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建奴突袭
    河西务,素有“京东第一镇”和“津门驿”之称。  公元6o8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开通了北京至杭州的水运通道,河西务因紧靠运河西岸而得名。元朝定都北京以后,军需官俸无不仰给江南,河西务便成了出入京都的水路咽喉,因而,历代朝廷在这里设置的钞关、驿站、武备等各种衙门曾多达十三个,最高官阶为正三品,足见地位之显要,明隆庆六年1572,河西务始建砖城。不过,因为明末经费紧张,河西务始终能建成像通州、蓟州那样的坚城,它的城防,顶多只能算中小强度,进攻这种城池对于后金来说难度不大。

    事实上,河西务最好的防御设施就是它东面的京杭大运河。后金从蓟州而过,在攻下三河后,如果要进攻河西务,就必须南下攻取香河,然后自东往西越过京杭大运河。

    秦书淮带着人马强行军了一个多时辰,然后来到了一座拱桥前。京杭大运河上有不少这样的拱桥。河西务,顾名思义在运河西面,秦书淮从东面来,要到达河西务就必须过桥。

    不过在全面戒严下,这座拱桥已经被明军接管了。

    几个明兵上来盘问,秦书淮给他们看了令牌相关碟书之后,他们立即放行。

    过桥之后,走了不到一刻钟就来到了河西务。

    河西务此时也已经全面戒严,不说入城的人要全面盘查,连城边上的客船、商船都要随时接受检查。

    在城门口,秦书淮向城门校尉又递交了一遍凭证之后才被允许进入。入城之后才知道,才知道现在河西务的防务已经由何可纲全盘接手了。

    秦书淮立即奔往何可纲所在的城防衙门。

    见了何可纲,现赵率教手下的骑兵统领王宁也在,看来应该是被临时征调的。有了王宁的引见,秦书淮与何可纲很快就熟络了。

    秦书淮将横岭大捷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何可纲和王宁之前并不知道此事,听完后又惊又喜。

    惊的是原本他们以为袁督师大败,肯定是因为秦书淮在横岭的伏击没起到什么效果,没想到他竟然歼敌近万。喜的是如果秦书淮说的是真,那么建奴的主力现在不过一万出头而已,这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压力。

    虽然他们心底还是认为秦书淮有夸张的成分,但凭秦书淮之前展现出来的手段和良好人品,他们感觉这里头的水分应该不会太大。

    河西务原本有四千守军,何可纲从玉田带来了四千精骑,不想在半道上遭遇了后金右翼前锋营的三千马兵,两军随即展开激烈交战,四千关宁铁骑不敌三千后金马兵,折损了两千五百多骑兵后才突出重围,回到了河西务。不过,此役之中,岳托的三千马兵也损失了近千,这对于兵力紧缺的后金来说损失不可谓不大。

    如此算下来,后金目前的主力就只剩下了一万一了。

    何可纲已经将在河西务附近遇到后金大队骑兵的事情火报告给了袁崇焕。河西务是漕粮重镇,袁崇焕收到消息后肯定不会弃之不顾。

    袁崇焕在通州,如果派兵来增援,他肯定会选择征调船只走水路,这样一是度快,二是可以避免被后金伏击。

    现在最重要的是河西务当前的防守问题。岳托的前锋营出现在河西务附近,虽然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但这意味着皇太极的大军已经离这不远了。

    秦书淮、何可纲、王宁三人看着地图讨论了半个时辰,结果观点十分一致,那就是要守住河西务就必须在运河上做文章。建奴要攻河西务就必须过运河,如果不守运河,那么一旦建奴越河而过,凭河西务的城墙强度是挡不住建奴的攻城的。

    而建奴过河有两种办法,一是征调小船,渡江而过。二是从横跨两岸的运河拱桥而过。明代时期,京杭大运河上已经建了很多拱桥。光是河西务附近三十余里内就有三座拱桥,不过都已经驻守了明军。

    秦书淮说道,“何将军,这三座桥我看是守不住的,不如毁了好。否则建奴一旦过桥,我们就挡不住了。”

    何可纲想了想,说道,“没错,我们宁可让建奴从江上渡河,也决不能让他们从桥上过。”

    正说着,忽然门外探子来报。

    “启禀将军,外头有一女子求见,说是秦大人的朋友。”

    秦书淮一愣,自己在这里好像没什么女性朋友吧?不过还是立即说道,“快请她进来。”

    没过多久,只见一身穿紫衣的美艳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正是魔教紫长老楚韵。

    秦书淮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人,因此对她自称是自己的朋友感到好奇,不由问道,“敢问姑娘是?”

    楚韵咯咯一笑,道,“秦帮主,本座长你二十多岁,你不喊姑姑却喊姑娘,倒也是张讨人欢喜的嘴。”

    秦书淮再细细一看,确定这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心想怎么她会大我二十多岁?难不成她练了类似欲女心经之类能保持年轻的功法了?

    于是说道,“在下眼拙,前辈勿怪。不过前辈看上去当真是个倾城绝色的姑娘,恐怕天底下人人看了都会这么认为。”

    “呵呵,油嘴滑舌。”楚韵又是一笑,道,“闲话就不多说了。我受沈溪之托来给你传个话,建奴大军已经过了香河,恐怕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兵临河西务了。秦大人要保漕粮的话,需早作准备才是。”

    秦书淮等人立即大惊,虽然他们知道建奴大军很快就到,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个时间与他们预想的,足足差了一两天!

    看来皇太极要的就是突袭!要不是岳托的三千铁骑凑巧与何可纲的援兵相遇,秦书淮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事!

    楚韵又说道,“还有,我教清水旗五百人到时候会过来助你们一臂之力。秦帮主,希望你能扛过这一关吧。”

    秦书淮一喜,如果要防守运河,有清水旗的人在就再好不过了。

    楚韵说完就大袖一挥,翩然而去。

    王宁立即说道,“来不及了。何将军,末将现在就带人去炸毁那三座桥,否则建奴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何可纲立即点头道,“那就有劳王将军了!”

    这时,却听秦书淮说道,“且慢!何将军,王将军,建奴既然早已有意夺取河西务,恐怕也想到了我们会炸桥!”

    何可纲一愣,问道,“秦大人何意?”

    “何将军是几时命令管制这三座桥的?”

    “自然是本将到了河西务,接过城防大印之后啊!”

    秦书淮道,“问题就在这里了!何将军,岳托三千精骑突然出现在河西务附近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难不成他能未卜先知,特地去埋伏你的不成?”

    何可纲细想了一下,顿时脸色一变。

    自己从玉田出来到达河西务,只需半天不到的时间。就算军中有内应,要想先跑去告诉建奴,建奴再带人来伏击自己,也绝对不可能在半天内完成。

    所以岳托绝对不是来埋伏自己的。那么他带这么多骑兵来这里做什么呢?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升起,何可纲说道,“秦大人的意思是,岳托的骑兵已经提前过桥了?!”

    秦书淮道,“恐怕不止是岳托!建奴攻打香河根本毫无压力,所以他们大可以派更多骑兵先期过河,为大军守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