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哗变(二)
    听完老兵油子的话,赖三儿怒喝道,“大人问你话呢,还有没有同党?”

    那老兵油子脖子一横,大笑着站了起来,“没了,就老子一个!大人要立威,杀我一个还不够吗?”

    秦书淮见此人颇有几分骨气,便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家中有些什么人?”说话时语气已不再阴冷,而是平静如水。

    老兵油子说道,“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牛大山,通州府牛家村人士。家中只有七十老母一人。”

    秦书淮翻身下马,替他整了整衣冠,说道,“你放心,家中老母我会替你照料,保她衣食无忧。”

    老兵油子听完秦书淮这番话之后,就知道自己将会有怎样的命运了,于是哈哈一笑,“好极好极!希望大人不要食言。”

    秦书淮点点头,道,“放心,本将决不食言。”

    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押下去,军法处置!”

    “是!”

    立即上来二人,将牛大山押了下去。牛大山大笑而去。

    不多会,他的级呈了上来。

    滴答、滴答!

    鲜血不住地往下滴,整个营寨鸦雀无声,只有鲜血坠地的声音重重地回荡在每个人的耳畔。

    秦书淮知道,哗变之事肯定不止牛大山一人挑头,但牛大山说的对,立威只杀他一个足以。如果一个个追查下去,那么所有人都会人心惶惶,自己将在他们眼里变成一台冰冷的杀人机器,也不是什么好事。再说,说白了这件事上,朝廷也是有责任的。

    这时,张应元的三十大板也打完了,屁股上满是鲜血,被带回来的时候只能趴在地上了。

    秦书淮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张应元道,“张守备,如今蓟州官兵欠饷三月,可有此事?”

    张应元趴在地上哼哼唧唧道,“大人,欠饷三月那还是少的,朝廷已经半年没饷啦!下官为了弟兄们的生计,多方筹措,这才66续续地了一些!但是到了这会儿,下官连内人的饰嫁妆都给当没了,手中确实没钱了!但是弟兄们不明实情,以为是下官贪墨了,哎哟,冤枉啊!大人可以详查,下官若贪了半分军饷,大人就把下官抽筋剥皮吧!”

    秦书淮道,“此事本将自会核实。若如你所说,朝廷定会还你个清白。”

    说完,他又在心里算了下。明末的士兵一年饷银大概在1o18两之间,欠三个月的话大概是每人三四两的样子。这里有两千人左右,估计得有六七千两饷银。

    看来还是得出点血啊!立威虽然重要,但是饷银的问题不解决,这些人终归是心里带着怨气的。

    幸好孙承宗在宫里的时候提过,说原先蓟州的守军在闹饷,所以自己出门的时候带了些银票。大爷的,这些银票还是大伙儿来贺老子大婚的份子钱,老子还没焐热就得散给这些丘八了!

    冲众人说道,“各伍的把总出列!”

    十几个把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惊惧之色,纷纷心想,这个钦差大人莫不是开始要治我们这些把总的罪了?这些把总之中,还有好几个就是这次哗变的领头人!

    不过这种时候谁敢说个不字?没看到他手下都是些什么兵吗?一个个如狼似虎,就说刚刚那个跃上望台的高手,怕是整个蓟州都找不出第二个了。

    十几个把总战战兢兢地出列,规规矩矩地排成一排。

    秦书淮冲他们厉喝道,“尔等身为把总,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本应上体朝廷之难,下闻百姓之苦,恪尽职守、鼓舞士气,把力气用在驱除鞑虏之上。如今却纵容下属挑头闹事,动摇军心,尔等可知罪?”

    十几人立即统统跪下,齐声道,“卑职知罪。”

    秦书淮冷冷地看着这些人,久久不一语。

    凛冽的北风吹过,所有人不禁都打了个寒颤。

    秦书淮又喝道,“都抬起头来!”

    那十几名把总缓缓抬起头,却无人敢直视秦书淮。

    秦书淮又道,“秦某人向来有一说一,聚众哗变是死罪,军法无情,诸位死罪难逃!”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但欠饷讨薪,乃是天经地义,人之常情!”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战战兢兢地看着秦书淮,不明白他究竟是何意?

    秦书淮指了指牛大山血淋淋的脑袋说道,“你们的死罪,牛大山替你们扛了!记住,是他救了你们!因为他,我才知道蓟州军中原来还有汉子,还有铁骨!”

    众人纷纷看向牛大山的脑袋,内心无不感怀。牛大山是个老兵,也是个把总,平时在军中威信就颇高,这次他一人抗下了死罪,弟兄们谁不感念,谁不佩服?而这秦大人虽然年轻,但当真是个有一说一的人,他杀了牛大山,却并没有污他名声。

    秦书淮顿了顿,又道,“至于你们的饷银,本将替朝廷了!记住,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无需感谢朝廷,也无需感谢本将!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

    几句话说的在情在理,毫不矫情,让所有人都是深以为然!

    死罪免了!要饷了!

    沉默的氛围之中,这个让所有人无比振奋的消息通过眼神在彼此传递!

    秦书淮对身边的赖三儿轻声说了几句,赖三儿心领神会,从怀中掏出银票一个把总一个把总的下去。这次出来,所有盘缠都是赖三儿在管的,一张张银票出去的时候,他的心都在疼。

    一个把总五百两,足足六七千两的雪花白银哪!赖三儿一边一边在想,这钱回头朝廷到底给不给报?

    那些把总拿到银票,顿时一个个都鼻子酸,眼圈红。

    弟兄们冒死闹饷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这几张看上去轻飘飘的纸吗?今年北方天冷,弟兄们在边关多少还能糊个口,但家里老小可都难熬了啊!这五百两银子给手下一百多弟兄平分,每人怎么也能拿到四两多!有了这些钱,好歹家里人都能挺过这个冬天!

    有一个把总用颤抖的声音高喊了一声,“弟兄们,谢谢秦将军!”

    两千多人同时大喊,“谢谢秦将军!谢谢秦将军!”

    喊声足足持续了几分钟,方才平息。

    秦书淮提高了声调,说道,“我再说一次,你们无需感谢任何人,因为饷银是你们应得的,你们是朝廷的兵,朝廷就必须给你们饷银!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们,既然你们拿了朝廷的饷,成了朝廷的兵,那就需知道,何为国,何为军,何为士!从今天起,若再有人违抗军令,聚众闹事,本将定斩不饶!”

    营寨内所有人无不凛然,在几个把总的带领下,齐声高喊,“遵令!”

    秦书淮只杀了一人,便以极快的度处理了这场哗变,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挽回了士气,再一次让所有人见识了他的手段。之后,他立即下令全军整备,天黑之后进横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