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十一章 武林联盟
    智空和智云又对视一眼,在得到智云肯定的眼神后,说道,“那位便是我少林派的智仁师兄。   秦施主若是再见到他,请务必劝他回少林,就说师叔和师兄弟们都挂念他。”

    秦书淮在心里暗暗记下,少林派智仁,左脸有颗痣。

    之后又道,“在下如有缘再见智仁大师父,一定转告。”

    心里又松了口气。看这架势,自己偷学少林武学的事情可以暂时就这么瞒过去了。不过想想也是,像易筋经这种少林顶级武学,若不是少林高僧教给自己的,难不成是自己去少林偷学的?少林身为天下第一派,自然不会没自信到认为有人能进自己寺院偷学武功。

    这时,却听智云说道,“秦帮主,此事暂且不提了。昨日听秦帮主一番豪言壮语,自是振聋聩,老衲甚为认同。不知秦帮主对当今武林,还有何高见呢?”

    秦书淮一喜,少林派对自己的想法有兴趣,那就再好不过了。若是能先说服他们,让他们带个头,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于是便把自己本来打算打完鞑子之后想做的事情,提早说了。

    “在下以为,当今武林最大的问题便是内耗。内耗来源于什么?六个字:有纷争,无仲裁!”

    智云沉吟了下,轻声重复了这六个字,“有纷争,无仲裁?”之后又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秦书淮继续道,“如今天下大乱,武林纷争不断。普通人有了争执,自有衙门裁断,而武林中有了争执,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来裁断孰是孰非。其实各门派有了争执,是真的想拼个你死我活么?非也!只是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设法调节,就自然要打起来了。”

    智云又点了点头。秦书淮所言与他想的几乎如出一辙。几十年前光景好的时候,大家都衣食无忧,各大门派都有余力来维持武林和平,武林中有什么纠纷,只要任何一个大门派出面就能解决。但是到了现在,一方面各大门派自己也不好过,没那么多精力去管门派外的事情。另一方面各门派缺钱、少粮,自然把一些地盘和业务看得比以前都重了,要调停的难度也加大了。

    秦书淮说成立一个专门调解纷争的“衙门”,好是好,只是要成立一个武林中人人信服的“衙门”,又何其艰难?

    智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秦书淮却只是呵呵一笑。

    “智云大师,这事只要有好处,自然会有人来参加的。在下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还请智云、智空两位大师品评一二。”

    智云和智空同时说道,“请帮主请讲。”

    “在下打算成了一个武林联盟,但凡加入这个联盟的门派,在与其他门派生纠纷时,都有受本联盟庇护的权利,同时亦有无条件接受本联盟调停的义务。说白了,加入武林联盟,起码先可以保证这个得以存续。如今江湖中有不少门派都担心会被其他门派所灭,所以光是这一条,想来愿意加入这个联盟的门派就应该不少。只要有人愿意加入,便有了活生生的例子,咱们只要好好经营好这个联盟,让其他门派看到加入这个联盟的好处,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门派加入进来。”

    智云点点头,又道,“那又如何经营,让好处路人皆知呢?”

    秦书淮道,“先,加入联盟不需花各门派任何费用,全凭一张文书,并昭告天下而已。联盟运营的费用,由江河帮一力承担。其二,联盟内门派的弟子,都可优先参与漕运业务。实不相瞒,在下准备与漕帮、巨鲸帮商谈,我们三家一起开放漕运,让更多的武林门派进来,在我们三家的统一调配下,参与漕运业务,以缓解各门派钱粮短缺的状况。”

    智云微微一惊,道,“秦帮主愿意与其他门派分享漕运?”

    当今武林之中,日子最好过的就是做漕运的漕帮和巨鲸帮。那些依靠土地吃饭的门派,因为朝廷对农民征税不断加重,所以收入大减。而漕运这块因为朝廷无法染指,所以自然没办法收税。明朝工商业空前达,商品流通需求极大,在缺马的背景下,漕运自然兴旺达。别的不说,就说漕帮马三嫂,穷奢极欲之下还能攒下几百万两雪花银就可见一二。若是目前的运河三霸江河帮、漕帮、巨鲸帮开放漕运,的确能养活很多门派!

    光是冲这一点,必定又有大把门派愿意加入进来!

    智云知道以秦书淮现在的实力,势必可一统漕运。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秦书淮竟然会将如此大的利益让出来。

    秦书淮点头道,“不瞒两位大师,在下出谷之时,家师只让在下做一件事,那便是安民。如今看来,武林不安则万民难安。于在下而言,便是不掌控运河,在下亦能荣华富贵。但家师之命若完不成,实无颜回谷。故此,让出漕运与武林一道分享,助武林共渡时艰,实是上上之选。”

    秦书淮并未只说些冠冕堂皇的话,而是说自己荣华富贵已经不成问题了,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想着要完成家师的使命,倒也说的极符合人性常情。

    智云不由再次点头,“秦帮主为国为民之心,老衲深表钦佩。如此一来,倒是能让不少门派加入联盟。只是当中或许又有一个问题,那便是联盟之内的门派若生纠纷,当如何调停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呢?”

    秦书淮道,“相信大师也知道,如今武林纷争诸多的原因,便是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我相信若是加入联盟以后,一方面大家都有饭吃,纠纷会少。另一方面至少不涉及生死存亡的问题,只要联盟出面调解,一般必然可解。这个道理与当年盛世时的情况是一样的。”

    “若仍有门派不愿调停呢?”智空问。

    秦书淮话锋一转,道,“有句话叫有权必有责。各门派加入我联盟之后好处多多,又岂能无半点责任?要不然这天下的好事也太多了。任何门派加入我联盟,自然需无条件服从联盟的调停与调派,这点在入盟之初就需让他们签字画押。倒是到时真出现不服仲裁者,我们自当采取一定的措施惩罚之!”

    智云和智空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极为谨慎。如果联盟有惩罚的权力,那么很可能沦为某些人的私人工具。以他们的阅历,自然是能轻易看破这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