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零八章 心蛊
    说到这里,他又提高声调,大声道,“因为天下乱了!北有鞑子入侵,内有民变四起,所以百姓有三饷,百姓要服役,百姓没钱了、没人了,我们的日子也就不好过了!日子不好过,一分钱便得掰成两半花,一亩地便看得比命重,稍有争执大家便是兵戎相见,试问这些年有多少英雄豪杰便是倒在这些原本可以妥善解决的问题上的?今天你打我,明天我便杀你,试问有哪个门派敢说自己可以永远屹立不倒?照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武林中将再无英雄,再无豪杰,甚至再不能剩下几个门派!到那时,即便我们武林不自灭,怕是也会有外力要灭了我们!”

    秦书淮所指的外力,在场群雄都心知肚明,那自然指的是朝廷。  朝廷能允许武林自治,无非是因为武林过于强大,强行剿灭武林势必引起举国动荡,而且未必能成。所以上千年来,历代历朝都只好默认了武林自治的潜规则。但是一旦武林衰落,试问哪个朝廷不想剿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是每个皇帝的终极目标!

    秦书淮说的这点完全在理,在场群雄无不心中称是。尤其是少林派的智云大师,更是连连点头,赞赏之意表露无疑。事实上,少林就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点,才提出要召开武林大会的。只是上次武林大会上,似乎北丐等帮派对此不以为然,百般扯开话题,总是把主题往各门派的恩怨上引,差点引得各门派刀剑相向,所以那次武林大会最终在一团乱哄哄的氛围草草落幕。

    如今北丐不在,似乎阻力便小了许多。智云又抬眼瞧了瞧台上的秦书淮,心道,难道他早已预料到北丐会从中作梗,故而这次撇下了北丐?如此说来,他的大婚莫非只是一个由头,真正的用意是召开一次没有北丐参加的武林大会?

    阿弥陀佛,若是如此,这位秦施主的心计,当真是令人震撼。也不知道这是武林之福,还是武林之祸?

    大厅里沉寂了一会,忽有一个老者问道,“秦帮主说的没错,不过事到如今,你有何高策呢?”

    秦书淮一看,此人却是昆仑派的章太城。

    冲章太城抱了抱拳,说道,“章掌派问的好!”

    又转头对众人说道,“我想诸位也很想知道,我江河帮为何要抗击鞑子?是沽名钓誉吗?说句大实话,我秦书淮想沽名钓誉,根本用不着去做打鞑子这么冒险的事情!再说句大实话,我秦书淮胆小的很,我打鞑子,正是因为怕!”

    不少人开始面面相觑,打鞑子是因为怕?这话从何说起?

    秦书淮继续道,“我怕的是鞑子掳掠中原,荼毒百姓,卷走中原财富,今后我们武林的日子会更难过!我怕的是朝廷打不过鞑子,便又会加摊饷银,百姓会越负担不起,我们武林的日子也会更加难过!我怕鞑子哪天入主中原,便会向我们武林下手,我们武林的日子不仅会更加难过,甚至会不复存在!各位,鞑子所辖境内的所有武林人士都需为鞑子效力,这点你们比在下更清楚吧?若是鞑子入主中原,我们武林又自相残杀,我敢保证,他们剿灭武林是迟早的事情!”

    此话一出,群雄之中无不心头大震。秦书淮说的全部都是事实,鞑子的残暴也是人所共知的。虽然如今鞑子还承认武林自治,但那些蛮夷真的会信守承诺?不少人本来心中就存了疑惑的!

    可以说,秦书淮说中了所有人都担心的事情。

    “所以,在下要打鞑子,一定要把鞑子赶出去!不妨说句实话,打完鞑子,我还要打各地造反的民军!朝廷平不了天下,我便替朝廷平天下!天下平了,朝廷才能轻徭薄赋,才能修生养息,才能盛世再起,我们武林才能过上好日子,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除了在场的江河帮人附和,其他门派却是沉默。

    很显然,大家都担心一个问题。武林帮朝廷平天下?若是天下平了,武林被削弱了,朝廷还是那副昏昏沉沉的样子,继续不管民生横征暴敛怎么办?甚至朝廷动了剿灭武林的心思怎么办?

    而秦书淮接下来的一句话便打消他们的疑虑。

    “诸位英雄,在下说的是,江河帮要打鞑子,并非整个武林要打鞑子!”

    众皆轰然!

    他江河帮凭一帮之力就想把鞑子赶出去?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所有人又转念一想,此人年仅十六便进入小成境,又败尽各派高手,这听上去岂不也是天方夜谭?

    他凭一己之力救下了四千关宁精兵,又歼灭四千鞑子兵,还杀了他们一个贝勒,听上去岂不更是天方夜谭?

    但是人家做到了!

    若是他江河帮真能帮武林抗击鞑子,那对整个武林势必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咱们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反正是成是败,咱们又没有什么损失了?

    从属于北丐阵营的崆峒等派更是连连点头,甚至有人起来大声喝彩。江河帮若真能替朝廷平了天下,让天下轻徭薄赋,崆峒派自然得利。要是他平不了天下,反而被鞑子所灭,那崆峒派也少了一个劲敌,这么好的事干嘛不支持?

    顿时,底下叫好声一片。

    大多数帮派在叫好之余,也做起了空头人情。

    “秦帮主为国为民,令人钦佩。华山派必鼎力支持!”

    “秦帮主好样的!若有难事,昆仑派必不会置身事外!”

    秦书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自然知道此时要想鼓动所有门派跟着自己打后金甚至平各地民变,是极为幼稚和不切实际的。

    他要的只是所有人先认可和支持自己的口号,其他的完全可以徐徐图之。

    当年太祖提出“打土豪,分田地”是一下子得到了所有人支持么?并没有!只有当他真的打了土豪,分了田地,所有人认为他这套可行以后,才开始加入的。

    他自己也一样。

    从今天起,他秦书淮便与“重返盛世”这个口号紧密地捆绑在了一起。只要接下去在对后金的作战中再立下赫赫功勋,并且让整个武林看到,自己的江河帮不仅没有因为打鞑子而削弱,反而更加强大,更加声名显赫,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加入!

    尤其是一旦当鞑子的颓势已现,那些对名利渴望至极的门派便会更加踊跃地参与进来,企图来分一杯羹。

    到那时候,自己便有了调派他们的权力。而一旦这个权力行使过一次,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这是一种可怕的惯性思维,说它是一种蛊毒并不为过。

    这种思维一旦形成,当有一天武林不得不团结在一起组成联盟的时候,推选谁做盟主将不再是个问题!

    我,秦书淮,便是你们的武林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