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扯大旗
    秦书淮通过惊世骇俗的几战,刷新了武林中人对武学极限的定义,也让江河帮一跃成为武林中举足轻重的门派,说他威震武林并不为过。

    但是他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一统武林、号令群雄,却还是远远不够的。君不见魔教自教主以下,护法三音、执法三王、七散人、五行旗……可谓高手如云,综合战力比任何一个武林门派都要高,却依然无法号令武林,可见这种事并不是武力够高就可以的。况且,秦书淮的江河帮比魔教、比少林都还差得远,就算纯论武力也不够格。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开始一统武林的大业!

    江河帮可以慢慢坐大,自己也可以继续成长,但统一武林的大业,必须即刻开始。他没有时间等!

    那么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呢?

    从后世穿越而来的他比谁都清楚,舆论的重要性!

    扯大旗、喊口号,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做出来之后对大家有什么好处,其他人才会认同你!当你证明这条路走得通时,便会有大把的人跟着你!

    从当年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到太平天国的“均田地、免税赋”,再到开国太祖提出的“打土豪、分田地”,正是因为他们的大旗扯的好,口号喊到了他们的心里去,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拥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跟着他们干!

    按照现代政治理论来讲,那叫“核心政治主张”。只要政治主张鼓动地好,能迎合大多数人的心里,即便地痞也能当上皇帝,无赖也能当上总统。

    同样,要想一统武林,让各门派放心地追随自己,他也必须先抛出一个武林中大多数门派都同意、认可的“核心主张”。而且这个“主张”不能假大空,必须是武林中人现在急需的甚至渴求的。

    武林中人有没有渴求的事情?当然有!要不然开这次武林大会做什么?

    所以他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找一个合适的场合,旗帜鲜明地喊出自己的主张,博得武林中人的认同。只要他们认同自己的主张,那么一旦自己真的朝着这个主张做出了一些实事,给武林带来了好的改变,日后再去游说各大门派跟着自己干就大有可能了。

    秦书淮很清楚,有北丐在的武林大会,自己无论想说什么,北丐都会想办法来搅局。因此,要想这个大旗扯得好,主张喊得响,就必须抛开北丐,另外再开一个“武林大会”。

    不过,虽然他目前已威震武林,但要想振臂一呼说大家来我江河帮咱们再开一个没有北丐的武林大会,也是不现实的。各门派又不是你的小弟,你初来乍到就因为功夫好,大家就要再去你老巢重新开武林大会?你秦书淮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要说功夫好,你能好过少林掌门智远大师?人智远大师也没你这么轻狂啊!

    这就是找骂、招黑了,所以得想个别的法子,合情合理地请大家去。

    如今自己已经落后进度太多,鞑子的兵锋很快又会西进,因此这事儿得快才是。越快越好,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

    言归正传。

    武林大会因为秦书淮与各大门派的高手单挑而中断,等到秦书淮下场后,已经到了正午时分,于是大会只好暂停,北丐安排群雄用午膳。

    散会以后,秦书淮身边众星拱月般聚集了一大批武林人士,一个个争相与他打招呼、套近乎。武林很现实,谁强大家就想和谁交朋友只要你不是邪魔外道,武林公敌。这并不是说这些武林人士有多世俗,而是实实在在的生存法则。人在江湖,谁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多认识几个强大的朋友,行走江湖便多一分方便,实乃人之常情。

    以峨眉为的阵营想拉拢秦书淮,以对抗北丐为的阵营,这点从上水师太借剑给秦书淮后便已路人皆知。所以,此刻峨眉派也丝毫不避嫌,上水师太带着阵营中包括唐门、铁拳门、铁枪门、玉泉派、泰山帮等七八个门派的掌门前来与秦书淮寒暄,并且邀请他同桌吃饭。

    秦书淮先再次谢了上水师太的赐剑之情,然后又对唐门的门主唐三娘谢道,“多谢三娘方才为在下仗义执言,在下定当铭记于心。”

    唐三娘虽五十出头,却英姿飒爽,举手投足间豪气不让须眉,笑道,“秦帮主年轻有为,又谦虚仁厚,不愧为少年英雄。唐门向来看不惯仗势欺人的事情,方才不过是说了句心里话,秦帮主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不过,秦帮主这个朋友,三娘倒是欢喜得紧。不知回头可否一叙?”

    上水师太在一旁也是微微点头,表示她也正有此意。

    秦书淮笑着拱了拱手,应承道,“三娘有命,小子焉敢不从?只怕三娘不要嫌小子叨扰才好。”

    一句话说的客气至极,让唐三娘十分受用。

    这时,三娘身边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也走上前来,说道,“秦帮主,馨儿也要与你一叙。”

    秦书淮定睛一看,现她是刚刚一直在台下为自己叫好的那个小姑娘。小姑娘长得水灵又好看,喝起彩来嗓门也尖,因而秦书淮颇有印象。

    她叫唐馨儿?

    唐三娘对大大咧咧的唐馨儿并不以为意,看她的眼神中满是宠溺。

    向秦书淮介绍道,“这是我侄女唐馨儿。馨儿自小天真无忌,唐突之处,还请秦帮主海涵。”

    秦书淮笑了笑,说道,“岂敢岂敢。馨儿姑娘耿直爽气,未来定是与三娘一般的女中豪杰。”

    唐馨儿抿嘴一笑,“我是不是豪杰就不知道了。不过秦帮主却是大大的豪杰,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几人有说有笑,一起去了北丐安排的宴会厅吃了午饭。秦书淮倒不担心北丐会在饭菜之中下毒,在群雄毕至的武林大会上下毒,除非赵庆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干这种蠢事。况且,下毒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什么实用的招数。高手练到一定境界,在真气的帮助下,对事物的感知也会更加灵敏。一旦毒药入口,瞬间便能感知出异样,所以下毒一般都只针对修为在玄通境以下的人才管用。这也很好理解,试想一个高手要真那么容易被毒死,那还打打杀杀做什么,要想杀一个高手,只要派人混进对方门派下毒,或者等高手一出门,就在沿途各种餐馆、酒馆、水源处下毒就是了。高手出门只要在客栈吃饭住宿,理论上总有一天会被毒死。所以要是下毒管用,这个世界的高手早已都死绝了。

    吃完午饭,按照流程,众人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

    回到客栈,秦书淮先借故把花沉支开,然后将孟威、孟虎等人叫进了自己的房间,告诉他们自己要重新开一个没有北丐参加的武林大会的想法。

    众人都一致认同。不过,究竟以什么名义召集大家去江河帮,却让大伙儿犯起了难。

    几人冥思苦想了半天,邱大力先说道,“娘的,要不然咱们直接点,就以商讨抗击鞑子的名义召集他们去!鞑子虽然与武林无犯,但是武林中人都知道鞑子屠我汉人,丧尽天良,谁不憎恶?况且鞑子中的武林人士都需为那个黄台吉效力,中原的武林人士就不怕鞑子占了中原之后,也要他们效力鞑子?”

    孟威立即摇头反对道,“邱执法,目前来看恐怕这个理由还太弱了些,武林中人虽憎恶鞑子,但只要鞑子没对他们下手,他们便不会主动挑起与鞑子的战争。另外,即便要商讨抗击鞑子之类的议题,为何不在这次的武林大会上说,而非要大伙去江河帮?这不是摆明了我江河帮要做带头大哥么?恐怕他们是不服的。”

    老道也点头道,“孟副帮主说的对。咱们要请各大派来我江河帮,名义上先得合情合理。”顿了顿,老道又道,“要不,咱们说帮里有喜事,要宴请群雄?以帮主目前的声威,群雄自然想与帮主搞好关系,到时不说整个武林都能来,起码半个武林是能来的。”

    孟虎一拍大腿,附和道,“没错没错。别的不说,就说峨眉阵营里的那七八个帮派是肯定会来参加的,弄不好少林和武当也会来。而这些大佬一带头,其他门派敢不来意思意思?我敢打包票,巨鲸帮和漕帮就一定会来!”

    孟威想了想,也赞同道,“我看这个办法可行。现在武林中人对秦帮主又敬畏又好奇,若是受到邀请,肯定会来江河帮一探究竟。只不过,说到喜事,我们帮里最近有什么喜事呢?”

    秦书淮也犯了难,最近帮里能有什么喜事?

    想了半天,弱弱地问了句,“就说我十七岁生日算不算?生日趴,哦不对,叫生辰宴,这个如何?”

    其实秦书淮也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生日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过无所谓,哪天过不是过?

    不过四人却都是连连摇头。心里纷纷想,这么重要的关头,帮主的小孩子脾气怎么又犯了呢?

    孟威道,“帮主,你若是二十岁生辰,那可以行弱冠之礼,是人生大事,自然可大操大办,邀请群雄来贺也说的过去。但若是十七岁生辰,想让群雄来贺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各大派的掌门也是身份尊贵,帮主一个生辰小宴就要他们亲自前来,不免有轻视他们之嫌了。到时传出去,怕是帮主你先得挨人一顿骂。”

    秦书淮想想也对,便又问道,“那除了这些,还有什么算是人生大喜事了?”

    又有人提出以父母做寿的名义,不过秦书淮在这个世界哪有父母?若是临时找人来假扮,肯定会穿帮。要知道现在武林中每个人都对秦书淮充满好奇,若是知道他有父母,还不挖空心思去打听他的父母到底什么来头,能培养出如此逆天的儿子?这些神通广大的江湖人士别的未必在行,打听消息的功夫绝对一流。回头一旦打听到他父母是找人假扮的,还不得贻笑大方?到时谁还信他?

    讨论了半天,孟虎实在没招了,便说道,“那剩下的,就只能是帮主你大婚了!”

    “大婚?”秦书淮心中喃喃,“结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