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十章 说的好
    关上门,缓步走到陈晴儿身边,伸手解了她的穴道。

    陈晴儿嘤咛一声,身体一斜,软软的靠在了秦书淮胸膛。

    秦书淮轻轻地搂住陈晴儿,触碰到她柔软而有弹性的肌肤,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传来,由鼻入肺,继而沁人心脾,确是温香软玉,荡人心神。

    秦书淮轻轻地揭开了她的红盖头,只见一张精致的俏脸呈现在眼前,略施粉黛的陈晴儿,比往日多了一份难以言喻的妩媚,和不可名状的娇柔,秋水般的双眸含情脉脉,温柔而娇媚,却是让秦书淮的心神又是一动。

    蓦地,一滴眼泪滑落。

    秦书淮轻轻替她拭去,柔声道,“刚才是不是吓坏了?”

    陈晴儿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怕,本小姐才不怕呢!”

    “为什么不怕?”

    “我知道他不敢对本小姐怎样!我夫君……”陈晴儿说到这里,脸一红,又娇羞地说不下去了。

    “接着说,你夫君怎样?”秦书淮轻笑道。

    “反正……我夫君可不是一般人。谁敢欺负我,他一定会替我报仇的,对不对?”

    秦书淮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你。”说罢,沉默了下,又道,“晴儿,跟了我,过着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你会怨我么?”

    陈晴儿摇摇头,“这算什么。我在黄陂村的时候那才担惊受怕呢。又要怕饭不够吃,又要怕马贼随时要来。”

    秦书淮抚摸着晴儿一头黑亮的青丝,说道,“或许,以后还有比这更让你担惊受怕的事情……我的路,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我要面对的,你也只能与我一起面对。从此,我不回头,你也不能回头了。”

    陈晴儿嫣然一笑,柔声道,“你既为我夫君,我自然是要跟着你走的。晴儿知道夫君胸怀天下,也知道这天下很多人都容不下你。但是,晴儿就是相信你一定能做到你想要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的。奶奶说了,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与你是真正的夫妻。今后无论生什么事,别人可以跑,我可不能跑。”

    秦书淮微微一笑,道,“好!说的好。”

    醉意朦胧,酒意上涌,轻轻揽着陈晴儿,躺倒在穿上。鼻尖,丝丝沁人的香气传来,确是无比舒意,让人安静……

    这一刻,只想抛开一切,从尔虞我诈的世界跳脱出来,闭上眼,好好感受下这安静的气息。这,才是生活本该有的样子吧?

    陈晴儿见秦书淮的头深深地埋在自己胸口,不禁心跳加,面红耳赤,手足无措,一动都不敢动。

    过了许久,却见他鼾声微起。

    长叹了口气,又有些放松,又有些失落。

    静静地看着这张充满英气的脸庞,闻着他身上的酒气,陈晴儿嘴角划过一丝幸福的笑意。

    他,从今天起就是我的男人了呢。

    一觉睡到天亮。

    起床后,现枕边无人。过了会儿,却见陈晴儿端来了洗脸水。她的长已经高高挽起,显示她已经是为人妻了。

    “醒啦?”

    “嗯。”

    “洗脸。”

    “我自己来吧。”

    秦书淮接过毛巾,胡乱地抹了把脸,忽然想起自己约了少林派的智空和智云,便急急忙忙地穿衣。

    “夫君,你要出去么?吃完早点再去吧。”陈晴儿赶忙出去拿早点。

    秦书淮摆了摆手,“来不及了,我回来再吃吧。”

    陈晴儿帮秦书淮穿上外衣,“那你早点回来。”

    淡淡一句话,终于让秦书淮想起自己已经结婚了。除了自己,他还要考虑另一个人的感受。

    于是停下来,对陈晴儿笑道,“会的,等我。”

    陈晴儿极为满足地一笑,“嗯。”

    秦书淮匆匆赶到少林派智云大师下榻的卧房,进去后现智空也在,两人正在饮茶。

    三人自然寒暄了一阵,不过马上就进入了正题。

    秦书淮知道少林派一定想问自己身怀易筋经和少林长拳的事,于是主动说道,“两位大师,实不相瞒,在下所学功夫之中,有少林的易筋经和长拳。因之前一直无暇细说,故而在下请两位留宿,今日特来请罪。”

    智云与智空对视了一眼,继而转头对秦书淮说道,“秦帮主,你既学了少林武学,那便是与少林的缘分,又何罪之有呢?”顿了顿,又道,“只是不知道秦帮主是如何因缘之下,学得这两门功夫的呢?”

    秦书淮自然不能说系统的事情,便道,“回智云大师,只因在下几年前偶遇一位前辈高人,与他相谈甚欢,那高人便说在下与佛有缘,故而教了在下易筋经和长拳。现在想想,兴许那高人便是少林的某位高僧吧。”

    心想,我总不能说是去你们藏经阁偷看的吧?那干脆编个高僧出来好了。反正你们少林不是多的是高手么,敢说这些年没有一个学过易筋经的和尚出过远门?

    智空听完双眼立即精光一现,说道,“那高人长相如何?左脸是不是有一颗痣?”

    秦书淮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过了许久才道,“因为他每次与我见面都是夜间,所以并未看清他的长相。只知道他身材雄伟,头上无……”

    心想,高手一般都身材雄伟,又是你们少林派的,自然是头上无了。

    智空顿时瞳孔一缩,又问道,“那你与他是何时何地相见的?”

    秦书淮想了想,自己现在对外一直号称出自鬼谷,这点恐怕大多数人都知道了。那与那人相见的时间,自然只能是自己出鬼谷以后了。否则智空怕是又要打听鬼谷在哪了。

    于是说道,“大概一年多以前吧。那时我刚奉师命出了鬼谷,是在京师附近的牛家庄遇见他的。”

    “一年以前……牛家庄?”智空想了想,又问,“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姓甚名谁?”

    “我也曾问过,不过那位高人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我只需记得侠义二字便可,今后要做造福武林、造福黎民之事。”

    智空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不过很快便掩盖过去了。

    见智云这般问法,秦书淮不由心道,莫非少林派几年前真有高僧出走?他们正在找他?

    不知道那名高僧是什么人,能让身为达摩院座的智空都如此紧张?回头要是能找到他,岂不是极大的人情?

    于是问道,“智空大师知道那位高人的名讳么?在下下回若是再遇见他,也好尊称他一声法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