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招人
    随着战事的结束,崇祯开始论功行赏,或论罪行罚。 蓟北一些重要关隘中那些投降的将领,只要没来得及跟着皇太极跑掉的,悉数被抓。这些人毫无例外地被判斩抄家,传九边。至于投降的士兵,老弱残兵一律遣回原籍,生死自顾。精壮的士兵则全部打散,充实到九边其他军中。

    然后是论功行赏。孟威、孟虎、李敬亭三人跟着秦书淮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全部都获得重赏。

    崇祯给了分别孟威、孟虎两人总兵和副总兵衔,准备让他们去蓟北领兵。不过这两人当即表示还想回江河帮,帮秦书淮带兵。崇祯呵呵一笑,准了。

    有了孟威和孟虎的前车之鉴,崇祯干脆就不升李敬亭的官了,还是让他以副千户的官职,替秦书淮领通州锦衣卫。李敬亭二话没有,继续乐呵呵地干着他的副千户。

    这三人对崇祯忠心耿耿,又与秦书淮配合默契,崇祯自然也不想拆散他们的组合。

    关宁军方面,赵率教、祖大寿、何可纲等人都获得了封赏,但唯独袁崇焕不赏不罚。袁崇焕自知有督师不力之罪,皇上不罚已经是极好了,于是就心满意足地继续守他的辽东去了。

    没过几天,晴儿二品诰命的圣旨到了,戚氏老泪纵横,自是无需多说。不过她隐隐地也跟秦书淮提了给儿子陈略平反的事情。秦书淮只是淡淡一笑,说心里有数。

    如日中天的江河帮正在如火如荼的招人中,各堂都卯足了劲抢修为好的,或者资质好的。朱雀堂的老道是各堂中资历最老的香主,这家伙挖人的手段自然不是别的堂能比的,两三天时间就招进了三个玄通境大圆满的,二十几个玄通境三等以上的,搞的其他堂口都红了眼。各堂香主连口水都顾不上喝,纷纷亲自带队选人,为了抢人的事好几次闹到了秦书淮跟前。

    这天,总舵门口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家伙,年纪轻轻就玄通境圆满,一看就是个极好的苗子。本来各堂眼看撩起袖子就要抢人,没想到这小子一到总舵门口就吵吵要见帮主,狂妄没边。

    这下弟兄们都急眼了,你丫不就玄通境圆满吗?上来就要见我们帮主?我们帮主那是什么人物,是你想见就见的?

    正要驱赶的时候,被眼尖的老道现了。老道在武林大会时见过他,知道这人好像叫花沉。

    对,就是他,帮主回来后还提过他好几次。

    于是立即返身去禀报秦书淮。

    秦书淮正在书房忙得晕头转向,因为过几天他就要出远门帮崇祯到处敲竹杠去,所以这几天他抓紧时间一刻不停地处理公务。

    不过听到老道说花沉来了之后,他立即放下了笔,笑呵呵地说道,“让这小子进来吧。”

    花沉见了秦书淮,一脸不满地说道,“秦帮主,几日不见做的好大事。连婚宴都不请兄弟了,莫不是怕兄弟凑不齐份子钱?”

    秦书淮笑道,“那日走前去寻花兄道别,却遍寻不得。因为事态紧急,故而只得先走。本以为以花兄的洒脱,即便秦某不送喜帖也会前来,不想花兄竟没来,想是花兄在怪秦某怠慢了,殊是抱歉。”

    事实上那日秦书淮根本没去找过花沉,因为当时怕走晚了北丐会派人来追杀,所以他完喜帖就走了。不过秦书淮认为花沉就算没收到喜帖也会来自己的婚礼,这是真的。花沉这家伙脸皮厚着呢。不过出乎他意料,当时花沉还真就没来。

    花沉见秦书淮一脸诚恳的道歉,脸上的不满也就少了许多,说道,“算了,花某才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秦兄大婚我没来,却是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

    秦书淮是想招花沉进江河帮的。一来这小子不过三十岁就玄通境圆满了,是个可造之材。而来这小子消息灵通,又为人活络,将来让他负责情报网络再合适不过了。江河帮要展,少不了一张犀利的情报网。不过这家伙脑袋有些不好使,经常丢三落四的,需得找个稳重之人辅助他才能用。

    于是说道,“花兄此次前来,是专程与我叙旧还是另有什么事?”

    花沉嘿嘿一笑,道,“不小心惹了点事,想来秦兄这避避风头。秦兄不必太费心,管我一日三餐就好。反正以秦兄当今的声望,料那帮人也不敢杀进来。”

    “惹了事才想到秦某,花兄可真讲义气。”

    “哎,秦兄不要这么小气嘛。”

    “那你准备呆多久?”

    “不长,也就一年半载吧。”

    “花兄要来秦某这蹭一年半载的饭,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花沉一脸鄙夷地说道,“秦兄当真是小气。你江河帮家大业大,难不成还能少了花某这几口饭不成?”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当初你吃酒楼的霸王餐,结果给人劈了一晚上柴。现在你来秦某这吃霸王餐,难道好意思不给秦某干点活?”

    “得得得,那你说吧,劈柴还是喂马?”

    秦书淮淡淡一笑,“出门右转,先入帮再说。”

    花沉想都不想地拒绝道,“不成,我花沉自由散漫惯了,可受不了约束。”

    秦书淮不急不慢地说道,“那你就出门左转,外头天大地大,花兄大可策马撒欢去。秦某公务繁忙,就不陪花兄了。”

    “秦兄你也太不仗义了吧?就真这么见死不救?”

    “不仗义的是花兄你!”秦书淮走到花沉跟前说道,“你左一口兄弟右一口兄弟,老子打鞑子九死一生的时候你在哪?如今江河帮百废待兴正需援手的你在哪?你一人一剑马踏江湖自以为潇洒?屁!还不是被人追的到处躲?身为堂堂七尺男儿,兄弟有难你袖手旁观是为不义,承了家传绝学又不建功立业光宗耀祖是为不孝,你这等不孝不义的兄弟我要了何用?你真当秦某是什么人都结交的不成?”

    花沉被秦书淮骂得哑口无言,嘴上下一张一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秦兄,花某不愿加入门派,是有苦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