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波三折
    就在这时,跟在步兵后头的两千明军骑兵终于冲到了!

    这两千骑兵分

    这两千骑兵以摧枯拉朽的姿态狂驰而来,成四股,每股五百骑,像五把尖刀一般狠狠地冲建奴骑兵群扎了过去。

    “杀!”关宁骑兵的怒吼淹没了马蹄的轰鸣,这响彻云霄的怒吼声比任何战鼓都更鼓舞人心,比任何鸡汤都更能振奋身体。

    明军步兵显然训练有素,看到自己家的骑兵冲来,立即全部不要命的往一个方向撤去,这样就不会被自己人冲到了。

    建奴马兵这会儿根本不会去追他们,因为对面来了两千骑兵!没有哪个傻子会不管已经冲起来的两千骑兵!

    建奴马兵立即调转马头准备迎敌。但因为他们的战马之前已经冲了几里地,又与明军枪兵纠缠了好一会,因此战马体力损耗较大,加上关宁铁骑来势极快,他们根本没体力也没时间组成阵型与关宁铁骑对冲!

    如此一来,两千关宁骑兵顿时占了上风!

    关宁骑兵虽说普遍来讲不是建奴马兵的对手,但也并非纸糊的,宁锦战役中也有少数几场关宁铁骑打赢建奴马兵的战例。

    “轰隆隆!”

    如果把密密麻麻的建奴骑兵看作是一块黑布,那么明军五股骑兵就是五把尖锐的刀子,一下子在这块布上撕开了五道口子!

    两千骑兵风驰电掣般冲过,在强大无比的冲击惯性下,他们的长枪和马刀也变得快狠无比,不需要他们用多少力气便可轻易地捅穿身穿厚甲的建奴兵,或者轻松地砍去他们的胳膊和头颅!

    “当!噗呲!”

    简单的旋律此起彼伏,两千骑兵冲完第一波,即有两百多建奴骑兵倒下,同时彻底冲乱了他们的阵型。

    关宁骑兵掉头,准备第二次冲击。

    这时,有不少建奴骑兵也冲了起来。不过他们的阵型已经被冲乱,因为显得参差不齐,毫无秩序,根本形不成规模。

    “杀!”

    第二波冲击,又收走了三百多建奴骑兵。

    两次冲锋之后,关宁骑兵为了减少战马的体力损耗,主动停止了冲击,转而与建奴骑兵展开了激烈的马战。

    明军步兵一看立即又围了上去。因为有自家骑兵与建奴骑兵纠缠,现在步兵手中的长枪终于可以大神威了!明军长枪兵十人为一组,有秩序地从外往内杀去。标准的作业流程是先一同而上捅死战马,战马倒地后二话不说就往骑兵身上一通乱捅!

    秦书淮也带着手下重新加入战圈,清潭剑重新咆哮,肆意地畅快的屠杀着。江河帮人很多都练了秦书淮教他们的追魂夺命剑,这追魂夺命剑以攻见长,招招要人性命。如今建奴骑兵正在与关宁铁骑和长枪兵胶着,正是江河帮人收割的好时候!五六百人不多,却像一群蝗虫啃过庄稼地一般,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鲜血横流。

    黄土旗和赤火旗也立即展开了对抗骑兵的阵法,他们一阵变两阵,两阵成四阵,忽而聚集忽而又散开,用诡异莫测的阵法不断袭扰建奴的马兵,也让建奴头疼不已!

    而关宁军的战术则简单直白多了。他们就是用骑兵纠缠对方的骑兵,然后用长枪兵主攻,建奴马兵既要顾忌上头的明军骑兵,又要估计下头随时通过来的长枪兵,往往顾此失彼!加上明军这边人数要比他们多,更是让他们焦头烂额!

    明军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建奴马兵开始败像渐显!

    这可能是明军最近几年来在与建奴较大规模的野战中,取得的第一场大胜!

    然而正在这时,只听西南方向又轰隆隆地传来一阵巨响,大地再次巨颤起来!

    远处的岳托听到这个声音,终于渐渐打开了紧锁的眉头。

    多尔衮的两千骑兵终于来了!

    原来,皇太极在横岭击败袁崇焕后就决定要越过蓟州,突袭河西务。他很清楚,如今自己手上只有一万多主力,如果继续西进,不但肯定打不下北京,还可能被明军围歼,所以他制定了突袭河西务抢漕粮,然后迅回遵化过冬的策略。而要突袭河西务,就势必要从桥上过,否则等他征集完渡河的船只,明军早在河西务布下重兵了,又如何突袭?因此,他一过蓟州就立即派岳托和多尔衮率两支马兵迅赶往河西务,于下清桥一带埋伏,静候大军到来。如果明军要破坏桥梁,那他们就迅出击,保卫石桥。

    不过皇太极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招,那就是何可纲的四千骑兵在收到他过蓟州的情报后,哪里还敢在玉田多呆?当天他就带兵直奔香河,想去守香河。没想到路上和岳托的相遇,打了一场遭遇战后,经验丰富的何可纲嗅出了岳托骑兵不西进反而离开大军单独南下的不寻常,思来想去后认为,相比香河来讲,河西务更具战略、战术价值,建奴很可能是想对河西务下手。于是立即率残部回到河西务,并以袁崇焕的名义接管了河西务的城防。

    接下来事情的展就是秦书淮所见到的样子了。就在他们即将击败岳托大军的时候,多尔衮的两千骑兵也杀了出来。

    在这种时刻建奴突然多出两千骑兵,对于胜负的影响是决定性的!

    这两千骑兵分成四股,其中三股直插明军阵中,而另一股则直接杀向在战场一里后指挥的何可纲马队。何可纲为了胜,把大多数部队都已经派上去了,此刻身边只有一百骑兵!

    秦书淮亲眼看到五百骑兵冲何可纲马队冲去,暗叫了声不妙,便立即拔地而起,使出踏雪无痕去救援何可纲。

    五百建奴骑兵冲到的时候,秦书淮也刚刚赶到,他二话不说一把抓起马背上的何可纲,然后一踩马头纵身跃出十几丈。几乎与此同时,只见何可纲身边的骑兵纷纷倒地,一百人瞬间就被冲掉了四十多,何可纲的战马也被一名彪悍的建奴骑兵削去个半个脑袋!

    何可纲被秦书淮带出了一里之外,暂时远离了战场。他虽惊魂未定,却急得冲秦书淮大喊,“秦大人,可否帮在下讨匹战马来?”

    何可纲作为全军指挥官,在这个关键时刻绝对不能临阵脱逃。虽然建奴又突然增加了两千马兵,这一战可以说胜算全无了。但败也分上中下等,如果他不在,那明军只能迎来最为下等的惨败了!

    所以,即便亲卫全部被冲散了,他也必须回去!换句话说,他身为全军最高统领,如果大军要全军覆没,他也只能跟着殉国!

    秦书淮知道何可纲的想法,不禁心生敬佩,继而纵声长笑道,“哈哈,何将军铁胆,在下这就帮将军讨匹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