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威风岭
    冬日,天黑的早。

    今夜无月,唯有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在呼啸的北风中,迅给横岭铺上了一层银装。

    冷,刺骨的寒冷,这可能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

    每个人的头上、肩上都积了厚厚的雪,甚至连眉毛上都结了冰渣。伤者流出的鲜血也凝结成冰,一块一块地挂在身上,如同一块块经营的血琥珀。

    秦书淮紧了紧外衣,这件外衣被砍了十几个破洞,北风灌进来,当真如同刀割一样。

    严寒,对于大量失血的伤员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路上,已经有几十个重伤员被活活冻死了!

    “唰!唰!唰!”

    一千余人踩着厚厚的积雪,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漫天的大雪中,不声不响地前行。

    秦书淮牵着一匹马,马上趴着孟虎和不二散人。秦书淮刚从系统中买了两颗中还魂丹给这两人服下,不过看起来情况还是不太乐观。这一千多人几乎人人负伤,如果继续在这种酷寒条件下行军,将会有更多人活活冻死。

    但是他没法下令让全军休息。因为撤退仓猝,很多物资都来不及带走,现在全军上下连个帐篷都没有。而且为了防止暴露位置,他们也不能点火,所以一旦大家停下来,恐怕会冻死的更快。

    而雪上加霜的是,他们迷路了。这里谁都不熟悉横岭一带,五行旗虽有地图,但因为是在大雪纷飞的夜间,而且还是在一片苍茫的原始森林里,迷路再正常不过了。

    “唰唰唰!”

    一个人影飞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对秦书淮说道,“帮主,前方现一个山坳,北风灌不着,应该比较暖和”

    说话的是赖三儿。赖三儿和皮狗一同防守丙段,任务比较轻,所以两人受伤并不严重,就承担起前哨的活了。

    秦书淮立即说道,“传我命令,所有人立即前往山坳躲雪!天亮后我们再出!”

    将令传开,全军即刻转向,向山坳挺进。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千余人全部都进了山坳之中躲雪。

    这处山坳是自然形成的,不仅四面环山,能有效抵挡北风,而且地势较低,如同一个山谷,因而温度比外面要高。山谷之中,有一条小溪。溪水并未结冰,流水潺潺。

    这个地方对所有人来说,简直就是世外桃源。不少一屁股坐下后,表示打死也不走了。

    没有营帐,很多人找了棵大树一靠,便在又累又饿中昏睡过去。这是极其危险的,虽然这里温度比外头有所提高,但仍是极为寒冷,要是这么露天睡着,肯定会冻死人。

    秦书淮下令,点篝火!不限量,想点多少就点多少!

    点篝火容易暴露行踪,招来后金的追兵。但是秦书淮认为,与其被冻死,倒不如与后金战死。

    众人立即欢天喜地地点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小小的山坳里,顿时亮如白昼、温暖如春。

    或许是亮光惊动了野兽,山坳四周的野兽声此起彼伏。这里是原始森林,向来不缺野生动物。

    秦书淮叫来了张啸、皮狗和赖三儿,与他们小声说了几句。三人立即点头,又立即回去找来了十几个比较健壮的弟兄。

    秦书淮便带着他们往密林之中走去。走了不到一刻钟,果然现了前方有兮兮索索的响动,秦书淮从地上捡起一枚石子,二话不说“嗖”地一声打了过去。

    “嗷!呼呼!”

    看来是一头野猪。由于夜太黑,秦书淮吃不准它的头部在哪,所以不能一下将它杀死,于是这次多捡了几颗石子,“噗噗噗”地打了过去。以他现在的内力修为,说这些石子如同子弹并不为过。

    那头野猪又惨叫了几声,接着满地打滚,不过没多久就断了声息。

    点上火把,众人走近一看,果然是只硕大无比的野猪,体形足有两米多长!

    赖三儿喜笑颜开道,“这么大的一只野猪,这下大伙儿可以开开荤啦!”

    张啸说道,“咱们有一千多弟兄,怎么也得五六只。走,咱们再往里看看。”

    众人又往里走了一阵,忽然脚下一阵异常的响动,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不少人就被什么套住了脚,猛地倒悬在了半空之中。

    秦书淮也被套住了脚,不过他立即拔剑将绳子砍断,然后稳稳地回到了地上。十几个人中有五六个被吊了起来,不过秦书淮、赖三儿、皮狗、张啸等人修为都不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他们自然没用。

    四周很快出现了好几个火把,一下子冒出了三十多人,将他们团团围住。这些人都穿着厚厚的用兽皮制成的皮衣,看起来像是山中的猎户。

    为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壮实汉子,看着秦书淮等人冷笑道,“呵呵,胆子不小啊,敢来常三爷的地盘打野猪?”

    秦书淮淡淡一笑,道,“常三爷,哪个常三爷?”

    壮实汉子道,“我威风岭的常三爷你都没听说过?”

    秦书淮一听,心想莫非这里有个土匪窝?这倒是好,弟兄们一会儿可有睡觉的地方了。而且,回头还能跟这帮土匪打听打听方向。

    于是又道,“这里是威风岭么?好极,那这么说你们是土匪了?”

    壮实汉子哈哈大笑,“小子,算你说对了,俺们就是土匪,就是强盗。”

    话音刚落,赖三儿便跟着笑了起来,“哈哈,也是好笑了,这么几个臭鸟袋也可以聚众成匪啦?抢得到钱么你们。”

    一席话引得秦书淮等人都笑了起来,连吊在上头的几个江河帮人都笑得够呛。对于这些土匪,他们自然丝毫不担心。自从跟鞑子兵打过之后,再看这些土匪,他们就觉得简直是在一帮小屁孩玩。

    壮实汉子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冰冷地说道,“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不让你们见点血,还以为你牛虎爷是吃素的吧?”

    这时,一个土匪指着张啸说道,“虎爷,他穿着盔甲,像是官兵!”

    擦浪浪,三十多个土匪都是脸色大变,纷纷抽出刀来,似要拼命的架势。

    赖三儿等人见状,都是不屑一笑,纷纷抽出剑来,准备再杀一场。

    不过却被秦书淮制止了。

    秦书淮走到牛虎跟前说道,“虎爷,咱们不是官兵。这些盔甲是咱们买的,就为了图个安全,你看官军的盔甲也不是咱们这样的啊!”

    秦书淮给江河帮配的盔甲,和明军的盔甲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牛虎细细看了一下,现这些盔甲确实不是官军常穿的盔甲。再看这几人都是佩剑的,这也不是官军的制式装备,就又信了几分。

    秦书淮对众人说道,“大家冷静。这位虎爷不过是想求财嘛,咱们配合就是,何必动刀动枪的呢,要是出了人命那可怎么办?”

    众人都一头雾水地看了眼秦书淮,不过很快都想明白了。帮主这么做,估计是要好好玩玩这些土匪,咱陪他就是了。

    牛虎不禁鄙视地看了秦书淮一眼,心想其他几个人倒像是汉子,就这个小子最怂。不过也好,只要他们肯配合,自己也就不用出手了。

    于是上前笑着拍了拍秦书淮的肩,说道,“小子,还是你最明事理。这样,把你身上的钱都掏出来,虎爷就放了你。”

    秦书淮说道,“这样就行了么?虎爷真仗义,我以为你要绑我们回山寨,再跟我家里要钱呢!”

    牛虎一听,顿时问道,“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秦书淮摇头道,“没做什么,就是做点小买卖而已。”

    牛虎眼睛一瞪,恶狠狠地说道,“你最好老实说,要是被虎爷我查出来你在说谎,这里一个都活不了。”

    赖三儿跟了秦书淮这么久,一下子就知道秦书淮想做什么了,立即说道,“秦公子,都这会儿了你咋还不说实话呢?虎爷,这位秦公子家里是做布匹生意的,家在玉田县,家里的资产那在玉田也是排的上号的啊!”

    秦书淮“怒”道,“赖三儿,你怎么能告诉他们这些?这下他们还不得把我们绑了当人质?”

    赖三儿道,“那总比被虎爷一刀砍了好啊!反正你家有的是钱,给个几千几万两的又不算什么!”

    牛虎听得两只眼睛闪闪亮,当即大笑起来,“好!好!弟兄们,把他们绑起来!”

    话音一落,几个举着火把的壮汉走了过来,利索地将他们绑了起来。看到秦书淮选择束手就擒,其他人也就都不反抗了。

    土匪们兴高采烈地押着秦书淮一行,向某个方向走去。没过多久,便来到了一处山寨。

    这个山寨位于一处山谷之中,规模不小,占地足足几十亩。一路上设了不少岗哨,借着险峻的地势,倒也易守难攻。

    秦书淮等人被押入一处山洞之中。这处山洞极大极深,里头四通八达,容纳几千人一点都没问题。山洞里头被隔成了一个个房间,涌来住人。

    “王师爷,王师爷,我绑了个好票,这下咱们财啦!”牛虎兴冲冲地朝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说道。

    王师爷饶有兴致地看了眼秦书淮等人,忽然脸色一变,说道,“这些人怎么穿着盔甲?盔甲上为何有血迹?”

    牛虎道,“师爷放心,这些盔甲不是官军的,我还能看不出来嘛!至于血迹,之前天太黑倒是没看清。不过管他的,反正绑都绑了,还怕他作甚!”

    秦书淮呵呵一笑,道,“想不到这小小的威风岭里还有师爷呢,配置倒是挺全的。”

    牛虎眼一瞪,指着秦书淮道,“小王八蛋,让你说话了吗?再说一个字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秦书淮又笑,“我要是不说话,怎么和你们谈价码啊?快去把你们老大叫出来。”

    牛虎大怒,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根鞭子就要往秦书淮身上抽去!

    却听张啸一声怒吼,“牛二,不长眼的狗东西,不想死就把鞭子放下!”

    牛虎的手举到半空,顿时愣住了。

    牛二是他的小名,他不明白眼前这个满脸血污的汉子是怎么知道自己小名的。

    再细细打量了这人一番,忽然又觉得有些眼熟。

    张啸又冲“王师爷”吼道,“王在余,你个老王八!他娘的老子以为你死了,没想到你在这当土匪,害老子白帮你盖了个衣冠冢!”

    王师爷的眼珠子骤然爆凸,缓缓地张开嘴,要喊却喊不出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