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有眼不识泰山
    这时,又从里头出来一个黝黑的汉子,长得一脸横肉,凶神恶煞,倒是确有土匪老大的样子。

    “王师爷,虎子,怎么回事啊?”

    牛虎和王在余都张着嘴,仍然愣愣地看着张啸,对黝黑汉子的话仿佛没听到似的。

    黝黑汉子不禁讶异,浓眉一皱,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像张啸。

    此时的张啸一脸污血,怒容满面,眼中却是赤红一片,闪着晶莹的泪花。

    黝黑汉子看着看着,忽然眼珠子猛地一突,脸上的横肉一皱,大喊了一声。

    “千总大人!卑职、卑职想的你好苦哇!”

    说着,那汉子竟蹭蹭地跑过去,一下子跪在张啸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

    如同三岁的婴儿一般,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牛虎和王在余听到黝黑汉子这一哭,顿时回过了神来,也无比凄凉地大哭起来!

    “张大人!弟兄们想的你好苦啊!”

    张啸面沉如水,一脚将那黝黑汉子踹翻了,大骂道,“常达,老子没你这个兄弟!老子的兄弟都死了!老子……老子……”说到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两行热泪顺着面汹涌而下。

    噗通一下坐到地上,与常达头顶头肆意地大哭起来。

    常达紧紧地抱着张啸,牛虎和王在余也连滚带爬地上去,四个汉子紧紧地抱成一团,哭得个天昏地暗,撕心裂肺。

    秦书淮、赖三儿等人一下都懵逼了,合着这群土匪之前是张啸的属下?得,本来还想反抢他个土匪窝,给弟兄们补贴点油水的,这下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不过四个大男人哭成这样也是有点过了吧?抢戏也不是这么个抢法啊?

    哭了半天,常达才想起张大人还被绑着呢!当即给张啸松绑,一边解绳子一边还骂道,“这是哪个王八蛋绑的,老子要剁了他!”

    在场的土匪哪个敢声?尤其是刚刚上前绑张啸的那几个,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谁能想到这人居然是老大的老大?一个个都低着头默不作声。

    牛虎哭够了,也站了起来,立即替秦书淮等人松了绑。一边松绑一边说道,“各位兄弟,对不住了!我牛虎有眼无珠,不知道你们是我家大人的朋友,怠慢之处,还望海涵!”

    却听张啸怒吼道,“牛虎,还不跪下你绑架皇上御封的钦差大臣、蓟州游击兼锦衣卫千户秦大人,可知该当何罪”

    牛虎大惊,睁圆了眼珠子呐呐道,“钦……钦差大人?”

    张啸一脚踹在牛虎的小腿上,然后拉着他跪在秦书淮跟前,对秦书淮说道,“帮主,属下罪该万死!这些人原本都是属下在军中的下属……”

    秦书淮很是失落地打断道,“罢了罢了,都起来吧。”心想,本来想让这帮土匪装逼不成反的,没想到老子裤子都脱了,你他吗的告诉我这是你兄弟?这让我怎么下手?

    常达、牛虎、王在余都是大惊失色,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却已经官至蓟州游击,还是钦差大人?而且既然是蓟州游击,又怎么兼锦衣卫千户了?这两个系统的官职也挨不着啊!兼了就兼了吧,怎么张校尉还称呼他是帮主?这位秦大人的身份好像有点乱啊!

    尤其是牛虎,更是懵逼地一塌糊涂。本来他还以为秦书淮是只胆小的弱鸡,却没想到他的来头竟然这么大!

    常达一个头磕在秦书淮跟前,说道,“秦大人,弟兄们有眼不识泰山,实在罪该万死!求大人看在弟兄们可怜,又及时悔过的份上,饶了弟兄们吧!”

    秦书淮挥了挥手,道,“行了,不知者不怪。既然你们是张啸的属下,回头我罚他便是了!”

    张啸立即道,“属下甘愿受罚。”

    赖三儿笑嘻嘻地对张啸说道,“嘿,老木疙瘩,没想到你还是千总呢?难怪指挥起大伙儿来一套一套的。不过也是怪了,你好好的千总不干,来我江河帮做什么?要不是帮主赏识你,怕是你现在还在做小厮吧?哈哈。”

    “江河帮”三个字一出,常达顿时又是一惊。

    江河帮帮主秦书淮,年方十六,于遵化救下关宁四千铁骑,带关宁军飞夺罗文峪、石门寨,斩杀鞑子贝勒萨哈廉,后又在武林大会上力败群雄,凭独门绝技“斗转星移”威震武林!

    这些事迹如今武林中无人不知,他虽是小小一个草寇,却也听得过一二!

    此等震天撼地的大人物,如今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而且自己还把他绑了?!

    背后顿时湿了一大片。要不是今天恰好遇到了千总大人,自己这贼窝怕是早已经被这位秦帮主、秦大人给端了!

    这么想着,又重重地跟秦书淮磕了一个头,说道,“原来秦帮主便是威震天下的江河帮帮主,小的、小的当真是瞎了狗眼。求秦帮主大人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

    王在余和牛虎一听这少年就是江河帮秦帮主,也顿时傻了眼,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秦书淮对常达说道,“行了,起来吧常三爷,还有虎爷,王师爷。”

    常达立即道,“不敢不敢,秦帮主叫我常达就好了。或者直接叫我小名,三狗子就好了。”

    牛虎也赶紧语无伦次地说道,“俺、俺小名叫牛蛋!就是牛蛋的牛蛋。”

    秦书淮淡淡一笑,坐到一张石椅上,对两人说道,“那好,三狗子,牛蛋,现在要你们做两件事。”

    常达和牛虎异口同声道,“请秦帮主吩咐。”

    “其一,外边的山坳里还有我一千多弟兄,你们赶紧派人把他们接过来。赖三儿,你与他们一同去。”

    常达立即满口答应,然后点了几个人,与赖三儿一起马上就出了门。

    秦书淮又道,“其二,我有些好奇,你们本是官军,是怎么落草为寇的”说到这里,又转头看向张啸,道,“张香主,你的来历我一直没打听,因为我信你。你若还是不想说,就当我没问。”

    张啸立即道,“帮主,属下其实早想与你了,只是帮主公务繁忙,属下一直没找到机会。如今既然帮主问起,属下自当如实禀告。”

    顿了顿,张啸又道,“天启元年,属下是沈阳总兵陈略陈大人麾下的千户官,奉命驻守沈阳城外。”

    秦书淮一听,顿时脸色微变,道,“你是陈大人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