

    秦书淮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又温言软语地哄了她一阵,却始终不提为陈略陈情的事情。

    陈晴儿忍不住了,问道,“夫君,你为何还不与皇上说我爹爹的事情?”

    秦书淮淡淡一笑,“你信夫君吗?”

    “自然是信的。可是……”

    “别可是了,信夫君就好。你爹爹的冤屈一定会昭雪的,你就乖乖在家等我回来,知道了吗?”

    陈晴儿收起了本来还想说的话,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那你早日回来。”

    ……

    此次微服出巡,崇祯只带了四个宫里的大汉将军。秦书淮这边则带了孟威、老道和花沉。之所以带老道和花沉,是因为他准备在去江南时顺便找找所谓的“移花宫”,如果可能的话就帮他们报仇。这两人都被移花宫灭了满门,与移花宫有着血海深仇,所以自然要带上他们,好让他们有机会砍下仇人的脑袋了。

    由于人多太显眼,于是除了秦书淮陪崇祯,其他人全部采用暗中保护。

    马车上,崇祯对秦书淮说道,“秦兄,这第一站咱们去敲哪家的竹杠?我出来可没带多少盘缠,就指着秦兄给我凑路费呢。”

    说这话的时候,崇祯搓着手,一脸坏笑,却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哪里还有什么一国之君的样子。也就是在秦书淮跟前,他才会不自觉的露出少年本性。

    秦书淮意气风地大手一挥,说道,“黄兄放心,咱第一站先去捞把大的!别说盘缠,就是逛窑子的钱都给他撸出来!”

    崇祯一听顿时抚掌大笑,“好极好极!朕听闻民间有喝花酒一说,正想去见识见识呢!”

    秦书淮顿时懵逼了,自己不过开个玩笑,崇祯还当真了?

    “黄兄当真要去那种地方?”

    “怎么,皇上去不得,我黄公子还去不得么?”

    “这个……我家娘子嘱咐不要我做坏事。”

    “放心,黄兄与你作证,我们从未干过坏事。”

    “哈哈,好极!不瞒黄兄,我也想去烟花柳巷长长见识呢!”

    说着说着,秦书淮也搓起手来了。

    两个猥琐少年出游,好不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