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运河之上
    岳托大惊,他没想到秦书淮又回来了!

    两百五十建奴骑兵冲出去以后,岳托身边还剩下两百五十骑,但在同样数量的清水旗面前,那两百五十骑的战力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清水旗五个大阵迅杀来,每个阵都有五十人左右,他们分工明确,阵内若干人专门负责砍战马的腿,而其余人则负责杀掉下来的骑兵。没有呐喊,没有嘶吼,他们就像一台台精密运作的机器,互相配合地天衣无缝,以惊人的度展开了屠杀。建奴战马如同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纷纷倒下,马上的骑兵一旦下马便只有被乱刀砍死的命运。眨眼之间便损失了五六十骑。

    之前冲出去的两百五十余骑立即调转马头又杀了回来,但这次他们不敢快冲,因为一旦再次被清水旗的人避开,他们就会冲到自己的马兵。他们选择以较快的度接近,从外头将五个清水旗大阵包围,然后与里头的骑兵里应外合围歼他们。

    但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

    因为秦书淮出现了。

    秦书淮全力施展踏雪无痕,以眼花缭乱的身法躲过了外围骑兵的进攻,瞬息只见便到了离岳托不足十米的地方。之后长剑飞舞,剑气咆哮,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展现他要刺杀岳托的决心。

    一将抵千军,他一个人的存在,虽说抵不上千军,但至少百军是有的。岳托周围一下子就乱了。除了剩下的三十多名巴牙喇兵紧紧挡在岳托跟前,其余建奴马兵也只能赶紧围过去。

    在他周围,无数建奴骑兵冲上来,在他赤红的剑气中倒下。倒下一批,再冲上来一批,源源不绝。马刀交织成林,战马嘶鸣成片,之中又夹杂着各种突如其来的暗器和冷箭,建奴拼了命地要阻止秦书淮接近岳托。

    秦书淮于乱军中左突右杀,已然拼劲了全力,长剑所过之处无不人仰马翻,血肉纷飞,以一己之力吸引了一百多建奴兵力。

    如此一来,建奴要想里应外合围歼清水旗的计划彻底告吹。里头的建奴兵大都去对付秦书淮了,因此清水旗只需对付外头的两百五十骑兵即可。

    半刻过后,秦书淮一人一剑已然杀了七八十建奴骑兵,但自身也受了一处刀伤。如果之前他拼尽全力,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杀掉岳托。但他并不急于要杀岳托,因为这种情形下,杀了岳托也并不会让建奴骑兵崩溃。

    他要利用岳托来牵制建奴大军。

    此时,清水旗通过按部就班的操作,又杀了一百多建奴骑兵。岳托这边的五百护军,已经损失了一半以上。而清水旗只伤亡了六七十人。

    以步兵对当今亚洲大6最强的骑兵,清水旗依然打出了一比四左右的战损比,再次展现了魔教五行旗的强悍!秦书淮心底暗叹:魔教五行旗不知总共有多少人?这样的军队要是有个两三万,魔教现在就可以起兵了,别说灭了明朝,就是灭了鞑子都是顺带手的事情。

    岳托有些慌了。看着手下骑兵一个个倒下,他再也顾不得前方的战事,立即让身旁的一个巴牙喇兵吹响号角。

    “嘟嘟”

    浑厚而急剧穿透力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后金在战时总共有十几种号角声,每种都代表不同的意义,所以经常可以看到后金主帅旁边都会站着好几个腰里别着各种号角的人。现在这种号角代表主帅遇袭,需要增援。每响一次短音代表一百援兵,而响一次长音则代表五百援兵。岳托一下子让人吹了两次长音,代表他需要调一千援兵回来!

    西南方向,战场一里外,多尔衮也听到了这个号角声,顿时眉头一皱,心道:难不成明国的援军来了?

    “贝勒,要不要末将去看看?”身边一个额真用满语对多尔衮说道。

    多尔衮点点头,“去吧,回。”

    “遵命!”

    这时,身边又有一人说道,“贝勒,我们要不要也后撤一下?”

    多尔衮英气勃的脸上透出一丝轻蔑,说道,“不必,区区明国兵,有什么好怕的?”

    主战场中,何可纲正率大军浴血奋战,通过不断的变阵,数次打破了建奴两翼包抄、合而围歼的企图。但两军实力相差越来越悬殊,随着明军伤亡越来越多,形势变得越不妙。

    运河上,生了感人的一幕。因为何可纲怕封锁运河后,滞留的船只会堵塞江道,影响从水路来的援军通行,所以他没有封锁运河,只是设立检查站检查。所以此时的运河之上,还是有大量船只在通行的。

    船上的百姓路过时,看到官军正在与建奴展开浴血奋战,顿时都惊呆了。当他们又看到一个个官军在声嘶力竭中倒下,身体被建奴的马蹄踏过时,他们的眼眶都湿润了。

    不少人当场就哭了出来。

    悲伤中,带着无尽的愤怒!

    船老大主动停下了船来,接着船上无论老少男女、贫穷富贵,所有人都站上了船头。

    “官军弟兄们,你们都是好样的!”

    “官军必胜!官军必胜!”

    “他姥姥的,杀死这帮畜生!俺爹娘就是被他们杀的!”

    一些离岸边近的,甚至还拿起东西砸建奴兵。有个小孩拿着弹弓要往岸上打,被妈妈捂住了眼睛。这场景过于血腥,连她自己都不忍多看……

    更有一些汉子看得热血上涌,冲着船老大大骂,要他立即靠岸,好让他们上去增援官军!

    好在船老大还有理性,一个个都噙着泪不声不响的扛着骂,说什么也不靠岸。别说这里没有码头,船靠上去很容易搁浅,就算靠岸了又如何?船上这些汉子空有热血,没武器没装备,上去还不是送死?

    运河之上铺天盖地的声援,并不能改变结局,但大大地鼓舞了岸上官军的士气。

    “弟兄们,父老乡亲们可都在船上看着哪,咱们拼了!”一个士兵大吼。

    “拼了!咱关宁军都不是孬种!”

    “痛快!杀呀!”

    何可纲见军心可鼓,正想借这个机会带兵突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两声号角。

    接着,大股建奴骑兵突然掉头,往正北方向奔去!

    何可纲心中一震,立即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不撤!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