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鳌拜!
    秦书淮一见那人,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这人身材雄伟,长刀霍霍,正是之前阿巴泰身边的那员猛士!不由心想,他刚刚不是走在队伍最前端么,怎么这么快就出现在了这里?可见此人轻功异常了得!不仅如此,而且他的战术修养极佳,知道要打破埋伏圈,非从前端攻来不可。因为埋伏圈中的兵已经大乱,他根本组织不起多少人就地反攻,而且自下往上攻困难极大,所以只有来到埋伏圈的起始点位置,与并未受到伏击的大军汇合,他的作用才能挥到最大!

    扬古利看到来人,顿时一喜,大声用满语喊了一声。

    秦书淮不懂满语,但依稀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字眼!

    “obio!”

    这个音他极有印象,却想不起到底在哪听过!直到他身后一个原蓟州守备军把总惊惧不已地大喊了一声。

    “鳌拜!”

    秦书淮猛地一怔,血液忽地往上一涌!

    他就是号称满洲第一勇士的鳌拜?我擦,年轻时的鳌拜就这么猛了?!

    作为后世穿越而来的人,秦书淮不可能不知道鳌拜。

    鳌拜,出身瓜尔佳氏,苏完部族长索尔果之孙,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清朝三代元老。他的出身并没有多尔衮等各大贝勒显赫,但硬是凭着赫赫战功获封公爵,是无可争议的实力派。

    鳌拜的出生年月历史上并无定论,但此刻秦书淮目测来看,他不过三十左右的样子。而且,他现在似乎也并不是多大的官,顶多就是巴牙喇军中的一个统领而已。

    所以,照道理推断,他现在应该还没有获封“满洲第一巴图鲁”吧?但从那位把总无比惊恐的语调当中,可见他已经隐隐有让明军闻风丧胆的“威名”了!

    鳌拜只带了五个贴身的巴牙喇,提着长刀来到扬古利身边,叽里咕噜地用满语说了几句,然后冷冷地看着对面的明军。

    山崩止住了,扬古利并不急于进攻,而是等待后续援兵的上来。他每等一秒,伏击圈内就有数个后金兵死去。但是扬古利不得不等,因为他凭经验就看出,对面的一千多明军和自己以前遇到的完全不同,若是自己带五百人冲上去,必定有去无还。

    鳌拜也是不急不躁,虽然眼中满是不屑,却也并没有嗷嗷喊着冲上来,从这点看此人并不是单纯的武夫。

    而秦书淮这边也不急于进攻。刚刚的崩塌造成了一个直径五百米左右的大塌陷,塌陷又在山腰位置,所以后金援兵要想过来,势必要继续往山上爬,才能绕过来。

    所以秦书淮将部队拉到了这座小山的山头位置,死死地掐住后金援兵要绕过塌陷区的必经之路。这里地势比之前更高,反而更有利居高临下地防守。

    一切安排完毕后,后金那边也聚集了约两千精锐。这些精锐都是正规军,没有所谓的“厮卒”。

    当然,源源不断的后金也在继续涌上山头。

    一声高喊后,扬古利带着后金兵起了第一轮冲锋。此时赤火旗的火油所剩不多,于是改用“霹雳雷”。甲段的赤火旗就是料到会与鞑子援兵有一场恶战,所以在一开始伏击时只用了火攻,并没有用霹雳雷。

    后金虽然紧急,却也凑了五六十盾兵,穿着厚甲,钉在最前头。

    这些盾兵对付弓手和弩手自然是极好的,但是对付霹雳雷就没什么用了!

    放这些盾兵到距离自己七八十米的位置后,赤火旗的霹雳雷开始威了!

    一个个霹雳雷雨点般地往这些盾兵的头上砸去,而且都精准无比。十个霹雳雷大概能引爆八个,赤火旗一轮扔二十个,三轮扔下来这些盾兵几乎无一幸存!

    接着,霹雳雷就往人群密集的地方飞了,又是三轮扔下来,地上又躺了一片鞑子兵。这些鞑子兵并非全死,大多数人都是断手断脚,鲜血狂飙。不过按照明朝的医学条件,他们基本都活不下来,只能无比痛苦的等死。

    连续而剧烈的爆炸引得小山又是微微抖动,秦书淮很怀疑哪里会不会再来个塌方。

    后金兵马上学乖了,进攻时的队形开始不那么密集,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杀伤。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后金兵越来越近了,很快双方的距离不足三十米了。

    江河帮的盾兵已经用盾牌搭起了铜墙铁壁,五十名弩手躲在他们身后开始威了。三连的强弩只需一轮齐射就是一百五十枚,这些弩手又几经大战的考验,此时的准头已是极佳。

    “嗖嗖嗖!”“嗖嗖嗖!”

    伴随着有节奏的声音,冲在最前面的后金兵纷纷倒下。这些强弩几乎都瞄着他们的脖子和脸打,极为明智地避开了他们穿着厚甲的胸膛!

    后金临时凑来的十几个弩手也开始还击,不过在一百面大盾组成的铜墙铁壁下,他们的弩箭毫无用处!

    因为没有盾兵,后金兵再一次死伤惨重。但是前方的后金兵没有得到扬古利躲避的命令,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扬古利不是那种只会让士兵送死的指挥官,但此刻他也只能让手下继续往前冲!因为他知道,自己每晚一秒,被伏击的后金勇士就会多死几个。而且,最要命的是,伏击圈中还有最受大汗宠信的阿济格贝勒,以及军中地位不低的阿巴泰贝勒!

    后金士兵如潮水一般冲上来,很快弩手的弩箭打光了,双方进入了贴身肉搏阶段。

    一百盾兵组成的铜墙铁壁自动分散,佯装与攻上来的金兵肉搏,很快山头上聚集了两三百后金兵。这时,江河帮盾兵又忽然聚集在了一起,瞬间将这两三百后金兵与山下继续冲上来的后金兵隔开。

    黄土旗、赤火旗此时都已成阵,在旗手的指挥下冲这两三百金兵杀去。

    秦书淮也不敢示弱,带着六七百江河帮人杀了过去。

    没有丝毫悬念,这两三百金兵很快被彻底歼灭。后金的马兵或许在野战条件下所向披靡,但是换做步兵就没那么犀利了。再加上有赤火旗和黄土旗在,他们只有接受屠杀的份!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这只是暂时的!

    “轰!”伴随着一阵闷响,两三个盾兵骤然飞起,他们盾牌竟然断成了两截!

    秦书淮循声看去,只见一小山般雄壮的男子,提着长刀如入无人之境般地杀了进来!

    “鳌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