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了!
    大队人马沿着崎岖小道缓慢前行。  秦书淮下令,一路上无论是道上的乱石还是横入道上的树枝都不得乱动,尽量保持这条小道的本来面貌,只有实在过不去的时候,才能挪动道上的障碍物。此外,黄土旗的人走在最后头,他们驾轻就熟地掩盖住大队经过的痕迹,使这条路尽量保持原貌,即便有部分损坏,也只能让人认为是个别采药人路过的痕迹。

    七八里的山路,全队小心翼翼地走了半天,直到傍晚才抵达埋伏地点。

    秦书淮环顾四周,这里是溪谷深处,草木苍茫,一人多高的灌木以及常绿的针叶林为埋伏提供了极佳的掩护。

    两千原蓟州守备兵,这时被全部打散,分插到江河帮的两个堂口。很多江河帮的普通帮众一下子升了官,手下都带着十几个官兵“小弟”。

    而张啸,此时已经升任了秦书淮的副将,包括蓟州守备兵在内的三千余人全部都归他指挥。他一刻都没有闲着,安排好扎营以后,立即带着皮狗、赖三儿以及原蓟州守备兵的十几个把总考察这一带的地形,以便确定最佳的埋伏位置。

    而魔教的赤火旗和黄土旗则自行行动,他们拿出各种工具仔细勘测了很久,也选定了各自埋伏的位置。

    此时天色已黑,全军都找到自己的埋伏位置后,就地开饭。按照秦书淮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点明火,自然也不能埋灶做饭了。于是在寒冷的山风中,众人只能啃着冰冷坚硬的干粮果腹。

    之后,秦书淮又带着孟威,趁夜色展开轻功,踏着树枝前往谷口,充当暗哨。

    一夜无事,建奴大军并没有来,不过这也是在大家预料之内的。

    第二天一早,厚土旗继续开工。不过这次他们并没有在小道上做文章,而是在埋伏地的四周勘察。江河帮的弟兄们第一次见黄土旗作业,见他们手里拿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具,有些好奇的就去打听这是什么东西,不过没有一个厚土旗的人搭理他们。

    黄土旗的人在山的背面砍掉不少树,又清理了很多乱石,这些乱石有些体型比较大,就被黄土旗打磨成了近似圆球的造型,然后被运送到了各埋伏点。

    同时,他们还在纸上涂涂画画。江河帮的人看不懂,原蓟州守备军的人也看不懂,于是也都不再追问了。

    厚土旗在忙活的同时,赤火旗也没闲着。他们到处搜集枯树枝,结成一个个大圆球。此外,这次他们还拿出一个个圆滚滚的东西,那些东西的外壳是金属材质,上头有孔,孔上有根火线。赤火旗的人还好说话一些,在大伙儿的一再追问下,终于透露这玩意叫“霹雳雷。”

    整整忙活了一天,到了太阳下山之时,厚土旗给了每个埋伏阵地的头儿一张地图,上面清晰地标明了埋伏以后该往哪撤退,撤退时应该注意哪些地形。这时大家才意识到,原来厚土旗是给大伙儿找后路去了,一个个都无比佩服。

    赤火旗也忙活好了。每个埋伏的阵地都来了二十来个赤火旗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扛着大包小包,而且用枯树枝结成的圆球也带来了十几个。

    张啸这边,趁着建奴大军还没来,先拉着队伍到山的背面,演练伏击战术。江河帮的帮众此时对这一套已极为熟练,但原蓟州守备兵却反而极为生疏,甚至毫无章法。张啸也不留情面,指出了这些士兵在行动时的弱点,并直斥这样是会拖累所有人的。再加上向来嘴贱的赖三儿不断冷嘲热讽,原蓟州守备兵的十几个把总不干了

    都是两个卵蛋的汉子,怎么就你们江河帮行我们就不行了?弟兄们平时缺饷,根本无心操练,要是操练起来是你们这些混江湖的泥腿子能比的?于是各把总立即对老部下们下了令,谁不认真操练丢大伙儿的脸,就揍谁丫的。这些兵虽然被打散了,但是这些把总的威信尚在,所以没人敢不听。

    张啸其实对他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他们掌握冲下山的时机,同时下山后还能保持一定阵型不要乱就好了。加上原江河帮帮众手把手指导,他们倒也进步的很快。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到了第三天,所有的操练和额外活动全部停止,大队全部进入预定的埋伏位置。

    因为建奴大军如果要潜越蓟州,很可能就在这几天了。

    秦书淮和孟威分别坐在一棵大树的树顶上,透过茂密的树叶静静地看着谷口位置。那个望眼欲穿的位置他们足足盯了三天。

    北风呼呼地刮过,秦书淮不由地缩了缩脖子,心想这时候要是能窝在被窝玩手机该多好。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北方地区更是寒冷刺骨。林中的山风本来就猛烈,加上他坐在高处,寒风更是玩命地往他脖子灌,即便他有深厚的内力可以御寒,却依然冻得瑟瑟抖。当真是一个高处不胜寒。

    本来他可以不用来的,让孟虎来也行。但这次伏击事关整个己巳之变的进程,他没法淡定,所以决定亲自前来。

    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看皇太极究竟会不会像历史上一样,潜越蓟州了!

    秦书淮在心里又默默地盘算了一遍,以皇太极的性格以及后金如今面临的情况,他除了潜越蓟州,还有什么可能性。最终的结果是,他已经想不出皇太极还能怎么做了!

    正午十分,阳光格外的耀眼,不过也驱散了一些寒冷,平添了一丝温暖。

    秦书淮抬头看了看远处,忽然心头猛地一震。

    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长长的黑影缓缓而来!

    几乎同时,孟威也噌地一下窜到了秦书淮所在的那棵树上,语气激动地说道,“秦大人,建奴来了!建奴来了!”

    秦书淮也是浑身热血沸腾,心跳不断加!

    皇太极、多尔衮、代善、莽古尔泰、岳托、阿济格、济尔哈朗、阿巴泰、豪格……

    大清的缔造者们!我,秦书淮,在这里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