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运河畔,下清桥
    何可纲和王宁的脸色都是一变。

    王宁说道,“如此说来,如果我们去炸桥就会遭他们埋伏吗?”

    何可纲想了想,咬咬牙说道,“建奴主力总共才一万一,骑兵撑死千,黄台吉总不可能把所有骑兵全部派来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带着大军去炸桥,总之不能让建奴从桥上过就是了!”

    秦书淮点头道,“何将军说的对。不论付出多少代价,我们都要毁了那三座桥,绝对不能让他们从桥上过!”

    何可纲立即说道,“传令,全军集合!”

    城内鼓声阵阵,除了城头守卫的一千多兵,其余近四千守军很快全部集合完毕。这其中有近两千骑兵一千五百多是何可纲从玉田带来的,两千步兵。

    何可纲二话不说,亲自带兵出城。

    秦书淮也从带来的人马中选出了一千名最为精壮的士兵,与何可纲一道出城。

    五千人马沿着运河,浩浩荡荡地杀向第一座桥,这是离河西务仅五里地之遥的上清桥。大军抵达上清桥后,并未受到任何阻拦,便立即用火药炸了这座桥。

    接着,大军继续向前,开往离河西务十五里左右的下清桥。强行军一刻多钟,前方探子来报,说现地面有多处凌乱的马蹄印。

    大军立即改变队形。两千步兵组成五个拒马阵,每阵四百人。而骑兵则分成四股,每股五百骑。步兵以拒马阵形继续前行,而骑兵则跟在他们的一里之后。

    秦书淮这边的一千人则迅分成了两股,赤火旗和黄土旗约四百人呈一股,他们自组阵型。其余六百人都跟着秦书淮,走在大军右翼。

    大军变慢了度,小心翼翼地继续前行。锦衣卫和马哨缇骑四出,到处搜寻建奴大军的所在。

    离下清桥还有三里地的时候,距大军西北方一里外升起了一颗烟花,这代表敌情。

    马哨现了建奴大军!

    “全军准备!”何可纲一声令下!

    后方的马兵止步。

    然后几个传令哨马飞地跑上前去,对步兵传达命令。

    “全军准备!”

    一声令下,只听一阵阵有节奏的声音想起。

    “嚓嚓嚓!”

    五个拒马阵立即就地展开。正方形的阵型中,外沿一圈都是盾兵,由身强力壮者担任,用来减缓马匹的冲击。而他们身后全是清一色的长枪兵。长达两三米的长枪从盾牌缝隙中伸出来,密密麻麻地如同刺猬一般。

    秦书淮就与这些步兵在一起,看完之后也不由赞叹,袁崇焕练兵果真是有一手啊!

    大军离下清桥不到三里地,建奴如果要守下清桥,就必定不会让明军再往前了,所以一场遭遇战非打不可。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猛地颤抖起来,犹如生了一场小型地震。

    不多会,前方扬起了阵阵黄烟。

    秦书淮带着人躲到了拒马阵的后头,然后拔出了清泉剑。

    看了眼赤火旗和黄土旗的人,见他们并没有躲过来,秦书淮不由好奇:他们没有盾没有长枪,如何抵挡骑兵?

    “哒哒哒,哒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了。眨眼间,黑压压地一片骑兵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从数量上,粗估至少有三千之巨!

    三千马兵分成三股,分三个方向直冲而来!冲在最前头的战马都特别高大,而且全部装备了重甲,马上的骑兵也配备了重甲和长枪。

    骑兵配长枪,这是后金在与明军长期交战中得出的经验。因为对付拒马阵,如果用马刀就很难砍到躲在盾后士兵,而用长枪就可以居高临下地捅下去。不过这类配长枪的骑兵不多,他们就是专门为破拒马阵配备的,一般冲在最前头的几百骑兵才会用长枪,其他后金骑兵用的还是传统的马刀。

    正北、正西、西北,三个方向的建奴骑兵如三支李弦的箭呼啸而来。

    正北方向的一千马兵最先冲到,与大军前方的两个拒马阵生了激烈交锋。数十匹重装战马在快的助跑下,纷纷跃起试图越过拒马阵外沿的盾牌。明军无数长枪齐出,捅倒不少战马。战马倒下后,掉下来的马兵自然很快就被捅成了马蜂窝。

    不过建奴骑兵以极快的度蜂拥而上,枪兵终究来不及一一处理。很快,有不少战马跃入阵中,铁蹄四处践踏,引起拒马阵里头一片大乱,而马上的后金骑兵又挥舞着长枪寒光飞舞,不少明军士兵死在枪下。但这些后金骑兵也没嚣张多久,很快明军反应过来,纷纷涌上来将他们连人带马都通成了马蜂窝。

    建奴骑兵仍在不断地跃进来,每一匹跃进来的战马都能对阵型造成一定的冲击。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建奴骑兵赶到,他们开始了另一种战术,那就是冲击围在拒马阵周围的盾兵。一些训练有素的重装战马快冲到后,先扬起前蹄越过盾牌,朝盾牌后的盾兵狠狠地塌下去,然后马上的骑兵迅向盾兵刺去。

    连续的冲击之下,盾兵挡不住了!拒马阵被打开了几个缺口,建奴骑兵便如一股股滔天的洪水,从缺口处决堤般涌进来。

    其他几处的拒马阵也遭到了类似的命运。简单说,拒马阵并没有挡住建奴的马兵!此时所有拒马阵都已被破,明军步兵只能与建奴铁骑硬抗!

    呐喊、厮杀、怒吼、哀嚎与呻.吟声交织成一片,无数明军士兵为守卫自己的家园而永远地倒在了运河之畔!

    然关宁军所有将士无一逃跑,即便情况比预料的更差,他们仍然选择了死战不退!

    等建奴骑兵全部冲完之后,秦书淮才命令自己手下六百余人加入战斗,否则他这六百人早被骑兵冲没了。

    秦书淮手持清泉剑,长剑所过血溅十步,疯狂地收割着人头。皮狗和赖三儿都紧跟在他左右两侧。如今这两人在完整版易筋经和系统丹药的辅助下,都已经玄通境一等,其中皮狗更已经摸到了小成境的大门,估计不久就能晋升,战力不可谓不强。三人组成了一个恐怖的收割机器,所过之处无不血流一片,残肢与人头纷飞。不过杀骑兵是极耗体力与真气的,不仅要躲避马的冲击,出剑时更要提气跃起,比杀步兵更加费时费力,对他们的持久作战能力是极大的考验。

    赤火旗和黄土旗历经横岭一战损失过半,现在加起来还有四百人左右,他们先是以诡异的阵型躲过了骑兵的冲击,现在又变成了两个三角形的阵型,在后金骑兵最密集的地方肆虐。虽然他们的战力要远远强于明军步兵,但目测他们对付骑兵也远不如对付步兵来的顺手。

    明军这边虽有秦书淮带人助阵,却仍无法改变大势,两千步兵完全不能与三千建奴铁骑抗衡,很快败下阵来。

    岳托站在一里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嘴角不由掀起了一丝自负的笑意。此刻大汗正率大军从香河赶来,急行军的话不到一个时辰就能赶到!只要能消灭这里的明军,那么明军再也没办法来威胁下清桥。待大军过河,这场突袭就可以宣告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