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战!(一)
    “鳌拜!”

    秦书淮大喝一声,长剑一抖划出一条白练,直奔他的咽喉刺去。  这一剑集中了穴道真气和赤连剑气,确是有雷霆万钧之势,凌厉至极!

    “当!”

    长刀一划,没有丝毫花哨地砸在长剑之上,两者轰然相撞,犹如火星撞地球,迸射出一阵耀眼的火花!

    刀剑蜂鸣,气旋激荡,平地劲风起!

    两人的眼中同时露出无比的惊讶。

    秦书淮惊讶的是,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的鳌拜,此时的修为竟隐隐给人一种中成境的感觉!中成境是什么概念?少林达摩院座智空的修为才中成境八等!目前武林中已经达到中成境的高手,除了智空和“僧神、道仙、魔圣、女帝”,据秦书淮所知,再无一人!

    但这些高手,哪个不是四五十岁打底?有些甚至七老八十了!鳌拜三十岁进入中成境,即便是在秦书淮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甚至在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也有系统的帮忙?

    鳌拜心中的震撼比之秦书淮又何止高了十倍?他自己三十岁进入中成境,自认已是天下第一的练武奇才,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子,竟然也隐隐有中成境的感觉了!

    中原武林,什么时候厉害到这等地步了?如果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子都可以到中成境,那他的师父该是什么修为了?

    想到这里鳌拜就后背一凉。

    但细思之下,又觉此事极为可疑。若是中原武林中成境的高手遍地,那中原那个朝廷不早就被推翻了?

    对了!北丐那群叫花子似乎提起过,中原武林中最近出了一个妖孽般的少年,年纪轻轻便在武林大会上打败了各路群雄,甚至与少林派的达摩院座都打了个平手,莫非他们说的少年就是他?

    想到这里,鳌拜用并不纯正的汉语说道,“你就是秦书淮?”

    此时在后金的地盘里,汉人与满人已经混居多年,因而满人会讲汉语的也不在少数。

    秦书淮回过神来,虽心中惊诧未平,不过还是冷冷一笑,做出一副轻蔑的样子,说道,“正是小爷。鳌拜,你功夫这么好,却为何只做了一个小小的巴牙喇统领?不如投降大明,我保你个大官当当如何?”

    秦书淮说中了鳌拜的逆鳞。他自十八岁起便南征北战,自认论武功、论战功在军中都不输于任何人。不过,因为他的出身不如那些贝勒高贵,而且还犯了那么几次小错误,所以至今都不过一个小小的巴牙喇统领!这是他此生最为介怀的事情,却被秦书淮拿去当了笑柄!

    鳌拜心中大怒,不过脸上却是平静如水,冷冷说道,“我要做你们明国的大皇帝,你们给吗?”

    秦书淮讥诮道,“大明的皇帝可不是人人都能做的,而且做大明的皇帝真的没意思,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不过,你投降我们之后,我可以让你做满人的大汗,把黄台吉那个老家伙给踹了,你看如何?”

    鳌拜对皇太极忠心耿耿,史料记载他还为皇太极挡过刀,听秦书淮这么一说,眼中的杀意就更为凛冽。

    长刀一提猛地冲秦书淮头上劈去,大吼,“黄毛小儿,竟敢辱我大汗!”

    秦书淮身子一侧,避开这刀,然后长剑如毒蛇一般点向鳌拜的胸口。鳌拜长刀一磕,荡开了这剑,接着手腕一转,刀锋化作一道月牙形的寒芒,伴随着尖厉的破空之声冲秦书淮胸口划去!

    这一刀仍然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却势大力沉,快如闪电,以秦书淮的修为,竟也看不清刀锋所在,只能看到一片寒芒呼啸而来!

    他从未遇到过用刀如此之快、之精、之烈的高手!

    千钧一之际,他近乎本能地用出了踏雪无痕第五层中的极品身法“迷踪闪影”,身体骤然一倾,瞬息之间向右闪出了三米。

    冰寒的刀锋从“秦书淮”的胸口划过,似乎瞬间将他劈成了两半!鳌拜正要得意,却见眼前哪有什么人?刚刚那“人”不过是个残影罢了!

    鳌拜大骇,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又是什么轻功了?简直闻所未闻!人的度可以快成这样吗?

    秦书淮闪开这刀之后,趁鳌拜分神,立即以电光火石般的度向他刺出一剑。这一剑照样凝聚了赤连剑气与穴道真气,奇快无比!

    当鳌拜立即感觉胸口一阵寒意袭来,不由更惊,此时回刀格挡必然来不及,于是只好脚尖力向后一纵。

    然而鳌拜的轻功虽好,却比秦书淮的剑仍是慢了半息。

    “噗呲!”

    长剑刺开了鳌拜的盔甲,穿透了他的内甲,却在最后关头,忽然碰到一层绵软的东西,骤然一滞!

    就是这一滞,让鳌拜有惊无险地躲过了一劫!

    秦书淮心中又是一惊,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四个字,“金丝软甲”。

    金丝软甲是鹿鼎记中韦小宝从鳌拜府中抄家得到的,难道历史上的鳌拜真有这种宝物?

    想了想,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小说是小说,这些杜撰的事情不可能真的生在这里。后金的巴牙喇兵本身就穿着三层护甲,鳌拜作为巴牙喇统领,自然也是穿着三层,而且可能材质要比普通的巴牙喇兵好,所以防御力极高。更重要的是,在自己刺中他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向后退去,这就抵消了很大一部分力道,所以自己才不能一剑穿透他。

    鳌拜此时已经惊骇得无以复加了。刚才若不是自己身穿三层厚甲,恐怕已经被长剑穿透,一命呜呼了!

    “那群叫花子说的没有错,这小子就像妖孽一般!今日若不除了他,他日必成我大金的祸患!”

    鳌拜想到这里,便抛开了所有杂念,大脚一踏,便再次纵起,向秦书淮攻去。

    秦书淮与鳌拜酣战之际,无数后金兵继续如潮水一般涌上来。此时,到达山头的后金兵达到了两三千人之多,其中还有近两百的巴牙喇兵!

    真正的苦战开始了!

    赤火旗和黄土旗以五十人为一阵,总共分成四阵,在旗手的号令下,以变幻莫测的阵型和神出鬼没的杀招收割着人头。不过没多久,后金又赶上来五十弩手增援,这些弩手见他们的阵型杀伤极强,便毫不犹豫地集中火力向他们猛射。密集的箭雨给他们造成了不少杀伤,一轮齐射下来有二十几人倒地。

    两旗立即变幻阵型,处在阵型最外侧的变成了右手套着直径五十公分左右小盾的教众,如此一来大大降低了弩箭的伤害。不过,无论防御地多好,这些弩箭总归能对他们造成威胁。于是,不二散人立即带着十几个教众冲入弩手阵营,打算冒险要将他们除掉。

    后金军见到此景,立即呼啦一下将他们围了起来,人数足足有两三百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