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就是八章 去黄陂村!
    秦书淮在喜帖上写的时间,是在三天之后。  主要是考虑到武林大会在两天后结束,到时候各门派可以直接从津门来通州,方便之余,还可以减少北丐从中作梗的时间。

    得到这个喜讯之后,全帮上下就忙活开了。这可是帮主的婚礼,关系到江河帮的脸面,各方各面来不得丝毫凑合。于是大伙儿成立了以邱大力为的婚礼筹备委员会,各堂口的老大全部都参与进来了。一个个都卯足了劲,照他们的架势,不把这场婚礼办成一场空前绝后的武林盛事决不罢休。江河帮之前采购装备、军需已经花去了大部分的库银,按照邱大力打的婚礼预算,非得把江河帮的老底掏空不可,于是秦书淮坚决不批,大笔一挥就砍去了许多无谓的“面子工程”。

    邱大力不干了,瞪着眼喊帮里没钱没关系,老子自己想办法。于是一转身就把自己的老本全掏了出来,老道也不含糊,不但把朱雀堂的小金库掏了个精光,还把自己攒了几十年的私房钱也都拿出来了。各堂口老大见此也不甘落后纷纷效仿,一时间大有“帮主结婚,全帮挨饿”之势。当然,这一切全都瞒着秦书淮。

    筹备婚礼还不算难,能用钱解决的事儿还真不是事儿。不过,你要结婚总得有新娘吧?婚礼筹备起来了,新娘还没着落,把邱大力愁的吃不下饭。以秦书淮的条件,就算是三天内要成婚,愿意嫁的姑娘也有一大把。问题是愿意嫁的大都是一些小门小户,或者商贾人家的闺女。邱大力是不乐意的,再怎么说自己徒弟也是江河帮的帮主,现今武林中一等一的大人物,娶妻自然得选门当户对的名门望族的闺女了。不过越是名门望族越是讲究规矩,说媒、下聘、算八字、选吉日、过节三挑一样都少不了,等你能上门迎娶,怎么也得几个月之后了。三天就想娶人家过门?这等有辱门风的事情哪个大家族会答应?

    秦书淮却另有打算他根本就不想找什么名门闺秀,甚至正儿八经人家的姑娘也不要。

    他知道自己现在虽然看上去风光,实际上却危机四伏。如果真的有了正儿八经的妻子,只会互相拖累。一方面是无处不在的敌人很可能会向自己的妻子甚至她的娘家人下手,到时候弄不好会害了人家。另一方面,若是对手拿她或她的家人威胁自己,自己处理起来也麻烦。

    所以,他想暗地里去找一个愿意为钱陪自己演这一出戏的女人,演完戏后给她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反正成亲的时候盖着红盖头,谁都看不清她的脸,以后绝不会有什么麻烦。

    这事儿当然不能让邱大力去办,以他的性格一听早炸毛了。于是他叫来了陈敬和皮狗,这两人嘴严,办事又可靠,让他们去找这么一个人来再合适不过了。

    皮狗答应的干脆,不过陈敬却出人意料的犹犹豫豫起来。

    过了半晌,陈敬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递给秦书淮。

    “主公,前几天俺姐来过一次,不过看你不在就回去了。这是她让俺转交给你的,说里头是平安符,她特地去庙里求的。”

    秦书淮接过香囊,打开看了下,见里头除了一张平安符,还有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正是自己当初塞给她的那张。

    心中波澜微起。

    陈敬又道,“我姐还让俺问你句话……”

    “什么话?”

    “她问你,你上次跟她说一定会回去的,还算不算数?”

    秦书淮拿着香囊的手腕微微一动。

    陈敬眼眶莫名的一红,忽然跪了下来,说道,“主公,俺跟了您这么久,知道您的决定都不会错。但是,这次您大婚的事儿,俺想说说俺的意见。俺姐是真的待你好,她问你回不回去,其实是……”

    秦书淮挥了挥手,示意陈敬不要再说。

    陈敬却一反常态,破天荒头一次逆了秦书淮的意,继续说道,“主公,俺姐留你在家那么多天,成天形影不离地在你床边,村里人早已把你看作是俺姐的男人了。俺奶让俺跟着您,就早把陈家托付给您了!俺姐……”

    “行了!”秦书淮轻喝一声。

    陈敬这才意识到自己顶撞了主公,俯一拜,道,“属下冒昧,请主公责罚!”

    秦书淮看着跪在地上的陈敬,沉吟了片刻,蓦地站了起来。

    “备马!”

    陈敬和皮狗同时抬起头,问道,“主公?”

    “去黄陂村。”秦书淮淡淡说道。

    心中的那些纠结顿时消散陈家不惧,我亦何惧?陈晴儿与我不过相识数日,便可托终身于我,戚氏与我说不过三五十句话,便可托付陈家于我。所谓快意恩仇,亦不复如此!人在江湖,当有此气魄才是!自己若是再瞻前顾后,却是连一个小丫头、老妇人都不如了。

    陈敬听到秦书淮说去黄陂村,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无法掩饰的大喜!

    “属下遵命!”

    ……

    黄陂村。

    午后的太阳洒在银装素裹的大地上,冲淡了冬的寒冷。在阳光的恩泽下,每个人的身上都暖洋洋的。

    今天是黄陂村“三间房”竣工的日子。这是老村长集中了全村的财力人力,特意为秦书淮修建的。当初因为他夸口说要给秦书淮造村里个“三房一大堂”的宅院,所以暂且就被大伙叫做“三间房”了。

    不过老村长说了,泥腿子才会取“三间房”这种名字。他想过了,以后这个宅院就叫“义安居”,以纪念秦少侠单身救下全村百姓的义举。

    经过大伙儿的努力,“义安居”今天终于落成了。正如老村长所说,三房一大堂,不管是门窗还是围墙,都是簇新的,远远一看和新房差不多,比城里的那些宅院也差不到哪去,在黄陂村里更是最为惹眼的存在。老村长又说了,这房由各家轮流打扫,一月至少打扫三次,不能积了灰尘,这样等秦少侠回来就可以随时入住。

    老村长召集了全村人,简单而隆重地搞了一把落成典礼,还文绉绉地读了一大段词儿,据说是老村长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才写成了。大伙儿听不懂那些文词儿,但大概的意思还是知道的,就是说修建此宅是为了感谢秦少侠除去马贼,保护全村百姓的义举,同时彰显我黄陂村的知恩图报的古风等等。

    典礼过后,大伙儿便在院子里摆了几张长桌,桌上放了一只烤乳猪,还有几大盆的烩菜,这就算是大伙儿来吃秦书淮的“进宅酒”了。虽说秦书淮不在,但这项流程少不得,照老村长的话说,这叫给新宅抬人气,大伙热热闹闹地在院子里吃一顿,这宅子有了人气就不会被别的什么东西给占了,回头秦少侠才能直接入住。

    说起秦少侠,众人自然把话头又引到了陈晴儿身上。

    “晴儿呢?这丫头又上哪去啦?自家宅子的进宅酒也不来吃?”李家大嫂又扯着嗓门儿喊了起来。

    其他村民顿时都哄堂大笑。

    “李家大嫂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秦少侠的宅子,不就是晴儿丫头的宅子么?”

    “哈哈,说的对!据说秦少侠已经跟晴儿丫头定下终身啦,小丫头天天等着他回来呢?”

    “等?王大哥你是不知道,前些日子她都跑去青乌镇找人家了呢!等不住啦!”

    “哟呵,小丫头够机灵啊?我听说秦少侠如今在外头做的好大事,甭管官府还是江湖,都得给他面子。他一抬手,整个通州都得抖一抖!小丫头一定是怕心上人被人抢走,所以坐不住啦。”

    戚氏静静地看着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起哄,什么也不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

    黄陂村,村口的小山岗上。

    陈晴儿站在山坡上,远远地看着前方的地平线。手里拿了跟狗尾巴草,绕着修长的手指卷啊卷。

    眼看正午将过,干净白皙的脸上越的落寞。

    笨死了个猪的,敬弟到底有没有把话带到?

    今天是宅子落成的日子,他要是不回来,以后也不会回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