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哗变
    一声令下,皮狗、赖三儿顿时齐声喝道,“列阵!”

    瞬息之间,盾兵冲上了最前排,大盾纷纷立起,铸成了一道铜墙铁壁。  盾兵之后,是马刀霍霍的骑兵。骑兵之后,是重装步兵。而弓兵和弩兵则在最后排,都已拉弓上弦。

    锦衣卫一百余人见状,也都纷纷抽出绣春刀。只要秦书淮一声令下,他们便准备翻过并不高的寨墙去夺取寨门。

    里头彻底的安静下来了,再无一丝杂音。

    望台上的那个老兵油子,看到寨外这一千余人军容齐整、士气高昂又纪律严整,顿时眼皮子一抽。行伍多年的他一眼就看出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绝非寨中的两千多弟兄能比。

    便说道,“秦将军,弟兄们也是实在没办法才闹的。军中已经三个月没饷了,弟兄们都上有老下有小,没有饷不光自己饿,家里人也饿哪!求秦将军帮我们做主。”

    秦书淮阴沉着,一语不。

    孟威怕秦书淮真的会下令进攻,便赶紧对那老兵油子喝道,“既然要秦将军做主,那还不开寨门?秦将军乃是皇上特命的钦差,尔等怠慢钦差该当何罪?”

    那老兵油子怔了怔,但还是大着胆子说道,“秦将军是皇上的钦差,我等自然会开门以迎!只是在这之前,弟兄们斗胆,有两件事需先请秦将军做主。”

    孟威喝道,“大胆!你当军中是什么?岂容你讨价还价?”

    那老兵油子咬了咬牙,依旧不肯妥协,说道,“秦将军请务必先为我们做主,我们才能开门!这两件事,第一件是弟兄们如今食不果腹,家中老少断炊断粮,秦将军可愿体弟兄们做主,向朝廷禀明实情,奏请饷?第二件是,我等今日闹事实乃被逼无奈,秦将军可会体恤我等之迫?这两件事只需将军回个话,弟兄们立即打开寨门,迎接王师”

    他一说完,营寨内又响起一片怒吼之声,“回话!回话!回话!”

    老兵油子的要求很简单,说白了一是让秦书淮答应向朝廷请饷,二是不追究他们闹饷之罪。

    但是,这对他们至关重要,尤其是第二条,更是事关很多人生死。

    因为他们抓了蓟州守备张应元!这属于不折不扣的哗变!按大明律例,带头者论罪当斩!但是明末哗变频,而且往往都是因为饷银问题,朝廷自知理亏,所以这条律例的执行经常会打折扣,很多哗变的组织者往往都是轻拿轻放,斥责了事。

    所以,哗变这种事可大可小,就看处置的官员怎么看待了。老兵油子见秦书淮的部下阵容严整,就知道他是个极重军纪的将领,心里有些没底,所以索性先要求秦书淮承诺不追究他们的哗变之罪。

    孟威虽在宫中多年,但也知道如今军中欠饷也是普遍现象,因此对这些士兵也持同情态度,于是轻声对秦书淮说道,“秦大人,你看?”

    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秦书淮当然是同情这些士兵的,毕竟欠薪讨薪是天经地义的行为。但问题是,现在这件事的性质是军队哗变!如果自己与他们坐下来商量,一起讨价还价,那么这个先例一开,日后自己的命令将不再是命令,而是他们讨价还价的筹码,这支军队就彻底废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抬头看了看那个老兵油子,冷冷地说道,“今日之事,本将自有公断!本将只问一句,这门开是不开?”

    那老兵油子心中一震,看来对方不是个好说话的。若是放他进来,自己怕是难逃一死!既然如此,倒不如拉上弟兄们一起,咬着牙抗住了,看谁硬的过谁?如今大敌当前,他真有胆子敢自己人打自己人么?

    于是说道,“秦将军,弟兄们的生死都在你手上,你若是不答应,弟兄们是万难开门的!我等身为大明将士,从未想过对抗王师,只是如今事已至此,弟兄们只求一个公道,只求一个温饱,请秦将军体恤弟兄们的无奈之举啊!”

    秦书淮的脸色越阴沉,抬起手,冷喝道,“全军准备!”

    眼看战事一触即,孟威急了,对秦书淮说道,“秦大人,且等我一会!”

    说罢,蹭的一声从马背上跃起,接着踩了一下寨墙,借助这股力道又跃起几丈,骤然到望台的中段位置,脚尖又在望台的几根木桩上“嚓嚓”地点了两下,便来到了望台之上。

    那老兵油子登时吓得后退了一步,却在十几米的高处,他又能往哪退?

    孟威猛然出手,只一招便掐住了那老兵油子的脖子,然后冲底下众人喝道,“尔等若想活命,开寨门!否则杀无赦!”

    双目微凸、龇牙咧嘴,浑身杀意凛然、戾气爆散,当真如一尊杀神一般!

    营寨内鸦雀无声,无人敢动。

    这时,李敬亭也一声令下,十几个锦衣卫立即翻过寨墙,径直来到寨门,打开了大门。

    寨内诸兵莫不敢动。

    孟威松了口气,还好这些人都没动,要不然一场屠杀势不可免。

    秦书淮黑着脸,在一千多人的簇拥下,骑马缓缓入寨。目光所过,势如寒冰,又如刀光,看得寨内兵士无不心中微颤,纷纷退让两边,给他让出一条道来。

    “钦差大人,秦将军!”

    这时,一个浑身被绑、衣衫褴褛、蓬头散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噗通一下跪在了秦书淮马下,哭喊道,“钦差大人,下官无能,领兵无方,求将军责罚!”

    秦书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可是蓟州守备张应元?”

    那人点头道,“正是下官!下官领兵无方,有负圣恩,罪该万死!”

    张应元虽是蓟州守备,按官衔比秦书淮大,就算秦书淮是奉了崇祯密旨的钦差,也用不着自称下官,又如此低声下气。不过,此刻他见了秦书淮,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一时激动过于自谦也在情理之中。

    秦书淮阴沉道,“张应元,你有无克扣军饷本将还待详查,但你领兵无方、管带不严以致军士哗变,却是罪责难逃。来人呐,拉出去重责三十军棍!”

    “遵令!”

    从青龙堂立即出来二人,将张应元拉了下去。没过多久,张应元便被当众按在一条长凳上,打起了军棍。

    秦书淮先打张应元,一是要表明自己已经接管了这里,二是表明自己不会官官相护,让寨内士兵相信自己会秉公处理,三是释放自己执法必严的信号,不管是谁,只要犯了军法自己绝不放过。

    这时,孟威押着那个老兵油子走了过来。

    那老兵油子确是油滑的很,一看情况不妙便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跪在秦书淮面前哭诉军中是如何欠饷,家中生活是如何困难等等,引得不少士兵感同身受地眼眶泛红。

    秦书淮面无表情,淡淡地问道,“是你绑了张守备的么?”

    那老兵油子一怔,犹豫了半天,咬了咬牙说道,“是的!”

    “可还有同党?”

    “没了!”

    秦书淮又冷冷道,“你想清楚了,若是敢欺瞒本将,只有死路一条。本将再问你一遍,可还有同党?”

    老兵油子看了眼秦书淮冰冷的眼神,蓦地冷笑起来,“原来嚎丧了半天,秦将军却还是准备要杀人立威!呵呵,好一个铁石心肠的钦差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