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零六章 夫君
    “吉时已到,新人拜天地!”

    随着媒婆的一声高喊,秦书淮和陈晴儿终于拜起了天地。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三拜之后,在众人的簇拥下,两人被送入了洞房。

    关上门,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有花烛燃烧的丝丝声。

    秦书淮执陈晴儿白玉般纤细手,将她引到床边坐下。

    陈晴儿坐下的时候,手腕一抖。和所有少女一样,此刻她的心里除了紧张还是紧张。

    大红盖头下,她的俏脸早已红成一片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各种古怪的想法都有,想说又不能说。

    我,真的嫁给他了?

    对她而言,这一切来的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不真实。如果这是一场梦,那这场梦也太长、太不可思议了。

    在大红盖头下,陈晴儿只能看到秦书淮一双略显粗糙的手和腿部。心中忐忑,他会对我说什么呢?

    “你在这里坐会,我出去陪陪客人。”秦书淮开口道。

    陈晴儿心里莫名地一阵失落。

    从那日他来下聘礼开始,他就一直没跟我说几句话,甚至连要娶我之类的话也并非当着我的面说的……

    他当真是喜欢我才娶我的么?

    呸呸呸,笨死了个猪的,瞎想什么呢。他如今这般风光,若是不喜欢我又怎会娶我?我陈家有什么好让他贪图的?

    他娶我,自然是图我这个人了。这是奶奶说的,她说的一定不会有错。

    想到这里,陈晴儿便点点头,小声道,“那你早去早回,别喝太多……夫君。”

    弱弱的喊出这两个字后,她忽地一低头,这才想起头上有大红盖头盖着呢,自己又怕什么羞了。

    秦书淮听到这两个字,也是心中一荡。

    为何从头到尾下来,自己一直都没有以这个身份自居呢?方才她喊了这么一声,我才知道我这是在结婚……

    在我眼里,这场婚礼不过是另一场武林大会的翻版。而在她眼里呢?

    我这样对她,是不是对她有些不公平?

    又苦笑一声,公平?那么多人每天都在不明不白地死去,他们又有什么公平了?这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公平本就是奢侈的事情。她既然愿意嫁我,我便娶她,又有什么不公平?

    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还是回头说道,“晴儿,从今天你便是我的妻子,我会待你好的。”

    陈晴儿身子一震,春心荡漾,正满脑袋地想着说些什么,却只听房门一开一合,那家伙已经出去了。

    呼!这个大混蛋,就不能多说几句吗?

    按照风俗,送入洞房后便开始婚宴,此时新郎是要出来向宾客敬酒的。

    秦书淮虽然打算在婚宴上扯出自己的大旗,但也知道必要的礼数是不能少的。况且,让大家先喝点酒有助于调节气氛,到时自己再扯出大旗,鼓动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于是他决定按照规矩,先去敬酒。考虑到来宾有点多,又大都是武林人士,这些人的酒量可不是盖的,所以他找了几个“伴郎”来帮忙。

    伴郎团很强大,赖三儿、陈敬、皮狗、老道、张啸、孟虎,外加领着他敬酒的邱大力。这些人除了陈敬,其他个个都是能喝的主儿。

    宴席摆在了总舵内的“群英阁”,这里就是专门般宴席用的,地方大的很,容纳一百桌绰绰有余。

    邱大力带着秦书淮先来到最德高望重的少林和武当的这一桌。一桌十个人,五个是常吾机领衔的武当派,五个是智空、智云领衔的少林派。

    秦书淮本以为这两个门派是武林泰山北斗,应该不会起哄灌自己酒,没想到智空先笑着来了一句,“秦施主,你与我少林的缘分匪浅,你看你得喝几杯?”

    秦书淮知道智空话里有话,指的自然是自己偷学少林绝技的事情。这种事可大可小,少林派至今没有飙,还来参加自己的婚宴,很可能是有别的考虑。不知道少林接下来会如何处理这事的秦书淮此刻心虚的很,于是笑道,“智空大师说的对,我看我至少得喝三杯。”

    智空又是一笑,“秦帮主说值三杯便是三杯吧。”

    秦书淮又道,“大师勿要笑话在下了。若说我与少林的缘分值多少,这是一言难尽的。”

    智空点头道,“秦帮主知道便好。贫僧以茶代酒,敬秦帮主。”

    秦书淮举起酒杯,连干了五杯。

    说道,“智空、智云二位大师,我已在帮中为二位安排好了卧房,请二位今晚务必留宿。在下明天上午定会登门叨扰。”

    智空和智云知道秦书淮要找自己说什么事,事实上这也是他们此行来的目的之一,于是都同时点了点头。

    敬完少林,武当这边,常吾机也笑道,“秦帮主敬少林五杯,不知武当又值得几杯呢?”

    不等秦书淮说话,邱大力笑道,“常道长说笑了,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倒是让我们无地自容了。少林五杯,武当自然也必须五杯了!”

    秦书淮自然不会傻到与武当讨价还价,这不表示武当的地位比少林低了么?于是也跟着点头道,“师父说的是。常道长,在下敬武当五杯。”

    常吾机哈哈一笑,“如此,老道也陪秦帮主五杯。不知道秦帮主有没有为我武当准备卧榻啊?我们也想赖着不走,回头找你说说话呢,呵呵。”

    武当想找自己聊聊?秦书淮自然求之不得。

    笑道,“常道长及诸位武当大侠肯屈尊莅临,小子岂有不准备卧榻之理?诸位且喝,回头自有人领你们去的。”

    “哈哈,如此便好!”

    在武当和少林这桌喝了十杯,杯子不小,酒又是酿春斋的出了名的烈酒,秦书淮的嗓子已经火辣辣的了。

    原本以为一桌敬十杯已经是够多了,但接下来的情况让他意识到,少林和武当作为武林的泰山北斗,让自己只喝十杯已经是极为地道了,也极为文明了!

    这一百桌来的都是什么人?全是江湖人士!但凡混江湖的,哪个不是酒坛子里泡着的?而且江湖规矩,酒桌之上无大小,即便秦书淮如今已是名震武林的顶尖人物,但是这些人劝起酒来谁都不手软。别的门派不说,就说唐门的唐三娘带着七八个唐门弟子,就足足敬了他二十几杯。尤其是那个叫唐馨儿的少女,一口一个大英雄、大豪杰,一人就敬了他十杯。

    好在秦书淮内力深厚,每过一会就偷偷到茅房把酒逼出来一些。不过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感觉酒精有些上头,走起路来都有些飘。

    至于邱大力、陈敬、皮狗、赖三儿等人,更是喝得七歪八倒。邱大力是老江湖,虽然今天兴奋地像打了鸡血,不过还知道在这么多武林名宿面前出不得丑,每喝一会都会找个角落把酒逼出来。陈敬在几人中是喝的最卖力的,怎么说秦书淮现在也是他的姑爷了,这个时候怎能不玩命给他挡酒?不过他也是酒量最差的了,没熬过三桌就趴桌子底下起不来了。赖三儿酒量好,但完全没经验,只顾挡在秦书淮跟前一通猛喝,结果也就撑了十来桌就醉了,抱着个酒坛子在地上大喊心上人“春花儿”。还是皮狗最阴,这小子平日里总黑着个脸,半天不放一个屁,心里却活络的很,秦书淮让他挡酒,他也不跟人讨价还价,人要求多少他就喝多少,结果几十桌下来都不倒。秦书淮好奇,仔细盯着他看一阵,这才现这小子袖子里藏了一大团棉花,一大半的酒都被他悄悄倒棉花里去了,气得踹了他一脚,在场都是武林名宿,眼睛哪个不毒,他这点小伎俩恐怕早就被现了,只是人家没说而已。

    一圈喝下来,秦书淮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而现场的气氛也达到了顶点。

    是时候说点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