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自成
    建奴过蓟州,直逼京畿,朝野震惊。

    作为京城门户的通州进入了全面戒严的状态,所有人都只准进不准出。通州城内锦衣卫、东厂的人如蝗虫一般四出,全城缉拿奸细,一时间通州城内的乞丐不论男女老幼全部关押,稍有反抗即格杀勿论。除了乞丐,其他任何可疑人物也一并遭到逮捕,而且不给任何理由。

    东厂的人借机大敛钱财,城内富户无不遭其勒索,稍有不瞒者便被按上奸细嫌疑的罪名就拉到了大牢,先打你脱得一层皮,再无限期关押,就算最后证明你不是奸细,出来时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通州锦衣卫中虽然也有个别人借此横财,但总体情况还好一些。一是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平时驭下相对较严,锦衣卫相对东厂本身就要好一些,二是通州锦衣卫平时由李敬亭带着,李敬亭也是个对下属严厉的人。

    不仅在通州城内,连城外方圆二三十里的区域内,也到处都是厂卫的密探。

    一时间,通州一带百姓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不过效果也是显著的,北丐在通州的内应几乎被尽数拿获。尽管还有很小一撮人隐藏在城中,但在极度的戒严下,任何人都无法从城中出来,后金绝对没办法再弄到情报,也不可能复制他们惯用的里应外合的伎俩。

    建奴在西进,朝廷在紧急布防,而各地勤王大军也在以极其缓慢的度聚集。

    事实上,自建奴破墙几日后,朝廷就已向各地连勤王诏书,要求各地大军迅开拔拱卫京畿。然各地响应者众,真正兵者少。或曰尚在召集,或曰择吉日开拔,但借口最多的是:粮饷未够,正在筹集。明末的边军有一个很奇怪的规矩,那就是平时你欠点饷没什么要紧的,但是一旦大军要开拔去作战,你就必须得先一笔饷银,到了目的地之后,再一笔。要是没有饷银,士兵很可能闹事,很多哗变就是这么来的。

    明末时期,朝廷都把银子砸在宁锦防线上了,所以各地驻军大都极为缺饷。所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没有饷银谁都不敢指挥军队出征,这也是号称四十万勤王军最后没几万能抵达京城的主要原因。

    但这其中又有例外。

    甘肃巡抚梅涣之在饷银不足的情况,抱着一颗忠君爱国的赤忱之心,以杨肇基为总兵,王国为参将兼先锋,带着几千兵就赶来勤王了。

    崇祯二年十一月二十八,甘肃勤王军抵达榆中县。由于开拔之前没饷银,所以军中一直流传着大军到榆中之后就饷银的说法,士兵们都很亢奋。要知道甘肃是全国欠饷最严重的地区,欠饷高达六成。不过直到当天晚上,士兵们都没有看到要饷银的迹象,于是几个胆大的老兵油子就召集了一些人,跑去县衙门问饷银的事。

    要说榆中县的县令也是倒霉,本来大军的饷银关他一个县令什么事?但军中传言饷银已经运到榆中,就在县衙之内。这或许是某个军官被问烦了随口说的,但那县令就倒霉了。饷银既然在你这,大家不找你找谁?

    一大群士兵气势汹汹地跑到县衙,县令也不敢怠慢,赶紧跟大家解释说我这真没什么饷银,不信你们进去搜。没想到这些急红了眼的兵也不客气,还真就把他绑了,然后进去搜饷银去了。

    饷银当然没有,不过这么一来却把参将王国给招来了。王国一看县衙聚集了这么多兵,而且群情激愤,心道不妙,这是要哗变哪!

    要说这王国的手腕也是很硬的,立即将带头五六个老兵给抓了起来,然后一顿鞭笞,想把这股势头压下去。

    这是处置哗变很正常的做法,不能说他做的不对。

    但问题是,他遇到的人不对。

    当他正在衙门口鞭笞那几个带头挑事的老兵时,有另外几个老兵押着县令走了出来。

    王国一看,领头的竟然是自己一手提拔的一个把总!

    他叫李自成!李自成!李自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国很了解这个叫李自成的家伙,这家伙在老家先是因为想赖账就杀了债主,然后又因为妻子跟人杀了妻子,最后走投无路,才带着侄儿一同投到了自己门下。自己是看在与他是同乡,祖上有些渊源,又有些同情他,便将他留下了,还渐渐提拔他做了把总。

    王国此刻的心里活动是悔恨交加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待李自成这么好,这小子竟然还要带着兵闹饷,给自己添堵。

    但是他更没想到的还在后头,而且接下来的事他这辈子都没机会想明白了。

    李自成见到王国在鞭笞那几个兵,就以为这事儿王国不打算善了。哗变要是往大了整,那可以是砍头的重罪。

    李自成可不想承担这样的风险,于是二话不说一刀劈死了王国。

    然后顺便再一刀捅死了县令。

    这种果断、狠辣且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处理方式,让他瞬间人气暴涨。

    李自成提着他们脑袋,对底下众人表了宣言,“弟兄们,我们为何从军?无非是想活命而已!如今官家不让我们活了,想让我饿死、累死、战死,你们说,我们还跟着他们干吗?”

    底下士兵一听,顿时都觉得很有道理啊。朝廷都不饷了咱还给他当什么兵啊?还不如当流寇,哦不,应该叫“义军”。当了“义军”,起码可以自己去富人家里“征饷”了啊,有了粮就是死也是饱着死的,总比饿着肚子给皇上卖命强。

    于是底下立即一呼百应,群情激愤,当即表示反了!

    李自成就带着聚集在衙门口的六百多兵连夜逃亡。杨肇基闻讯,立即派兵追赶,想要把这把星星之火给扑灭了。不巧的很,被派去追赶李自成的那些兵本来也早不想干了,追上李自成后就说,得,咱别打了,要不一块儿合伙干算了。

    李自成一听,这好啊!既然这样,要不再回去打听打听,看看还有哪些弟兄不想干的?

    于是竟然带着一两千人壮着胆子摸了回去,杨肇基一看他又回来了,当然是派兵再打了。

    两军一接,李自成这边的人就开始问对方,哎,哥们你还想在原单位干不?要不来入我们伙儿?包吃包住,抢了东西,啊呸,有了战利品咱均分,未来弄不好还能封侯拜相啥的,可带劲儿了。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甘肃军开始反戈,结果参与兵变的士兵数量竟然过了不参与兵变的!

    甘肃巡抚梅涣之无奈,只得带着一千余人跑回了甘州。而一腔热血的杨肇基则不甘心,带着仅剩的三百来人独自奔赴京师,誓要勤王到底!

    至于李自成,此时手下已有了两三千人,为了躲避官军的绞杀,他们立即向河州等地逃窜。

    一代枭雄,终于破壳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