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大席
    这可能是己巳之变以来最惨烈的一役,无论对于建奴还是对于明军都是。

    建奴这次一共投入五千余骑兵,而明军则投入了两千多骑兵、两千枪兵以及江河帮、魔教赤火旗、黄土旗等一千余人。战事一波三折,先是明军对付岳托的三千骑呈优势,后多尔衮的二千骑兵加入后,明军处于劣势。但从秦书淮刺杀岳托开始,岳托分两次共招了近一千四骑兵回去护卫后,局势再一次生了变化。

    现在主战场上,明军在经历一段惨烈的战斗后,剩余一千多骑兵、八百多枪兵,以及三百多江河帮、近三百魔教教徒。而建奴骑兵除去战损一千多,回援岳托一千四,现在还剩下近两千三四的样子。双方的兵力差不多持平。

    此时战马经过剧烈的消耗,体力已经大为不济,双方骑兵都已经冲不起来了。这对于明军来说是好事。明军的枪兵可以挥出更大的优势,同时江河帮和魔教的人也将获得更多施展的空间。

    此消彼长之后,明军终于止住了败势。在船上百姓铺天盖地的声援中,明军士气大增,爆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和求胜心,双方终于进入了势均力敌的状态。

    势均力敌则意味着双方开始拼人命、拼意志,看谁先崩溃了。

    在这之中,张啸带着从威风岭拉来的旧部表现地最为疯狂。这些落草为寇的前大明将士卯着劲想一雪前耻,用战功获得朝廷的原谅,然后堂堂正正地回归故乡,因此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张啸看着他们嘶吼、冲杀、怒骂,感觉又回到了八年前。

    八年前,老子就是这么带着弟兄们杀建奴的!许我甲兵、给我袍泽,秦大人做到了!但这还不够,我张啸这颗已经死了的心既然活过来了,就要让全天下都知道,当年沈阳兵备中,上至陈大人,下至每个弟兄,没有一个是里通外敌的汉奸!我张啸不是汉奸,我的弟兄们不是汉奸,陈略陈大人更不是汉奸!当日我们就是像如今这般与建奴死战的。

    主战场好过了,秦书淮这边就不好过了!

    一千骑兵回援之后,护卫岳托的骑兵达到了一千二左右,秦书淮和两百多清水旗教徒立即陷入了重围。以步兵对抗骑兵本身就存在劣势,而且骑兵的数量还是六倍之多,这巨大的落差已经不是依靠个人修为和阵型变化能弥补的了。

    清水旗这边战损的度大为加快,秦书淮也开始力有不逮。双方激战了一刻钟后,清水旗只剩下了七八十人,秦书淮也增添了两道新伤,而建奴这边仍有一千左右的骑兵。

    就在这时,只听空中传来一声大笑。

    “秦帮主,老叫花来帮你了!”

    秦书淮定睛一看,见是南丐汪大童,顿时一喜,朗声道,“汪掌棒挑的好时候,这大菜可刚刚上哪,哈哈!”

    汪大童从天而降,持一要饭棒左拨右扫,棍棍都往建奴马兵头上招呼,其势之快无人可避,其力之猛无人能挡,仿佛一条猛龙过江,所过之处建奴马兵无不翻马落下,口鼻流血而死!

    之后又大笑,“好极!不过老叫花只来一人,这么多大菜可不好啃。要不我们挑个最大的先下嘴,秦帮主意下如何?”

    汪大童说的是大实话。虽然他的武功也不低于秦书淮,但要对付上千骑兵还是有难度的。所以他提议挑最大的下嘴。这“最大的”,指的自然是岳托了。

    凭汪大童和秦书淮的修为,若是两人联手,起码有八成的把握在乱军中取了岳托的级。

    但秦书淮还是不打算这么做。岳托一死,就没办法再牵扯这一千骑兵,如果他们回去,何可纲那边势必撑不住。他刺杀岳托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建奴分兵,岳托死不死现在根本不重要。

    于是说道,“且留着他吧。有他在就是流水席,没了他这些菜可都要跑了。”

    汪大童明白了秦书淮的意思,说道,“秦帮主好心计,也好牙口,老叫花佩服!”

    话音刚落,却听空中又飘来一个声音。

    是琴声!

    汪大童听到这琴声,不禁说道,“看来魔教的紫长老也想来讨口饭吃!哈哈,这场大席可越来越热闹了!”

    魔教紫长老楚韵翩然落地,很不待见看了眼汪大童,不屑地说道,“老叫花吃得,本长老就吃不得了?也是有趣!”

    看起来这两人好像有些仇怨。

    楚韵不再多说,玉手轻拨琴弦,一股股混合了强大真气的绵绵之音破弦而出,在空中骤然爆散。数十名嗷嗷叫着冲她杀去的骑兵顿时撕心裂肺地怪叫了几声,然后捂着耳朵翻落下马。楚韵如法炮制,短短几息时间,随着音律的变幻,竟一下子杀了一百多骑兵!

    岳托惊得两眼直,他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骇人的对手!建奴骑兵也是惊骇地无以复加,此人抬手便杀百人,照此推算只需片刻便可杀尽这里所有人!

    极大的惊骇之下,建奴马兵乱了!战马嘶鸣,惊惧暴走,剩下的百骑兵再也没了什么章法。

    事实上,这类音波杀人的功夫本就极耗真气,像楚韵这般上来就片杀上百人的武技更是消耗巨大。秦书淮几乎可以断定,楚韵这把“大招”就只能放这一次除非她想一下子耗尽真气,那目测以她的修为,最多还能用一到两次。

    不过她选择上来就用“大招”,倒是极佳的策略。这些建奴马兵对中原武学知之甚少,一惊之下乱了套,也是对自己这边极大的助益。

    不出他所料,楚韵看到建奴骑兵乱了之后,翩然跃至一棵树上,然后轻抚琴弦,以气化音,音波不断从她指尖弹出,化作一把把无形之刃,继续屠杀这些建奴马兵。不过她的度放缓了许多,要不然真气仍然会跟不上。

    随着楚韵的加入,形势得到了彻底的扭转。近百名清水旗人从原本五阵又聚成了两阵,趁建奴骑兵混乱之际大肆收割。秦书淮和汪大童趁势也加大了进攻力度,一时间建奴骑兵势头大减,损兵无数。

    主战场之上,势均力敌的情形仍在继续。每倒下一个建奴骑兵,就会倒下一下明军士兵。运河上的船越来越多,围观的百姓纷纷加入为官军助威的队伍,不少人已经喊得声嘶力竭了。虽然这大大鼓舞了士气,却无意中堵塞了道路,很可能耽误大军来援!

    但何可纲此刻已经抛掉等援军的念头了。江上那么多船他根本没精力去疏散,在这节骨眼上,唯有死战而已。谁能撑住,谁就能夺取最后的胜利!

    胜利,一定是属于关宁军的,是属于大明的,属于二万万百姓的!

    现在,连他自己都拿了一柄马刀,加入了战团!

    不远处的运河上,十几艘小船被密密麻麻的商船堵住了。小船上的人毫不犹豫地都下了水。他们都穿着蓝衣,下到水里以后嘴上都叼着一个芦苇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