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十八章 初见袁崇焕
    一千余人由马步兵共同组成,因而行军度稍慢,急行军一夜后,到了天亮时分离蓟州仍有三十余里地。

    秦书淮便抛下大队,带着孟威、孟虎两人先行一步,快马加鞭,直奔蓟州城而去。

    因随身携带锦衣卫令牌,因而路过各关口时,也无人阻拦。

    上午辰时三刻,抵达蓟州城下。

    此时的蓟州城已是高度戒备,从城内城门紧闭,城外方圆十里到处都是关宁军的哨马和岗哨,不得不说袁崇焕守城是有一套的。

    秦书淮在城门外通了姓名,交了令牌,经过一系列的盘问,这才有人去通报袁崇焕。

    不久,城门大开,一位三十来岁的将领带了十几人出城迎接秦书淮。

    “末将袁督师麾下参将秦朗,特奉袁督师之命,前来迎接秦大人。”

    袁崇焕派人来迎,说明他还是记了秦书淮救下四千关宁军的情的。

    秦书淮还礼道,“有劳将军了。”

    一行人进入城内,直奔蓟州城内的总督府。原总督刘策以及蓟州城守备等人已经被袁崇焕遣走了。

    秦书淮一路上细心留意城内的关宁军,见这些士兵都军容齐整,纪律森严,一看就是可战之兵。这点不出乎秦书淮的意料。袁崇焕能把赵率教这等无赖带成一个名垂青史的良将,可见他带人是有一套的。

    进了总督府,见到了袁崇焕。

    与想象中的不同,眼前的袁崇焕是一个极具文人气质的中年男子,清瘦、白净,下巴上留着一缕长须,标准的文官打扮。

    一双眼睛不大,却是炯炯有神,又如一汪深潭,让人一眼看不穿底。

    这……便是集后人争议、诽谤、痛骂、膜拜、崇敬于一身的大明蓟辽督师袁崇焕!

    秦书淮上前一揖,说道,“在下锦衣卫通州千户秦书淮,拜见袁督师。”

    袁崇焕笑着冲秦书淮还了一礼,说道,“秦千户多礼了。千户年纪轻轻,当日巧施妙计救下我四千关宁将士,又舍生忘死助我军夺下罗文峪,实乃国之干才!本督代表关宁军全体将士,多谢秦千户。”

    秦书淮当即说道,“袁督师言重了,在下愧不敢当。”

    两人寒暄了一番,便进入了正题。

    秦书淮先说道,“在下此次奉皇上之命,特来协助督师防御蓟州及石门寨。不过,督师是主,在下是客,机要大事在下自不插手,只盼能协助督师一二便可。”

    说罢,秦书淮把密旨拿了出来,请袁崇焕过目。

    袁崇焕依照礼节,净手后双手接过圣旨,打开一看,果然如是。

    密旨上,崇祯封秦书淮为蓟州游击,负责收拢原蓟州城守军以及伺机抗敌等,并表明不受袁崇焕节制。

    秦书淮先把话挑明了,表示我是受皇上的指派来蓟州的,你可以把我当空气,但不能赶我走,更不能在我合理行使我职权的时候来阻拦我。当然,我是客军,不会对你指手画脚的。

    袁崇焕先是眉头一皱,在自己的防区内出现一支完全不受自己指挥的军队,这是任何战区指挥官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不过皇命难违,他又不能公然抗旨,于是把圣旨还给秦书淮后说道,“如此,便有劳秦将军了。”

    秦书淮道,“袁督师言重了。在下此番前来是客,袁督师是主,常言道客随主便,袁督师若有差遣,只管吩咐便是。”

    一番话说的极为客气,言语间把自己放在了袁崇焕下属的位置。

    袁崇焕自然不信秦书淮会完全听自己差遣,不过只要秦书淮不对他的布置指手画脚,并且不善做主张独自行动,他也可以容许秦书淮的存在。

    秦书淮顿了顿,又道,“督师,听闻近日建奴大军已至蓟州城西,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袁崇焕点头道,“不错,十一月十六,我马哨在城西二十里处现了建奴大军踪迹。目前他们一部分已推进至城西十余里外扎下营寨,而另一部分却不知所踪。”、

    秦书淮故意做出一副讶异的表情,说道,“建奴绕过石门寨,莫不是要直接进攻蓟州城?”

    袁崇焕轻笑道,“秦将军多虑了。建奴未下石门寨,安敢攻我蓟州城?”

    秦书淮继续装作费解的样子,说道,“那就怪了,建奴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袁崇焕自负地一笑,道,“建奴不过是想引石门寨的赵将军出来而已,雕虫小技,又岂值得一提?我已令赵将军紧闭城门,坚守不出,看建奴当如何对之!”

    应该说,袁崇焕的判断是没错的。但是,他比不上秦书淮的一点是,秦书淮是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他知道皇太极曾做过“潜越蓟州”的事情!

    见话题引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向,秦书淮便说道,“袁督师,不知你是否知道,蓟州城外东南三十余里处,有一处山脉。”

    袁崇焕道,“那是横岭,秦将军何以提及此事。”

    何以提及此事?秦书淮想跳起来!

    从史料上看,当年的后金大军就是从那处并不高的山脉翻过去,潜越蓟州的!

    崇祯实录记载,清军潜越蓟州的路线是“取玉田三河香河顺义诸县”。

    国槯也有类似记载,“经玉田三河香河顺义等县皆陷。”

    两处都提到了“玉田”这个地方,而且满人自己的史书满文老档的记载中,也提到了玉田。

    这是个关键的线索。玉田位于蓟州城的东南面,与蓟州隔着一道不高的山脉,按照袁崇焕的说法,那道山脉叫横岭。

    所以,如果说史书记载的没错,那么后金大军就是越过了横岭,然后攻下玉田,才继续往西进攻三河等地的。

    因此,如果历史上的袁崇焕不是刻意纵敌,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没想到后金大军可以从横岭上翻过去。

    秦书淮便试探着问道,“袁督师,在下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那便是建奴会不会从横岭翻山而过,然后取玉田,攻香河,继而威胁河西务?”

    袁崇焕一怔,河西务是漕粮囤积所在,如果建奴夺了漕粮,那便可以继续以战养战,后果不堪设想。

    不由地来到桌前,打开地图详细的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