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迷踪闪影
    少林龙爪手共计三十六式,与逍不尘的毒爪相比,龙爪手不求阴毒与变化多端,而追求凌厉狠辣,是一门至刚至阳的武学。

    秦书淮自然听说过“少林龙爪手”,知道这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中排名前三的绝技之一,此时也是心中一紧。

    两腿前后一错,双手呈掌一前一后护在胸前,秦书淮极为谨慎地摆出了一个防守姿态,然后说道,“大师,请进招吧。”

    智空右脚一踏纵身跃起,如一炮弹般跃至秦书淮跟前,继而右手成爪冲他左肩抓将下去。这一爪带着一股炙热的劲风,确实至刚至阳,又凌厉至极。

    秦书淮身子向左一侧,避开这爪后,正欲出拳反击,却见智空的左手又朝自己的面部横抓过来,一惊之下,只好立即低头躲避。

    呼!后脑勺明显能感觉一股灼气贴着头皮刮过。

    智空二抓不中,第三爪又瞬息而至,这次是右手呈爪,自下而上冲秦书淮面门抓去。秦书淮原本低着头,并没有看清智空的第三爪,好在他全身真气密布,稍有风吹草动都能即时觉察,觉一股炙风扑面而来之后,他又立即抬头同时身体后倾,整个人倒旋一百八十度,这才躲开。此时他立足不稳,却见智空又逼上来出了第四爪,赶紧就地一滚,这才堪堪躲过。

    智空四抓均未得手,于是又加大了力度,出招更为迅猛凌厉,此时他已经接近用出全力了。

    纵身而起,跃至秦书淮跟前,又一爪从秦书淮头顶罩将下去,秦书淮只得再避。智空的龙爪手源源而出,几乎将龙爪手的三十六式挨个尝试了个遍,,“捕风式”、“捉影式”、“抚琴式”、“鼓瑟式”、“批亢式”源源而出,排山倒海一般想秦书淮攻去。

    秦书淮所学近战功夫不多,在智空的进攻下,连招架的机会都不多,只能利用踏雪无痕轻功和兰花拂穴手的走位拼命闪避。心想龙爪手果然是近战中不可多得的实用功法,它简单至极,却又凌厉无比,三十六招中每招每式都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无不只强调快、狠二字,而且招与招的衔接极为自然,只要有一定内力修为打底,出爪时便可源源不断,随心所欲。

    也不知它是几星强度?系统从刚刚的大慈大悲千叶手开始就不分析了,看来确实是想让自己去参悟的意思。

    又与智空过了十来招,秦书淮穴道中的真气已经耗尽,出手与身法都开始下降,这是极为不利的信号。

    如果不能保证身法度,被智空抓中只是迟早的事情。

    却在这时,耳畔响起了一个久违了的声音。

    “龙爪手何以凌厉至斯?”

    秦书淮在心里立答,“因为它简单至极!”、

    “非也,细察之!”

    这时智空又一爪罩了过来,秦书淮细细看了看他的整个身姿,现他一爪下来的时候,身体前倾,手臂、五指都是绷直的,显然他出爪时并不只用手臂的力量,而是整个身体都会压下来,带动手臂,再带动五指,这就有点像杠杆原理,确实要比单用手臂的力量来得快和猛。

    于是在心里说道,“他用整个身体在带动五指,就像一组设计精密的杠杆,恐怕体内的真气也是这样在运行。”

    那个声音又响起。

    “然也。手劲凌厉,并非单凭手之力,那么足步之快,是单凭足之力否?”

    秦书淮答,“否!”

    系统继续问,“那么,以气御足,足带全身快,还是以气御身,身带足行快?”

    秦书淮一愣,悟道初章这是在教自己提升轻功的要义?

    以气御身,身带足行?也就是说在施展轻功时,弱化脚上的力道而注重于身体的晃动?这又是闻所未闻。身体晃过去了,脚没跟上,那岂不是要跌倒了?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这是个修武世界,人的体内有真气,自然可以用真气来保持身体的平衡。

    那么,除了身体的晃动,真气要怎么运行呢?难不成也随着身体而动?比如自己想向右移动,那么在身体向右倾斜的同时,全身的真气重心也向右压过去?

    刚想到这里,忽然系统又响起了一个提示音。

    “恭喜宿主,由于宿主对轻功的领悟更深一层,踏雪无痕升至了第五层。同时,宿主已自动领悟踏雪无痕五层的至高身法迷踪闪影。”

    秦书淮又惊又喜,心道这就算领悟了?四层的踏雪无痕已经足够让自己的度不慢于各大派高手了,若是达到了五层会如何?

    还有,那个“迷踪闪影”又是什么?

    用出最后的一丝穴道真气,躲过智空的一爪,又蹭蹭地后退了两三丈。

    这时,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只见一人先是身体向右一侧,然后竟瞬间移到了三步之外。

    瞬间,真的只是瞬间。秦书淮顿时想起了前世某游戏中的一个召唤师技能闪现!

    虽然说它闪现有些夸张了,毕竟人不可能毫无痕迹地消失然后出现在另外一个地点,但确实已经非常接近了!

    此时穴道中的真气已经耗尽,智空又一次纵身跃起,这次他的度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为凌厉,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秦书淮头顶罩来。同时,秦书淮很清楚地看见,他的左手也已准备就绪,若是右手不中左手亦会随即而至,自己要躲开近乎不可能!

    来不及多想,他只好现学现用,调集全身真气随着身体猛地向右前方一倾。

    智空跃起之时,已然瞧出秦书淮的身法有所减慢,所以便用出全力打出这招“双龙抢珠”,以他多年的经验,知道这招必中。

    然而当他冲秦书淮的面门狠狠地罩下去之时,却惊骇地现他竟不见了!

    凭空消失!

    这等诡异的现象,自他习武以来简直闻所未闻!

    秦书淮心中的惊讶,又何曾比智空少?这招“迷踪闪影”竟然让自己瞬息只见闪到了两米之外,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场下,更是声如雷动,群雄之中不少人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连武当二老都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向来以剑法和轻功驰骋江湖的武当派,在见识秦书淮的剑法和轻功之后,忽然有种深深的危机感!

    秦书淮和智空同时都是一愣,不过两人都很快反应过来。

    秦书淮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挡,怎肯轻易浪费?于是立即伸出右手冲智空一拳打去。

    智空虽是一怔,但极为丰富的经验又让他立即镇定了下来,亦伸出一爪朝秦书淮左肩抓去!

    “嘭!”

    “呲!”

    两人几乎同时打到了对方。

    秦书淮一拳打在智空的左胸,而智空则一爪抓到了秦书淮的右臂。

    只是秦书淮因为刚刚用了“迷踪闪影”,真气没有掌握好,用力过猛以致亏损太多,所以这一拳只用上了六层左右真气,智空的身体只是微微后倾了一下。而智空抓住秦书淮的肩膀之后,手顺势后倾的姿势向后一滑,便滑到了秦书淮的手腕部,此时只要他用劲一捏或者手腕一转,便可轻易废掉秦书淮的右手。

    秦书淮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

    但智空却放开了他的手腕。

    双手合十,轻笑道,“秦施主,好俊的轻功,贫僧佩服!”

    秦书淮勉强笑了笑,心中对智空的敬意更甚,心道以他的修为,若是全力要打自己,自己必输无疑。不过,他三番四次暗中留手,言语中又给自己留了体面,确是极宽的胸怀。看来他上来并非是因为争强好胜,也不是要为少林证明什么,那他是什么目的?纯粹是出于对自己的好奇么?

    智空又道,“此局我二人各中一招,就算打平了。”

    秦书淮并非死要面子之人,但智空既然已经释放好意,让自己在武林群雄面前继续保持威慑,便也借坡下驴,说道,“大师德艺双馨,小子佩服。还有第三招,大师请。”

    智空淡淡一笑,道,“这第三招,秦施主看好了,叫做少林长拳,也称太祖长拳!”

    秦书淮听得他这么一说,心里便已明白七八分了。少林派绝技这么多,智空的最后一招却只用出相对其他绝技而言平平无奇的少林长拳,显然是想告诉自己,已经知道自己所学武功中有少林派的武学了。

    心里又想,不但是少林长拳,恐怕他们也看出自己学了易筋经了。看来回头得和少林好好解释一番了。不知道少林对待绝学外传是什么态度?

    两人互道了声“请”,便开始了第三局。

    智空脚步一动,踏至秦书淮跟前,然后轰然冲出一拳,却是长拳中至简至猛的招式“千钧一敌”。

    这招看上去毫无任何花哨的动作,就是一拳直奔秦书淮胸口。但蕴含的内力极为深厚,以致破空声呼啸而起。

    秦书淮对少林长拳已是极为熟悉,于是下盘一沉,也对着智空的拳头轰出一拳!

    两个拳头如两条咆哮的巨龙,“轰”地一声撞击到了一起。

    所有人都是眼皮一抽!

    这是内力与内力的直接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