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下聘
    “姐,奶喊你去吃进宅酒了。 ”陈书像只野猴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小山岗。

    “哦。”

    陈晴儿心不在焉地应了声,双眸还是看着远处。

    “姐,秦公子现在忙得很,听大哥说他们准备打鞑子呢,我看他是来不了啦。”

    “哦。”

    “姐,你放心,秦公子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陈晴儿撅了撅嘴,没好气地说道。

    陈书咧嘴一笑,“俺就知道。”

    “嘁,就你聪明。”陈晴儿不甘心地又向远处望了望,却还是只能看见空荡荡的地平线。

    把手里卷成了圈的狗尾巴草扔到地上,缩了缩脖子,说道,“走吧走吧,冻死本小姐了!”

    转身往回走了两步,现陈书没跟上来,便又回头催道,“走啦!”

    却见陈书吊着脖子,一动不动地看着远处。

    忽然举起手往远处一指,“姐,姐!你看那边!”

    陈晴儿顺着陈书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平线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几个黑点。

    她的心跳忽然加快,屏息凝神地看着那几个黑点。

    黑点渐渐变大,隐约可见是几十个人骑着马,正急匆匆地往村子里赶来。黄陂村总共就九户人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多人来村子里了。

    陈晴儿不敢确定对方是谁,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赶紧对陈书说道,“二弟,你快去村里,可能是马贼来了。”

    陈书吓了一跳,说道,“姐,马贼不是被秦公子打跑了吗?咱这多久没来马贼了,我看兴许是秦公子他们呢?”

    陈晴儿道,“秦公子来村里带那么多人做什么?一定不是他们,快去!”

    陈书一听也跟着紧张起来了,“姐,那你也别站这了,赶紧回去吧。”

    “姐没事,你快回村里吧!”

    陈书便点了点头,然后撒腿就往山下跑。没跑两步,却听陈晴儿又在后头喊道,“回来,是、是秦公子,是他!”

    陈书脚下没刹住,一下子摔在地上,脸上却是眉开眼笑,“真的?真的是秦公子、秦大哥?”

    陈晴儿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小鹿乱撞。这个身影在自己脑海中每天都会出现,自己又怎么会认错。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立即转身拉着陈书说道,“回、回村里,快些回去。”

    陈书一脸不解,“姐,不是说是秦大哥吗?那还怕啥,咱下去接他呗?”

    陈晴儿一跺脚,白皙的脸蛋忽然升起一丝绯红,“哎呀,让你回去你就回去,问那么多做什么!”

    陈晴儿拉着陈书一路小跑地进了村,来到了“义安居”大院,悄然坐到戚氏的身边,然后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这一切都逃不过其他人的眼睛。

    “晴儿,刚刚做啥去了?又去村口等秦公子啦?”李家大嫂又是第一个起哄。

    “谁说的,我才没有呢。”

    “呵呵,晴儿姑娘,秦公子可来了?”张木匠也打趣道。

    “我、我怎么知道。”陈晴儿努力地做出一副不知情的表情,脸却越来越烫,心里更是七上八下跳得厉害。

    却被陈书出卖了。

    “秦大哥来啦!他现在就在村口,马上就进村啦!”陈书无比兴奋地喊了一声。

    院子里顿时“轰”地一声炸开了。

    老村长刺啦一下站了起来,睁着老眼大声道,“真的?”

    陈书使劲地点头,“我和我姐亲眼看见的,错不了!”

    戚氏对陈家三兄弟的管教甚严,向来要求他们牢记忠、孝、礼、义、信五德,所以陈家三兄弟从来不撒谎。陈书说秦少侠来了,那他肯定是来了。

    戚氏满是皱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慈爱地看了看陈晴儿,轻声问道,“他真来了?”

    陈晴儿凑到戚氏耳边,小声道,“真的。”

    戚氏呵呵一笑,摸了摸陈晴儿的髻。见她鬓边的头有些乱,又帮她理了理。自己孙女的心思,她再清楚不过了。

    这下所有人都不吃了,纷纷放下筷子跟着老村长喜气洋洋地往村口赶去迎接。

    没走几步,只见几十个骑着匹高头大马的汉子,排成齐整的两列队伍迎面而来。队伍的后头,还有三辆大马车,马车上也不知装的什么,堆得跟小山似的,还用红布盖着。

    秦书淮走在最前头,他的旁边是邱大力,身后则跟着孟威、陈敬、皮狗、赖三儿、老道等五十余人。一行人全部骑马,浩浩荡荡,气势斐然,看得村民都是心头一震。

    秦公子,当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见到村民来迎,秦书淮当即下马,先走到老村长跟前,对他深深一揖,道,“拜见祥爷爷。”

    老村长赶忙上前扶起秦书淮,花白的胡子一抖,连连说道,“秦少侠、秦帮主,快快请起,老头子当不得你这一拜。”

    “秦大哥!”

    人群中传来一阵兴奋的呼喊,却是陈家的陈书、陈礼二兄弟。他们的身后,则是戚氏和陈晴儿。

    秦书淮与二人打了声招呼,然后立即走到戚氏跟前,郑重地拜道,“拜见戚奶奶。小子本应早来答谢戚奶奶救命之恩,无奈俗务缠身,求奶奶勿怪。”

    戚氏颤颤巍巍地走上前去扶起秦书淮,说道,“好,好孩子,快起来!秦公子为国为民做的好大事,老身区区贱妇,又如何值得公子说一个谢字了?公子万勿再提!”

    陈敬站在秦书淮身后,见了日思夜想的家人,心里自然有无数话要与他们说。不过秦书淮没有下令,他便只能直挺挺地呆在他的身后,一步都不敢往前。

    到时陈书和陈礼扑了上去,一个劲儿的喊“大哥”,迫不及待地想拉他到一边好好叙叙。

    戚氏见状威严地喝道,“陈礼陈书,不得放肆!”

    邱大力等人见戚氏说话行事毫无村妇之气,端的是一个识大体、有见识的老妇人,便又对陈家高看了一眼。

    秦书淮轻笑一声,转头对陈敬说道,“陈香主,这便放你假了,不必再拘束。”

    陈敬谢过秦书淮,这才喜笑颜开地冲过去,把两个弟弟搂在怀里。

    陈晴儿挽着戚氏的手,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威风凛凛的秦书淮,又看着他身后那些昂挺胸、纪律严谨的壮实汉子,眼中一汪秋水涟漪更甚。

    敬儿说他们江河帮是打鞑子的,原本她有些不信,一个江湖帮派怎么会去打鞑子,又怎么打得过鞑子呢?如今见了这些汉子,她开始有点信了。

    若他真是打鞑子的,那敬儿跟了他,当真是遂了爹爹的遗志了!自己无意中竟救了这般大的人物,这真是爹爹在冥冥之中的安排么?

    村民们知道现在的秦书淮身份显贵,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打招呼,只得站在一边笑呵呵地看着,连平常嘴极快的李家大嫂都不说话了。

    秦书淮只好一一与他们打招呼,大伙儿这才少了些拘谨。

    老村长见队伍里有五十来人,之前准备的酒菜不够,便赶紧喊道,“张木匠、何二狗,你们赶紧把圈里的猪杀了!李家大嫂,赶紧去支火,各家有什么拿手菜都赶紧弄起来!”

    “好勒!”

    “瞧好吧老祥叔!”

    村民们应了一声,便急急忙忙地跑回去准备了。

    老村长又对秦书淮说道,“秦帮主,老头子总算没说大话,把那宅子建好了。走,这就带你去看看。只是没料到来了这些多的好汉子,酒席还少摆了几桌,乡里人不知道场面,还请秦帮主和好汉们勿怪。”

    秦书淮笑道,“祥爷爷言重了。小子此番前来,却是有大事求戚奶奶,所以先要去陈家。”

    这时,却听邱大力在后头笑道,“臭小子,这事是你求的吗?要求也是老子……哦不,你师父我来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