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一笔竹杠
    秦书淮赏脸光临温府,让温体仁欣喜若狂。 温府上下以最高的礼节隆重迎接秦书淮,不但即时挂上了崭新的红灯笼,门口也铺上了红地毯。秦书淮到时门口聚齐了温府所有家眷,上至九十多岁的老夫人,下至七八岁的幼子,外加一众管家、仆人,都喜气洋洋地站在小雪中,静候秦书淮大驾。

    温体仁如此高调的原因,除了要拍秦书淮的马屁,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想让全朝堂的人知道,当今皇上跟前的大红人,新任太子太保秦书淮与他温体仁的关系好着呢这绝对是一个重磅的政治信号,足够东林党那帮人通宵达旦地研究好几天对策了。

    进了府,在客厅喝了会茶,寒暄了会儿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宴席就开始了。宴席之上山珍海味应有尽有,而且是流水席,各式菜肴走马看花一般地轮着上。席间又丝竹管弦,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秦书淮虽然来这个世界这么久,却还没有享受过如此奢华的宴请,心想果然是真小人要好过伪君子。如果去东林党那帮文官家里做客,以他们的尿性,即便暗地里不知道敛了多少钱,表面上也绝不会如此铺张。这些钱要,也只会在几个资深好友之间偷偷地。

    但是温体仁这种真小人就不同了。他要想讨好你,绝对不藏着掖着,有什么好东西就只管拿出来,一定让你满意为止。

    咳咳,既然你温大人这么客气,那我可就要连吃带拿了。别怪兄弟我心狠,我可背着五百万两的业绩压力啊,咱都得为皇上分忧不是?

    这不,刚刚歌舞的时候,秦书淮因为多看了一个舞姬一眼,温体仁就心领神会地把她叫来了。

    “秦少保,这是诗诗姑娘。诗诗,快见过秦少保。”

    那舞姬浅笑聘婷,美眸生情地行礼道,“诗诗见过秦少保。”

    平心而论,这位诗诗姑娘长得确实美艳动人,肤若凝脂,又丰而不肥,加上她穿的又是轻衣薄纱,端的是一个人间尤物。

    秦书淮哈哈一笑,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然后举起酒杯说道,“温大人有心了,来,秦某敬你一杯。”

    温体仁忙不迭地举起酒杯,连连说道,“不敢不敢,当是下官敬您才好。”

    见秦书淮揽美人在怀,一手喝酒一手还不安分地在没人的双峰之上游走,端的是一个及时行乐的浪荡子,丝毫不像那帮东林党伪君子满口仁义道德,这让温体仁倍感亲切。心中不由喜道:看来秦少保与我是同一类人啊,人生得意须尽欢,我与少保志趣相投,未来自是一路之人!妙极!妙极!

    酒过三巡,两人都已微醺,秦书淮觉得是时候说点正事了。

    于是淡淡地说道,“温大人最近的处境可是不妙啊。前些日子皇上还跟我说有很多朝臣在弹劾你呢。说你抢占田产,贪污受贿,还有说你娶娼妓回家的,皇上很是震怒。”

    温体仁一听慌忙站起来对秦书淮做了一揖,说道,“秦少保明鉴。下官自入仕以来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两袖清风,从未有贪赃枉法之事,那些都是东林党人污蔑下官的,请少保一定要为下官做主啊!”

    秦书淮看着温体仁一脸委屈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这小子的演技还真是一流。尼玛你还两袖清风?明朝的官俸那么低,你一个礼部侍郎能过上这么奢侈的生活?

    不过也不戳穿,只是轻笑一声,说道,“温大人坐,快坐。我嘛自然是相信你的,要不然又岂能来贵府喝酒?只是皇上那儿就不好说了。你看,要是一个人两个人到皇上那儿告你的状,皇上可能不信。但是十封八封的弹劾书呈上去,皇上心里怎么也得打个问号不是?所谓三人成虎嘛!”

    温体仁听秦书淮这么一说,立即领会了意思,说道,“少保所言极是。下官还请少保在皇上面前多多为下官美言几句,下官定然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说“感激不尽”这四个字的时候,温体仁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秦书淮知道第一笔银子已经敲到手了,于是哈哈一笑,“温大人客气了,你我意气相投,我自然是要帮你说话的。”说完,又话锋一转,道,“不过,只要这帮东林人还在朝堂,温大人恐怕永无宁日。不知大人今后有何打算啊?”

    敲完银子,秦书淮自然要把话题引到对付东林党上去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温体仁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斥退了左右。秦书淮见状,也只好捏了捏诗诗姑娘的屁股,示意她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温体仁压低声音说道,“少保,近年来东林党把持朝政,与各地富商、士绅勾结,弄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下官窃以为其祸猛于阉党!奈何我等势单力孤,虽有心与其抗争,却终究只是蚍蜉撼树,无用之功而已!哎,所谓心有余而力不足,莫不过如此啊!”

    秦书淮缓缓点头道,“东林党确不是什么好东西,温大人说的好!”

    温体仁眼珠子越明亮,忽然起身离座,然后竟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地说道,“少保忠君为国,心系天下,乃我大明再兴之良臣,社稷再造之国士。值此江山危亡之际,下官恳请少保带我等朝中所剩不多的忠义之士,奋而逆起,揭穿东林党人之真面目,还我朝堂朗朗乾坤,以还吾皇以清明君听、拯百姓于水深火热啊,少保!”

    温体仁这番话,说白了就是要拜秦书淮当老大,跟那帮东林党人干!

    秦书淮差点看懵了,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感动了。温体仁这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大义凛然又伴着潸然泪下,要不是自己是穿越来的,差点就以为这个温大人真是心忧天下的大忠臣了。

    不过不管温体仁是忠是奸,反正现在秦书淮很需要的他,所以就很配合地露出一丝感同身受的表情。

    “哎,此事谈何容易。温大人,起来说话吧。”

    温体仁见秦书淮并没有直接拒绝,便拧着脖子说道,“少保不答应,下官就不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下官是为天下百姓而跪,是为大明社稷而跪,不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