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零九章 愿问鼎天下否
    “重返盛世”的口号获得了在场所有群雄的认可,这对于秦书淮而言意义重大。

    他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武林盟主之路。

    武林中目前还没有“武林盟主”的概念,他要想向武林灌输这个概念,就必须先让武林产生“联盟”的意识,而当整个武林都将“重返盛世”视为共同的目标之后,“联盟”也就有了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他才能进行下一步运作,促使这个联盟呱呱坠地。

    而联盟之后,如果按照常规的方法推选盟主,肯定轮不到他秦书淮。论武力和声望,他江河帮现在风头再劲,也比不过少林和武当。所以他提前一步另辟蹊径,先将自己打造成让武林“重返盛世”的先行者和起人,一旦这个身份获得认可,那么未来在武林盟主的竞争中自己将有无可取代的优势。

    完成了这些,他接下去打击鞑子就有了更为深远的意义。现在整个武林都知道他秦书淮想带武林“重返盛世”,而他为完成这个理想宣布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打鞑子。一旦他真的将鞑子赶出了中原,而崇祯也配合地宣布减税等抚民政策,那么在两人的双簧下,武林势必会开始相信秦书淮有决心、有可能真正实现“重返盛世”的理想。到那时,他再去游说各门派成立联盟,就可能性大增了。

    这是一盘大棋。每一步都事关全局,急不得,也慢不得,必须按部就班,一步步扎实地落地。

    目的已经达到,秦书淮又与在场群雄说了些场面话,便下了台。与邱大力等人交代了几句后,他便返回了洞房。因为喝了太多酒,加上连日来多番打斗、长途往返,他现在累的筋疲力尽,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掏空了。

    回到洞房,打开门,却赫然见一白青袍的男子坐在桌边,自斟自饮。

    秦书淮猛地一怔,见此人左手食指戴着一枚翡翠戒指,便想起他就是那日在林中出现过的魔教三音之一,白魔笛沈溪。

    下意识地看了眼陈晴儿,只见她端坐床上一动不动,亦一言不,显然是被点了穴道。

    秦书淮不由怒从心起,如果沈溪冲他本人来他可以忍,但对着自己的家眷下手,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他本以为江河帮内守卫森严,就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没想到沈溪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进了来!如果他回回能这样,那以后自己的后院岂不是可以让人随意拿捏的命门了?还好沈溪也算江湖名宿,没兴趣去做小人之事,若是换成北丐那些阴险鼠辈,定然会拿了陈晴儿来做要挟自己的筹码!

    “秦帮主,我代表日月教,来恭贺你的大婚之喜了。”沈溪呷了一口酒,淡淡地说道。

    秦书淮坐到桌边,冷笑一声,“前辈亲自来贺,晚辈诚惶诚恐。”

    沈溪淡淡一笑,说道,“秦帮主不必惶恐,沈某来此一是恭贺,二是问几句话,问完就走。”

    “是么?问几句话,也用不着闯我洞房吧?魔教都是这么不懂礼数的么?”

    “沈某要是给秦帮主备齐了礼数,那秦帮主的大计怕是要落空了吧”

    秦书淮自然知道沈溪指的是什么。自己本来就被北丐指责勾结魔教,沈溪要是在宴会上现身,确实会给自己惹不少麻烦。

    冷哼了一声,说道,“沈前辈,贵教的心意我收到了,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沈溪不急不忙地给自己斟了杯酒,缓缓喝下之后,才说道,“秦帮主,你要联合整个武林为朝廷平天下,实在是令人敬佩。不过,沈某想知道,你除了鞑子和各地民变,是不是也打算对付我教呢?”

    秦书淮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料,便笑道,“别人不知道我的心思,贵教还不知道么?这天下由谁当家与我何干?鞑子残暴,祸乱中原,我鬼谷自然要平了他,这不也是贵教的目标么?但是鞑子在沈阳还屯精兵十余万,试问凭贵教和我帮,有没有可能彻底铲除他们?所以我想让整个武林参与进来不对么?我要不把缘由说的大义凛然,他们有可能跟着我走么?我要不说帮朝廷平天下,朝廷能信任我么?需知我这江河帮名义上还是朝廷的!”

    “那平了鞑子以后呢?”沈溪又问。

    秦书淮给自己倒了一杯,呷了一口,说道,“那就得看贵教何时起事了。你们若迟迟按兵不动,天下继续动乱,我便只好继续平乱。贵教若是能及时起事,改朝换代,并且能迅安定天下,我助贵教一臂之力也无不可。我鬼谷的目标不会变,那就是谁能最快平定天下,我们就帮谁。”

    “若是没有呢?”

    “贵教既然能开创大明,那自然也能再创新朝,又何愁没有?”

    沈溪喝了杯酒,沉吟了下,忽然说道,“秦帮主愿问鼎天下否?我教可以帮你!”

    秦书淮心中一怔。

    沈溪继续道,“我教只负责改朝换代,至于执掌天下之事,却并非我教之责。依照教规,我们需在民间选一位大贤之才来当这个皇帝方可。当年我教助朱元璋登上帝位,之后功成身退,便是例子。秦帮主胸怀天下,武功与谋略举世无双,若是这天下改朝换代,由秦帮主坐那把龙椅,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秦书淮心道,你当我傻么?这么简单就想试探我的野心?

    于是轻描淡写地笑道,“贵教当真是看得起秦某,只是秦某身为鬼谷弟子,却也只是奉师命行事而已。家师算出天下将变,便令在下出谷前来安民,直到改朝换代,新君登基安定天下为止,在下便可以回谷复命了。我倒是希望贵教赶紧起事,我们早日完成共同的目标。至于执掌天下的贤能,便由贵教费心寻找,在下自不参与,也不干涉。”

    沈溪听闭,嘴角微微上翘,道,“秦帮主真是个有趣人,沈某喜欢。希望下回见面,我们还能这么愉快地喝酒聊天。”

    秦书淮道,“前辈来找在下喝酒聊天,在下欢迎之至。只希望下次你不要再打搅内人。”

    “呵呵,如此倒是沈某失礼了。”沈溪起身,“不打扰秦帮主洞房花烛了,沈某告辞。”

    说罢打开门,缓步而出。没走几步,朝外头轻轻一跃,便消失无踪了。

    秦书淮皱了皱眉,心道,看来魔教已经不再信任自己了。

    也罢,反正在打完鞑子之前他们不会对自己下手,等打完鞑子再想想怎么对付他们吧。

    轻叹一声,这天下群雄各怀心思,盘根错节,要把它理顺,让自己左右逢源,当真是难于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