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变天的武林
    裹挟了淳厚内力的两个拳头轰然相撞,然而并无真气外泄。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惊讶的话,那现在所有人只是好奇了。

    秦书淮再次用出了“斗转星移”,这点谁都看出来了,并没有多少人惊讶。相反,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无比期待的表情。

    这“斗转星移”,当真是可以无视一切对手么?以智空的修为,是否能克制他?

    双拳轰然相碰的瞬间,智空只觉自己的拳头像是撞到了暗设弹簧的一堵墙上,这堵墙表面坚硬无比,后头却是绵绵荡荡,打在上头不仅使不上劲,而且拳上的内力、外力似乎都被吸了过去!

    秦书淮瞬间吸收了智空强大无比的真气,还未反弹自己从拳到胳膊都先是一麻,不过好在他的内力也足够深厚,很快控制住了这股如洪水一般涌进来的真气。不敢有丝毫犹豫,他当即全身一震,将这股真气反弹了回去。

    智空顿觉一股巨力从拳头传来,以自己的修为竟抗它不住。同时又有一股极强的真气进入手臂后狠狠地冲击了自己的经脉,以致整条手臂都酸麻不已,接着又势如破竹地直奔自己五脏六腑而去。

    智空大惊,心道这小子的内力莫非比我高?要不如何能吸收我的内力还反弹过来?这“斗转星移”究竟是个什么原理?

    若是寻常高手,此刻便是用尽浑身解数也无法抵挡这道反弹的真气进入五脏,受内伤是必然的。但智空却不同。

    中成境八等,易筋经五层,外加任督二脉已通的他,又岂是寻常高手能比的?

    那道反弹的真气虽看似咆哮奔腾、势不可挡,然而一冲出智空胳膊上的经脉后,就如同汇入了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瞬间消散地无影无踪。

    智空消了秦书淮用“斗转星移”反弹过来的真气,并无丝毫内伤之忧,但身体却依然受到了反弹过来的外力的影响,不禁蹭蹭蹭地后退了三步!

    而秦书淮却纹丝不动。

    他的情况与智空完全相反。

    从表面上看,他击退了智空,但实际上他此刻的内力已经出于极为剧烈的震荡之中。这点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就在反弹真气的一瞬间,他惊骇地现,智空的真气仍有不少留在了自己体内,而且竟然与自己的真气相融了

    毫无疑问,智空主修的也是易筋经真气!

    这便是“斗转星移”的另一个附带作用。若是吸收了同种真气,便能将对方的真气与自己的相融合,从而化为己用!这与化功不同,化功是任何真气都可转化,而斗转星移只能转化同种真气。

    不过,由于智空的真气来势太猛,又比秦书淮的更为醇厚,因而融合之时引了真气的剧烈动荡。

    若是两人处在真正的对战状态,此刻只要智空再出一招,秦书淮必败无疑。

    但这点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所有人都只看见两人对了一拳后,秦书淮稳如泰山,而智空却连退三步。

    第三局,秦书淮胜!

    两人都是一胜、一平、一负,打了个平手!

    这意味着,江河帮帮主秦书淮,已经是武林中身手最顶尖的那几个高手之一了。如果将他视作与智空平起平坐的高手,那么武林中能击败他的人,除了“僧神、道仙、魔圣、女帝”,恐怕没有谁了。

    而他才十六岁!

    群雄之中,不少人的思绪已经飞到五年、十年之后了。

    到那时,武林恐怕会进入另外一个时代吧?一个只属于“秦书淮”的时代!到那时,“僧神、道仙、魔圣、女帝”,还能成为武林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吗?

    而他手中的江河帮,会不会取代少林,成为整个江湖新的领袖?他会将武林引领至何方?

    不对,我们似乎忽略了什么!

    只要他还没到那个境界,一切都未必!

    如今他峥嵘已露,那有些人就未必能让他活到那一天!

    智空收了真气,对秦书淮说道,“秦施主的斗转星移果然独步武林,威力无穷,贫僧佩服!”

    秦书淮说道,“全赖大师手下留情,小子感激不尽。”

    智空淡淡一笑,别有深意地说道,“贫僧看秦帮主与我佛有缘,不如改天一叙?”

    秦书淮一方面需要向少林解释自己为何身怀少林派的易筋经和长拳,一方面也想攀少林的高枝,于是说道,“大师有命,小子岂敢不遵?届时小子一定登门叨扰大师。”

    智空又呵呵一笑,“好极”

    说罢纵身一跃,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秦书淮立于台上,淡淡地扫了一眼群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似是轻蔑,又似谦和,正如他的武功一样让人无法琢磨。

    至此,他已败尽北丐、崆峒、华山、昆仑、漕帮三大派两大帮的高手,又与少林圣僧智空打成平手,群雄之中,再无一人自认可与他争锋。

    这些帮派全部偃旗息鼓,剩下的那些门派自然也无人再敢提让他公开秘籍一事。

    江湖,向来都是以实力说话的!

    秦书淮惊世骇俗的一战,给他省下了无数宣传费。从此,江河帮在武林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纵观武林,不仅再无人敢无视江河帮的存在,反而在很多武林人士心中,江河帮已越崆峒、华山等派,仅仅位列少林之后了!

    秦书淮对众人朗声道,“诸位英雄,在下此次受北丐之邀前来参加武林大会,却不想会遭遇这般诸多波折。江河帮自立帮以来,向来秉承行侠仗义、匡扶济世的精神,在下亦以此为训,三省吾身。适才听闻有人污蔑我帮为魔教、为鞑子走狗,实为义愤,故而出手。幸而崆峒、华山、昆仑、漕帮的几位前辈,以及少林的智空大师,都体谅在下爱惜羽毛的心情,因而高抬贵手给在下留了体面,实是感激。”

    一番话,说得章太城等人都面色一红:自己哪里给人家留什么体面了?不过这小子倒是会做人,还知道给咱留体面。

    不过细心之人也听出来了,秦书淮先是强调自己是受北丐之约来参加武林大会的,而北丐是第一个向江河帮难的,所以他言下之意是想说这一切都是北丐设局想陷害他?

    而漕帮这边,则听出了另一层弦外之音。秦书淮在最后说各门派的前辈都“高抬贵手”,之中也提到了漕帮,但独独没有提北丐。也就是说,在他心里,漕帮并非像北丐一样是他的死敌么?

    如果他还知道给漕帮留个体面,那是不是说明漕帮与江河帮还有和解的余地?但是大家都是运河上吃饭的,又能怎么和解呢?难道他就不想一统运河?

    成文东的眉头越皱越紧,心想这事关系到漕帮的生死存亡,回头还是先找巨鲸帮商讨一番再说。虽说巨鲸帮与自己关系也不好,但是他们就不怕自己的饭碗要砸了么?

    北丐这边,陷入了极大的惊惧之中。

    秦书淮的这番话,已经很明确地表明了他要与北丐斗到不死不休的态度。

    赵庆阴沉着脸,一语不。本来他以为秦书淮和智空比完武,不受伤也起码真气大损,到时自己再上去与他“比试”,势必能一举杀了他。但没想到这小子看上去竟若无其事,而且还能与智空打个平手,若他真是这等修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之前他与逍长老以及各大派高手对决时,一开始都是狼狈躲避、险象环生,但最后却都是一招制敌,看上去像是故意装的。这么看来,他是要引我上去?

    我要杀你,又何需与你单打独斗?这可是我北丐总舵,你以为你真的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是那句话,既然来了,你就别想活着回去!

    秦书淮见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便又在台上说了一番客套的话,然后下了来。

    他自然想过鼓动武林去对抗鞑子,不过在这个时候提有些不合时宜。

    而在心里,他又有了一个大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