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十八章 出征
    制定了这两个大方向后,他对这次蓟州之行要带去的兵力也有了预估。

    其一,要防止皇太极“潜越蓟州”,其实用不到自己太多兵力。一方面自己可以提醒袁崇焕加强马哨巡逻,另一方面也可以收拢被他遣散的原蓟州的守备军。这些部队虽然打仗不行,但让他们守在皇太极“潜越蓟州”时可能走的几条路上,现皇太极后去报报信总可以的。如果袁崇焕在自己提醒之下,又收到友军的报信后还是不信,那只能说他是自寻死路,今后自己也没必要再帮他了。

    其二,要吃掉皇太极留在石门寨附近的几千骑兵,这就需要一些兵力了。石门寨虽然有赵率教的七千部队,但野战条件下肯定不是鞑子骑兵的对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自己至少应该带两个堂的兵力,外加魔教的黄土旗或赤火旗中的一个才有把握。

    当然,以上都只是猜想,所有一切都要等到了蓟州才能知道。

    参加会议的人谁都想跟着秦书淮去打鞑子,赖三儿更是争得脸红脖子粗了。向来以秦书淮第一个心腹自居的他,连续几仗都没有参与,这次是卯足了劲想露一把脸。

    秦书淮经过慎重思考,点了皮狗的青龙堂、赖三儿的白虎堂一同出征。同时,征调善于行军布阵的张啸以及孟威、孟虎两大高手随同前往。他们走后,江河帮仍由邱大力代掌帮务,任何事情由他独断。

    散会之后,所有要出征的人都立即去准备了。

    秦书淮也回到了后堂,和陈晴儿及戚氏道别。

    陈晴儿听闻秦书淮要立即出征,眼中满是不舍和担忧。自从结婚以后,两人呆在一起不过几个时辰时间,甚至连洞房都没有过……如今听得他要走,而且是要上战场,又怎能不百感交集。

    但身为将门之后,她比谁都明白男儿征战四方为的是什么,听完秦书淮的话,也只能默默地帮他整理行装。

    戚氏闻讯之后,也带着年幼的陈书、陈礼赶了过来。

    一进门,戚氏便颤颤巍巍地走到秦书淮跟前,说道,“书淮,我的好孩子!奶奶来送送你!”

    秦书淮扶着戚氏坐下,说道,“奶奶腿脚不便,应当孙儿去向你辞行才对,怎生能让您亲自过来。”

    戚氏摸了摸秦书淮的脸,说道,“好孩子,好儿郎!奶奶好得很,奶奶不光要来送你,等你凯旋回来了,奶奶还要出城十里去接你!”

    秦书淮笑了笑,“孙儿哪敢劳奶奶大驾。奶奶放心,孙儿此去少则半月,多则一两月,必定安全回来。”

    戚氏点头,“好!好!奶奶等着,等你回来!记着,多杀一个鞑子,便是多为你岳父报了一分仇!但是凡事切不可逞强,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你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晴儿和我这个老婆子,还有你这三个小叔子,都在等你回来!”

    就在这时,忽然陈敬急匆匆地进了来,一进来便跪在地上,向秦书淮请征。

    “主公,属下愿随主公一同前往蓟州征讨鞑子,请主公赐准!”

    秦书淮脸色一沉。虽然陈敬提的并不是什么非分的要求,但在他这里,任何人不可以有特权。如果陈敬可以凭着是自己小叔子的身份不遵自己的命令,来跟自己讨价还价,那邱大力作为自己的师父,赖三儿作为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岂不是人人都可以跟自己讨价还价?那自己的命令不是如同儿戏?

    于是冷冷道,“为何?”

    陈敬冷静地答道,“为报父仇!为报主公栽培之恩!亦为建功立业,不负大丈夫之名!”

    话音刚落,戚氏便骤然站了起来,“好!不愧是我陈家的好儿郎!”说罢,戚氏又对秦书淮说道,“上将军,老身代我儿请求将军带我孙陈敬出征!”

    说罢便向秦书淮欠了欠身子,却是行了一个长者之礼。

    戚氏这是抛开了裙带关系,以一个普通长者的名义,向“平奴上将军”秦书淮请求让孙儿出征。

    秦书淮对戚氏还了一个礼,却说道,“戚奶奶,军令如山,我既已下令,便容不得任何人更改,还请见谅。”

    然后又对陈敬说道,“今次念你初犯,且饶你擅闯后堂之罪。若有下次,定依帮规处置,出去吧!”

    这时陈晴儿也过来了,见秦书淮动了怒,赶紧跑过去,在陈敬耳边轻声说道,“大弟,你先出去吧,出征之事切勿再提了。他就这臭脾气,你别放心上。”

    戚氏见秦书淮心意已决,也只好悄悄示意陈敬先出去。

    陈敬心里又委屈又不甘,顿时红了眼眶,却无可奈何,只好说道,“属下告退。”

    起身走了几步,却听身后又响起一个声音,“站住。”

    只是这次又柔和了许多。

    秦书淮走到陈敬跟前,替他整了整衣冠,说道,“大丈夫就要有大丈夫的样子,这么点事红什么眼眶?记住,要想为你爹爹报仇,就得先练好了功夫!将来有你上阵杀敌的时候!”

    陈敬使劲地抿了抿嘴唇,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

    秦书淮又塞给他两粒中培元丹,道,“我这算是给你开后门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到玄通境五等。不要让我失望。”

    陈敬又哽咽道,“属下……遵命!”

    秦书淮又与陈晴儿交代了一番,无非是要照顾好家里人,不要担心自己之类的话。事实上,在前世他也不过一个宅男,从未成家立业,因而也只能慢慢适应这个丈夫的角色。

    陈晴儿眼眶微红,问秦书淮有没有把自己求的平安符带身上,知道秦书淮把平安符掏出来给她看才放心。

    这时,皮狗在门外喊道,“主公,所有将士已集合完毕,粮草战马亦已齐备,请主公示下。”

    秦书淮便对陈晴儿和戚氏道,“戚奶奶,晴儿,军情如火,我这就出了!”

    又对陈书、陈礼说道,“你们两个好好侍奉奶奶,有空也连连功夫,记住了么?”

    陈书、陈礼齐声道,“知道了,姐夫!”

    秦书淮走出后堂,来到外头,只见青龙堂和白虎堂总计一千人马,外加锦衣卫一百余人,都已集结完毕。

    对身边的邱大力说道,“师父,我去之后,家里就交给你了。凡事请务必谨慎。”

    邱大力点头道,“放心吧……书淮,行军打仗不比咱们帮派火拼,你作为主帅,运筹帷幄便是了,切勿像上次那般冲锋陷阵。总之,在外头务必事事小心,为师等你回来,喝庆功酒!”

    “师父放心,徒儿自有分寸。”

    说完,秦书淮骑上战马,冲众人喝道,“出!”

    千余人马震天一吼,“遵令!”

    陈晴儿偷偷跑出后堂,在高处静静地看着一千余人缓缓出寨。

    车辚辚,马萧萧,壮士去兮,归期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