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慈大悲千叶手
    智空双手呈掌一前一后,右腿微微向前一伸,道了声,“秦帮主,贫僧出招了。  ”

    话音刚落,身子便轻轻晃动了下,秦书淮恍惚间只见一道青影瞬间闪到了自己眼前,自进入这个世界以来,他还从未见到过如此之快的身法,不由心中巨惊。

    而就在此时,智空已一掌劈了过来,直奔秦书淮脖颈右侧。秦书淮此时穴道中的真气已经回满,因此出手度也是极快,火抬手一挡,然而手刚伸到半空,却见那掌竟只剩下了残影,原来只是虚招!

    “好快!”秦书淮越震惊,照这个度看,智空很可能是到了中成境。

    如果说从筑基境到小成境是在跨越一道道坎的话,那么从小成境到中成境就是在跨越一条大河了!在这次武林大会上,与秦书淮交手的,从逍不尘到“崆峒二圣”,再到章太城、石世明,全部都是小成境一等,可见武林之中能练到小成境圆满的人还是不少的。同时,包括苦练天蝎魔功的逍不尘在内的这些高手,全部都被困在了小成境,也可见从小成境迈向中成境有多么艰难。

    当然,武者若是能晋升中成境,战力必定能有天翻地覆的增长,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武者拼了命地要练上中成境了!

    言归正传。

    秦书淮被智空虚晃一招后,又察觉腹部有掌风微至,于是立即左手成拳下沉护住腹部,却见智空已经拍出的左手又一次迅缩回,让秦书淮扑了个空。

    跟着,智空抬起右手,凌厉无比地冲秦书淮胸口拍去。

    此时秦书淮的双手已被智空的两个虚招调开,中门大开。以智空的度,秦书淮回防根本来不及。于是他立即施展“移形乱影”,噌地往后平移了一丈,却惊见智空几乎同时、以同样的度向前冲了一步,牢牢地粘了上来。秦书淮不信邪,又往左平移了一丈,然而依旧没能错开身位,智空就像一块磁铁,跟着他的移动又一次粘了上来。

    秦书淮大骇,干脆脚一蹬腾空跃起两三丈,见智空又跟着跃起,便顺势向他冲出一拳,用的是少林长拳中的“盘龙云海”,只因这招在居高临下时攻击对手有奇效,因而秦书淮也顾不得智空能不能认出这招是他们少林的功夫了。

    智空哼哼一笑,左手朝上顶轻巧而精准地一拨,便轻描淡写地卸了秦书淮这拳,这时智空的身体也与秦书淮跃至一般高度,于是又施展出“大慈大悲千叶手”的剩余招数,一时间手影重重,虚虚实实,上下左右中五路齐出,秦书淮只得调集穴道真气,见招拆招,两人都是手快如影,寻常之人根本看不清招数,只见真气四散,平地大风骤起,确是一番惊心动魄的高手对决,引得台下又是惊叹连连。

    两人从空中打到地上,智空连续猛攻,将流畅无比的千叶手尽情施展,而秦书淮则连连后退,心道这千叶手的一招有这么长?你这和尚不是在诓我?

    正在这时,只见智空又一掌拍来,直奔自己右肋,看力度八成并非虚招。秦书淮本已狼狈至极,自知再打下去必败,心想不如就趁这个机会跟他拼一把。

    于是骤然停止后退的脚步,调转真气于右手轰然拍出,欲与智空对掌,好施展“斗转星移”。却不想智空手微微一抬,竟不与秦书淮对掌。

    秦书淮心道不好,自己中计了!

    果然,智空的另一掌飘然而至,直奔秦书淮右肩。

    由于刚刚一掌力道较大,秦书淮此刻身子免不得有所前倾,而智空的掌又是快如闪电,秦书淮一下子防守不及,生生地中了这掌。

    “嘭”的一声,他只觉右肩似被汽车狠狠地撞了一下,顿时整个人都离地而飞。他拼命稳住激荡的内力,同时施展踏雪无痕,以让身体保持直立姿态。

    向后飞了两三丈有余,落地后又蹭蹭地连续退后了三四步,眼看就掉下演武台,他又调集所有能立即调集的真气于右腿,狠狠地一蹬,这才止住。

    “啪”地一声,铺在演武台上的青石竟被他踩出五六条裂缝。

    体内真气剧烈震荡,秦书淮此时出招已经不可能。不过,好在智空所谓的“一招”已经结束,止住了进攻。

    秦书淮庆幸之余又后怕不已,心道还好这是智空,要是换了刚刚那几位,就会趁机要自己的命了!

    少林达摩院座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修为之强简直前所未见!而这只是达摩院座,那个传说中的“僧神”智远恐怕武功还远在智空之上!

    少林,不愧为武林第一门派!

    智空的眼中,也是微微露出一丝惊诧。刚刚自己连续进攻未遂,因而心中略有急躁,刚刚拍在他肩头的那一掌没控制好掌力,已是用上了八成的力道。本来还担心会不会伤到他,却不想这小子不仅抗住了,而且还能站得稳稳的!

    台下众人也都惊呼不已。一是惊讶于智空的千叶手之精妙强悍,二是惊讶于秦书淮中了中成境的智空一掌,却依然站得住!

    不过无论如何,第一局秦书淮输了!

    智空又双手合十,对秦书淮说道,“秦施主好功夫,贫僧佩服!”

    秦书淮戏谑道,“智空大师说话怎的如此之虚?在下输都输了,又有什么好功夫了?”顿了顿,又道,“另外,你不是说只让我接三招么,怎生出了这么多招?”

    智空颇为不解道,“秦施主,贫僧刚刚确实只出了一招,何来这么多招之说?”

    原来,武林中人比武时说的“一招”并非指“一个招式”,而是指用一门功夫连续不断地打出,只要没有被对手打断,或者两人之中没人中招,便都是算一招。刚刚秦书淮被打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智空一套大慈大悲千叶手打得连贯而通畅,自然只算“一招”。而他打中秦书淮后,这一招才自动结束。若是再上去打,就算是第二招了。

    秦书淮见底下人也都是一副副深以为然的表情,便知道是自己理解错了,不过却还是装出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要智空详细解释下。

    并非他要与智空纠缠这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而是要找借口拖延时间,以平复自己体内震荡的真气,以及往穴道中补充真气。

    智空见秦书淮一边“质问”自己,一边又暗地里在极有规律地呼吸吐纳,心中也不禁一笑,这小子还真是聪明伶俐,又会胡搅蛮缠,这秉性是极合智仁师兄心意的。这么看来,此事倒越看越有可能了……

    虽知秦书淮是在拖延时间,不过智空仍是不紧不慢地跟他解释这“一招”到底是怎么算的。

    过了一会,见秦书淮呼吸不再那么深沉了,智空便问道,“秦施主,贫僧可以出第二招了么?”

    秦书淮此时已经稳定了真气,又往穴道中回满了真气,便道,“好了,请大师出第二招。”

    智空说道,“这第二招,叫做少林龙爪手,秦施主可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