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二百零四章 意想不到的来客
    前来道贺的武林群雄络绎不绝。  八时间很快到了巳时六刻,此时各大门派的人都已基本到齐。秦书淮出去四五十张请帖,收到请帖的门派没有一个缺席,连崆峒、漕帮都不例外。而且各门派基本都是掌门或帮主亲临,给足了秦书淮面子。江河帮一时间门庭若市,群雄齐聚,盛况空前,说秦书淮这场婚礼轰动整个武林一点都不为过。

    邱大力整整一个上午嘴都没有合拢过,这是他一生中最为辉煌和光耀的一上午。其实不光是他,整个江河帮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中。若是几个月前,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能见到这么多武林中传说的大人物!也不会想到自己加入的这个帮派,有一天会在江湖上有如此声望。都是混江湖的,声望意味着什么他们再清楚不过了。今日过后,江河帮必定名扬天下。以前弟兄们出门遇到漕帮、巨鲸帮心里都打怵,但是现在不同了,别说漕帮,就是遇上六大派的人,他们敢轻易动自己一个手指头?就像少林派,这天下除了魔教,还有哪个门派敢动一动少林弟子?这还只是一小方面,更大的好处是,江河帮如今声势震天,漕帮、巨鲸帮还敢与我们挣地盘?一统运河只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帮里白花花的银子哗哗地流进来,各种小弟呼啦啦地招进来,咱帮主一代豪杰什么时候抠门过?咱这些老人就等着涨月钱、领分红、带小弟吧!

    他娘的,弟兄们的命可都是真好啊!幸好提早加入了江河帮,那会儿帮里收人要求还没那么高。要放到现在?也不看看有多少人眼巴巴地想进来,就凭咱这点修为帮里还能要?但现在,就算你是玄通境的修为,也得给老子做小弟!老子是江河帮老人,这他娘就是老子的资本!

    巨大的荣誉感让江河帮人越的以自己帮派为豪,近两个月来在山中的魔鬼式拉练所产生的怨气早已消散地无影无踪。现在每个人的胸膛都挺得直直的,走起路来头看天脚生风,这个效果倒是秦书淮之前没想到的。

    江河帮,在秦书淮的苦心经营下,开始具备了越来越多的顶尖门派所必需的特质。

    不多会儿,只听总舵大门外礼炮齐鸣、鼓乐喧天,只听有孩童大喊,“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邱大力本来还在与峨眉派的上水师太寒暄,听到这里赶紧告了声罪,急急忙忙地跑出去迎接。

    秦书淮身穿大红吉服,头戴碧玉幞头,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缓缓而来。他的身后,是一顶大红花轿,花轿是八人抬的,俗称八抬大轿,轿上坐的自然是陈晴儿。

    跟在陈晴儿后头还有一个八抬大轿,轿上之人却是戚氏。原来,因为陈晴儿和秦书淮都无父无母,按照风俗就戚氏便要替他们的高堂受他们拜礼,所以秦书淮也把她接来了。

    此时的戚氏早已没了乡野老妪的样子。只见她头戴金丝黑底额帕,身穿紫罗蹙金刺五凤吉服,又攒珍珠翠玉,端的是一个凤仪堂堂的贵老妇人的架势。

    戚氏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的老夫人,此次唯一的亲孙女出嫁,她自然不愿意寒碜。好在秦书淮送来的聘礼够多,光是那三百两黄金和五千两雪花白银就足够她风风光光地为孙女办一批好嫁妆了!

    不仅如此,她还出钱给自己、陈晴儿以及全村人都买了一身好衣裳,这样大伙儿送亲去夫家的时候才不至于输了阵势不是?说到阵势,老村长这次几乎把全村人都叫过来“送亲”了,说人多气势才足。另外,他还详细跟戚氏打听了大户人家结婚的规矩,召集全村人排练了好几次,确保做到大伙儿送亲时不闹笑话。照他的话说,秦公子大婚,来的肯定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咱说什么也不能给他丢脸不是?

    秦书淮下马后,先是向闻讯而来的孩童洒利钱,接着又在众人的簇拥下,拉着陈晴儿跨火盆,如此总总,完成了一大堆繁复而又热闹的程序后,终于到达了拜天地的正堂。

    此时,邱大力与戚氏已经端坐于堂上。而各大门派的掌门则分列左右,堂内群雄毕至,热闹非常。

    正要拜天地之时,忽然听得外头有小厮高喊了一声。

    “蓟辽督师袁崇焕遣使来贺!南丐掌棒龙头汪大童来贺!”

    秦书淮一愣,心想袁崇焕此时应该在蓟州,怎么知道自己大婚的消息?汪大童又怎么和袁崇焕的使者一起来,他们是凑巧碰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在场群雄也是一怔,纷纷心道,连蓟辽督师都遣使来贺,看样子秦书淮与关宁军的交情当真匪浅,这么说他带人在遵化一带抗击鞑子的传言是真的了?

    不一会儿,两个人风风火火地赶了进来。秦书淮一看,一人是汪大童,另一人正是赵率教手下副将、骑兵统领王宁。

    汪大童进来后先笑呵呵地不说话,站在王宁身后,让王宁先说。

    王宁当即笑着冲秦书淮拱手道,“秦帮主,石门寨一别,想不到一转眼秦帮主便成家了,实在可喜可贺!秦帮主当日以一己之力救下我四千关宁军将士,又在罗文峪浴血奋战,以四敌千,助我大军攻克罗文峪,斩建奴贝勒萨哈廉,继而又助我军轻取石门寨,前后共计杀奴四千余人,此赫赫之功我全军将士无不感怀钦佩!因此,袁督师和赵总兵听闻帮主大婚,特遣在下前来,代表数万关宁将士恭贺秦帮主大婚,同时感谢秦帮主为我中原百姓、为民族大义而做的一切!”

    在场群雄闻言无不面露惊讶。秦书淮在遵化打鞑子的事情众人都略有耳闻,但几乎没人认为他真的能挥什么作用,甚至部分人认为这不过是他沽名钓誉的一种手段而已。现在猛然听到他立下这般赫赫战功,连袁督师都特意遣使来贺,不少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秦书淮心道,袁崇焕和赵率教倒是会做人,知道我结婚时群雄毕至,这时候专程来给我歌功颂德,这广告效应可比我自吹自擂说一百遍都好。

    好,来得好!正好帮我开个好头!

    于是冲王宁抱拳道,“王将军言重了。值此国难当头之际,保国安民不仅是朝廷和将士们的职责,我武林之士亦有此责。需知我们各门各派,哪个不受百姓的供养,哪个不因百姓而兴?鞑子残暴,戮我百姓,便是戮我生养父母,我岂能坐视不理?”

    他这话自然是说给在场群雄听的。他说的没错,武林中没有一个门派是搞生产的,他们的经济来源主要有三种。一种是类似江河帮、漕帮这种帮派,搞漕运、走镖等“服务业”获得收入。第二种是土地出租的收入,大多数门派都拥有不少土地,这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第三种就是门中弟子或其他追随者的自愿捐献,比如新弟子入门学艺要缴纳一定费用,很多富贾为求本地的门派庇护,也会定期向门派“捐献”不菲的钱财,这部分的收入也不小。总而言之,既然门派本身不搞生产,那么养活他们的就一定是老百姓。

    他要说的道理就是,老百姓是大家的衣食父母,因此保国安民整个武林都有责任。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说教的时候,与王宁寒暄了几句之后,秦书淮便客气地请他入座了。

    王宁却不落座,又走到智云大师跟前,抱拳道,“智云大师,那日一别,我与赵将军时刻惦念大师,大师可还安好?”

    智云淡淡笑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与赵将军关心,老衲安好。”

    众人见此,便知王宁确实是赵率教身边的人,于是对他的话又多信了几分。现在,已经没人怀疑秦书淮对打鞑子一事只是说说而已了。虽说在场不少人仍对秦书淮怀有敌意,但依旧难掩心底的一丝敬意。虽然武林中人都不屑于为朝廷效力,但一旦涉及到保国安民、抵御外辱这种事,便上升到了民族大义的高度,这种“义”,可远比锄强扶弱的“义”要大的多了!其实说白了,中原是武林和朝廷共同的中原,若是朝廷守不住边塞让外族攻入,中原武林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秦书淮是第一个喊出“打鞑子”口号的一帮之主,又切切实实地付诸了行动,又怎能不让人钦佩?

    这时汪大童才哈哈大笑着上来,说道,“秦帮主,大婚也不喊老叫花来,是不是怕老叫花送不起份子钱?”

    一句话便显示了两人的交情匪浅。汪大童身为丐王的高徒,在江湖上威名赫赫,两人交情如此之好,却是又让人对秦书淮浮想联翩。

    秦书淮笑道,“汪掌棒能来,在下求之不得。只是汪掌棒神龙见不见尾,在下便是想送喜帖也地方送啊!”

    汪大童又是一笑,“行了,今天是你大婚之日,老叫花就不与你纠缠了。快快行礼吧,新娘子都等急了!”

    媒婆高喊一声,“拜天地咯!”

    但这时,却听外头又传来一声高喊。

    “东厂督公曹化淳前来贺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