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河东狮
    原来,九阳神功的终极奥义,是打通全身数百个大道,让所有穴道全部如丹田一般,可产生真气、亦可储存真气!如此一来,真气便可永不枯竭,即用即取。

    这几乎就是秦书淮误打误撞领悟的穴道储气之法的升级版。之前他已经打通了全身几十处大穴,就相当于提前打好了基础,所以才一上来就被系统默认为三层了。

    当然,九阳神功作为顶级的内功心法,绝对不是只打通穴道这么简单,它还包含了极为精妙的真气运行方法,这些方法根据护体、驱毒、轻功、爆等不同功能分门别类,每一种都有其独到之处,而且很多一旦学会就可自行运行,比如护体真气等。

    腹中,逐渐产生了一股至阳至纯的真气,渐渐扩散开来,然后在经脉中与同样至阳至纯的易筋经真气相遇。两股真气都极为强横,似乎互不相让,竟如同两条巨龙在经脉中搏斗起来!

    一时间体内真气大为动荡,如同平静的海面掀起了一阵暴风,真气如巨浪一般层层涌动,以翻江倒海之势席卷着每条经络。

    秦书淮冷汗涔涔,拼劲全身精力去控制这两股至刚至阳的真气,却收效甚微!此时体内只觉烈火焚烧,干渴难耐!

    “啪!”一碗莲子羹一下子掉到了地上,陈晴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全身通红的秦书淮。

    “夫君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陈晴儿手足无措地呆了会,这才想起来该去叫大夫。

    却一把被秦书淮揽入了怀中。

    “相公,你做什么?”

    秦书淮只觉浑身烫,看到陈晴儿那娇柔的身躯和明媚的脸庞后越燥热。

    于是不由伸手,尽量温柔地扯去她的腰带。

    陈晴儿大脑一片空白,当明白自己夫君的意思后,脸顿时比秦书淮还红。

    ……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公鸡鸣啼。

    陈晴儿脸上的绯红还未褪去,却悄然起身开始穿衣服。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从今天起,她就是真正的“女人”了,也是真正的“秦夫人”了。

    肚子有些痛,想到这里她又脸红到了脖颈。昨晚整整折腾了一晚上,让她有了从未有过的绝妙体验。

    小心翼翼地下床,盘头,然后蹑手蹑脚地开门。

    她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是就是为秦书淮做早餐。虽然秦书淮给她配了足足三十个佣人,但她依然坚持要自己做,理由是每次她做的夫君都吃得干干净净,这就够了。

    等陈晴儿出门后,秦书淮才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外陈晴儿匆匆而过的倩影,不由淡淡地一笑,心中暖意融融。这种暖意,却是以往从未有过的。

    这就是在家的感觉吧。

    静坐了一会,他深吸了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体内干干净净,竟无一丝浊气。

    盘膝而坐,轻轻地调动真气,想感觉下那两股真气到底谁输谁赢。却无比惊讶地现,体内只剩下了一股真气,而且这股真气比之前又纯正和强悍了数倍!

    猛地一激灵,他顿时明白了什么!

    相融了!

    两股同样至阳至纯的真气在激烈的搏斗后,终于彼此认可,然后相融一体了!

    这是全新的真气,这股真气比以往任何一种真气都要刚烈和纯正,它不但保留了九阳真气和易筋真气的原有功效,而且隐隐中还使它们有了更大的提升,达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他有预感,如果继续修炼,这种提升将会被无限放大,这股全新真气的极限在哪,连他自己都无法预测!

    毫无疑问,他是这个星球第一个拥有这种真气的人。

    激动之余,秦书淮给这股真气取了一个名字易阳真气。

    轻轻地运转真气,不断地呼吸吐纳。

    耳畔,系统的提示音毫不意外地又响了起来。

    “恭喜宿主,晋升至小成境四等!”

    “恭喜宿主,晋升至小成境三等!”

    ……

    “恭喜宿主,晋升至小成境圆满!”

    连升四等!

    外边,天已大亮了。

    陈晴儿端着一碗南瓜粥、几碟子小菜走了进来。看到秦书淮已经起来了,羞涩地低着头,满脸通红地说道,“夫君,用早膳了。”

    这与当日那个要偷自己银票的小毛贼大相径庭,让秦书淮不禁又笑了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开心啊。”

    秦书淮笑呵呵地下床,拿起筷子准备吃早饭。

    “笨死了个猪的,都没清口洗脸呢。”

    陈晴儿说完,又去打了盆水来,然后把杨柳枝和一碟牙粉放到秦书淮手里。秦书淮只好乖乖去“清口”,之后又洗了脸,才被获准吃饭。

    “晴儿,我几天我要出趟远门。”秦书淮一边吃一边说道。

    陈晴儿秀眉一蹙,眼中又是一片不舍。

    “鞑子不是打跑了吗?夫君不能在家歇几天吗?”

    “这天底下要做的事情多着呢,想做是永远都做不完的。”

    “那皇上就不给你放个假吗?也太不通人情了!”

    “呵呵,说得好,改天碰上他你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你以为本小姐不敢么?”

    “大小姐果然温柔不过半天。哦不,是一夜。”秦书淮轻笑着,柔声道。

    陈晴儿刚刚退烧的脸又一下子烫了。

    低着头,又问道,“夫君,那你这次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好说,一两个月吧。”

    “这么久?”陈晴儿沉吟了下,试探着问道,“那晴儿可不可以一起去?”

    “不可以。”秦书淮回答地毫无商量余地。

    “嘁,又不是去打仗,为什么不能带我一起去?你该不是在外面做坏事吧?”

    秦书淮笑着刮了刮陈晴儿的鼻子,说道,“陈大小姐这么快就学会猜忌丈夫了?以后会不会成河东狮啊?”

    “谁猜忌你了?本小姐才没那么无聊呢。还河东狮,河东狮是什么?”

    陈晴儿在村子里长大,自然没听过这么文绉绉的话。

    秦书淮坏笑道,“就是传说中会骂大街的那种悍妇。”

    “你、你竟敢说本小姐是那种人!哼,好,那本小姐现在就做给你看!”

    “可别,我可受不了!哎,怎么说着说着还动上手了呢?还有没有王法了,哎呀,轻点儿,夫君错了还不行吗……”

    这时,却听外头传来了孟威的声音。

    “帮主,黄公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