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横岭大捷
    秦书淮听完,更加确定这个没心的来历不简单了。  心想,莫非他是教中地位极高之人的儿子?

    想到这里,忽然眼前一亮。记得武林大会时章太城曾经说过,魔教教主燕无月有一子,名叫燕悔之,年纪与自己一般大!

    没心……没心就是心每?那岂不就是个“悔”字?!

    是了,他就是燕悔之!除了这个可能,别的也解释不通!

    那么他之前用的诡异的功夫,难不成就是三宝秘卷中“屠龙卷”上所记载的“天地功”?若真是如此,那武林中人人觊觎“天地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能让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进入玄通境一等的神功,任谁见了都会眼红!

    秦书淮定了定心神,说道,“吴旗主、逐一老哥,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带他出去!”

    话音刚落,却听没心说道,“秦帮主也太小瞧我了吧!我身为日月教徒,岂有抛下教友独自偷生的道理!吴旗主,逐一散人,你二人也莫要多说了,我与你们一道杀出去便是!”

    秦书淮替没心荡开了一剑,说道,“勇分忠勇和愚勇,你若不顾大局死在这里,便是愚勇,蠢蛋才会这么做!”

    没心又杀了一个鞑子兵,怒道,“本以为秦帮主是个豪情盖世的少侠,却不想也是这般贪生怕死之人!”

    秦书淮没工夫与他打嘴仗,杀了几个鞑子兵后对逐一、吴烈说道,“两位大哥,今日秦某只能先保我家孟虎护法与贵教没心少侠了!二位大义,想必不会怪在下吧!”

    秦书淮自信凭自己的踏雪无痕,必定可躲过后金的弓箭和轻功高手。但自己最多只能带走两个。一个带魔教的没心,一个带自己帮中的孟虎,相信逐一和吴烈也不会说什么。

    逐一和吴烈此刻都身负多处重伤,真气也大为不继,自然知道秦书淮一走,他们是决计逃不出了。

    不过两人却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秦帮主且去,我等无需挂怀!”

    “是也,只要秦帮主护得没心出去,我二人已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了!”

    秦书淮一手抓住没心,一手抓住孟虎,然后施展出踏雪无痕轰然跃起,踩着后金兵的肩膀窜了出去!

    “嗖嗖嗖!”数十枚弩箭瞬间击,冲秦书淮呼啸而去。同时,十几名轻功极佳的巴牙喇兵也纷纷跃起,拦在秦书淮面前。

    秦书淮脚尖轻点了下一个后金兵的肩膀,用出了“迷踪闪影”,以令人咂舌的度侧移了几米,躲过了背后的弩箭和前方巴牙喇兵的堵截。然后又纵身一跃,顿时又窜出几十丈远,眨眼间就甩开了后金弩手和巴牙喇兵!

    树上,紫衣女见状也不由淡淡一笑,赞道,“好俊的轻功,这等轻功怕是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及得上了。”

    绿衣女点点头,“是啊,还是金长老说的对,这人留不得。紫衣长老,您说呢?”

    紫衣女不置可否地一笑,说道,“好了,去把吴旗主和逐一那老头救出来吧,要不然白长老又要说我们见死不救了。”

    绿衣女气鼓鼓地说道,“白长老不救自家人,却去救那个姓秦的,真正是能让人气糊涂,又气又糊涂!”

    后金的包围圈中,只剩下逐一和吴烈了。

    战斗已经停止了,两人浑身是血,都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此刻别说再打,就是站起来都困难了。

    有个汉人厮卒上来,对他们劝降。后金知道这两人地位不低,希望能劝降他们,向他们打听这场埋伏的前因后果。这对后金来说很重要,直接关系到他们的下一步行动。

    逐一和吴烈听完汉人厮卒的话,都只是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猛烈地咳嗽,血沫不断从他们嘴角涌出。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袅袅之音中包裹着绵绵不绝的内力,让逐一和吴烈顿时都精神一阵。

    “哈哈,紫长老来啦!”

    魔教三音,指的就是紫、白、金三大长老。其中“白”是白魔笛沈溪,“紫”便是这位紫衣琴女楚韵。

    楚韵紫衣飘飘,如仙如幻地从天而降,轻轻立于一棵树梢之上。轻抚了下琴弦,出一个悦耳的音符,底下之人无不感到莫名的愉悦,有些痴醉地看着树顶之上的那位美人。

    楚韵又拨动了一根琴弦,一股无形的真气随着弦动弹射了出去,穿过一个后金兵的喉咙,那名后金兵顿时脑袋一侧,倒在地上!

    底下的后金兵顿时如梦初醒,纷纷惊呼,“杀!杀了他!”

    楚韵羊脂玉一般洁白而修长的玉指飞拨动琴弦,顿时无数杀人之音弹射而出,如同一柄柄无坚不摧的飞刀划过一个个后金士兵的身体。

    围在逐一和吴烈周围的后金兵倒下了一大圈,魔音却仍在继续,这次却是变了方式,不再杀人,而是让方圆几十米之内的后金兵一个个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嗖嗖嗖!”无数弩箭射了上来。

    楚韵重重地拨动了两下琴弦,伴随着低沉的音调,跟前立即掀起一股强大的气旋,竟将这些弩箭统统吹至一边。

    众人无不骇然!

    就在所有人一愣神的功夫,楚韵青袖一扬,长琴骤然远去。接着身形骤然一晃,翩然而下,如轻灵的燕子点过湖面,迅抓起了逐一和吴烈,长笑而去。

    ……

    此役,江河帮和魔教都损失惨重。甲段两千守军近乎全军覆没,而乙段、丙段、丁段的守军也损失了六七百,总计四千人的部队,只剩下了一千多人。

    但他们的牺牲,换来了后来被称为“横岭大捷”的辉煌胜利。

    在伏击圈内,短短半个多时辰,后金六千大军近乎全军覆没,侥幸活下来的只有五六百人。而在进攻甲段防区时,他们又损失了三千多人,这三千多人基本都是主力精锐。

    也就是说,后金在横岭损失了九千人,其中六千是主力,只有三千是厮卒。

    更让皇太极痛心的是,手下爱将阿巴泰战死,阿济格也身受重伤,不得不卧床修养。

    皇太极当初带进塞内的大军,不算厮卒,共有精锐三万四千人,经过遵化战役和此次横岭大战,如今已经损失了一万,只剩下两万四了。这其中,有六千在石门寨牵制赵率教,实际现在他的手上只有一万八的主力。

    翻越横岭的小道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了,要将道路清理出来至少需要一两天时间。而事实上现在清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明军已经知道他要从横岭潜越蓟州,所以他必须立刻撤出这条危险的小道,否则若是被明军两头围堵,那可就真的成了瓮中之鳖了!

    皇太极又一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沮丧和愤懑之中。

    那个无形中一直牵绊自己的力量又回来了。他无处不在,总能洞悉自己的一切行动,并在最重要的时刻给自己重重一击。

    只是这回,他终于知道了这股力量的源头在哪。

    那个人,叫秦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