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耻
    “天地功?”

    这三个字一出口,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底下再一次爆出轰响,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为震动。

    三宝密卷,一宝可兴帝王之术,二宝可敌天下之富,三宝可行苍龙之屠。这三宝分别说的是帝王卷、藏宝卷和神功卷。

    其中的神功卷,指的就是神秘莫测的“天地功”!

    为了这三宝密卷,武林之中不止一次地掀起腥风血雨,无数武林高手因此而死于非命,可以说各门派如今互相仇视、防备,近而分裂成数个派系,都与当年争夺这“三宝密卷”不无关系。

    更有传言称,北丐“丐王”之死、武当长衫真人的失踪等等,皆与“三宝密卷”有关。

    目前关于这“三宝密卷”,江湖上流传最多的版本是,一宝帝王术在陕.西农民起义军领王和尚手里,二宝藏宝卷原本在东厂魏忠贤手里,他被抄家后就落到了崇祯手里,而三宝神功卷则在魔教教主燕无月手里!

    如今忽然说神功卷就在秦书淮手里,又怎能不引起轰动?

    秦书淮以十六岁的年纪便打败了逍不尘和“崆峒二圣”,所有人都在猜测他武功的来路。而这时忽然又有人提出,他练的就是三宝密卷中的“天地功”,似乎给出了最好的解释。

    除了那神秘莫测的“天地功”,还有什么功法能让他如此逆天?

    场下,众人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醍醐灌顶的表情!

    连武当二老和少林派的智空、智云都是眉头深锁,若有所思。

    秦书淮循声看去,却见说话的那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此人手持一对判官笔,眉宇间寒光仄仄,他坐在昆仑派席位中的最前排靠中间的位置,看来在派中地位不低。

    这人正是昆仑派掌派使者章太城。昆仑派的掌门一般不处理派中事务,只负责修炼昆仑独门武功“昆仑七绝剑”,因而门派中的事务都由掌派使者全权处理。

    秦书淮心想,昆仑派和自己无冤无仇,而且看上去也并非与北丐是一个阵营,为何要坑自己?

    不过不管什么原因,这人不怀好意就是了。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台下那些人要是认为自己有天地功秘籍,等散了会不来追杀自己才怪。另外,传言天地功被魔教所得,那不还是在影射自己就是魔教的人么?

    于是冷哼一声,冲那人说道,“这位前辈,有话就请上来说罢!”

    章太城也是哼了一声,“来就来,怕你不成!”身形轻轻一动便闪了上来。

    秦书淮道,“这位昆仑派前辈,你说在下学的是天地功,有何根据?莫非你见过天地功?”

    章太城冷笑,“天地功老夫自然没见过。不过,秦帮主年纪轻轻武功便已出神入化,若非天地功,试问天下武学之中又有哪门功夫能达到这个境界?”

    秦书淮嗤笑道,“前辈的意思,是贵派的功夫也不过尔尔,就算练死了也达不到在下这个境界么?那我看贵派的弟子不如投到我江河帮门下好了,我可以教他们。但是,你要说在下学的是天地功,那确实是你老眼昏花,看错了。”

    “哼,事到如今你还强词夺理!”章太城指着秦书淮又道,“你说你练的不是天地功是吧?好,那老夫问你,你练的是什么魔功?”

    秦书淮无名火起,怒喝道,“这位前辈,我尊你年长,喊你一声前辈。不过,要让人真的尊你,却也不是光靠年纪就可以的!我不练天地功,便是练了其他魔功是么?在你眼里,就你昆仑派是武林正道,我等这些都是邪魔外道了是吗?好,即便我学的是魔功,那又如何?逍不尘学的也是魔功,照样身居北丐长老,你敢对北丐放个屁吗?”

    章太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极为尴尬,愣了许久才说道,“逍大侠练的虽是魔功,但他行侠仗义、锄强扶弱,江湖上谁人不知?岂是你这小儿可比?你莫要再啰嗦,想要证明你练的不是天地功,老夫有一个办法!”

    说着,章太城转身对底下人说道,“诸位,今日并非老夫有意为难秦帮主。只是众所周知,天地功为魔教教主燕无月所得。而燕无月膝下有一子,名曰燕悔之,这件事当年参与过沐雪崖一战的人都知道吧?如今算来已过去了十六年,他那儿子也已十六岁了,便与这位秦帮主一般大!所以,老夫怀疑此人便是魔教的少主燕悔之!只有他,才能从燕无月手中得到天地功秘卷!”

    十六年前,与魔教有血仇的武当、昆仑两派联合十余个中小门派,集结了数百人在沐雪崖伏击魔教教主燕无月。此役之中,燕无月即将临盆的妻子月蓉夫人被杀,而腹中的孩子在魔教神医甲乙丙的帮助下,于乱军之中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燕无月突出重围之后,因没能保护好爱妻悔恨不已,因而为子取名“悔之”。当年这场大战轰动武林,所以这些事自然是无人不知。

    章太城的一番话,又让人联想起之前北丐的那些证据,这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秦书淮就是那个燕悔之!

    章太城又道,“诸位,我等皆是武林正道,自然不能凭怀疑就妄下结论,误伤好人!因而,在下想了一个法子,只要秦帮主能做到,那老夫便相信他所练不是天地功,也并非魔教之人!”

    底下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喊道,“章掌派,你就快说吧,是何法子?”

    “是啊,莫要冤枉了好人,也莫要放过一个魔教的人!”

    章太城见底下附和者甚多,便越底气十足,说道,“好,那老夫就说一说。”

    转过头指着秦书淮道,“秦帮主,你要证明你所学的并非天地功也简单,只需说出你的功夫叫什么名堂,出自何门何派,又是如何修炼的便可。不过,为避免有窥探你派秘籍之嫌,最后一点你只说个大概即可。在座都是修为有成的英雄,只要听得几句便可知你说的是真是假了!”

    章太城的这个建议,可以说是无耻到了极点。天底下任何门派的武功秘籍,向来都是秘而不宣的,就是一个字都不会向外人吐露。要知道天下武功皆相通,有些功夫的奥妙之处仅仅只是某些细小的方面做了些改动或突破,即便是泄露几个字,那些高手都有可能参透其中的玄机。

    而章太城竟然明着要秦书淮描述他的功法是如何修炼的,这不是卑鄙无耻又是什么?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无耻到了极点的主意,说出来之后竟得到了无数自诩“名门正派”的武林人士的响应!

    一时间无数人跳出来“义愤填膺”地要求秦书淮照做,甚至有人对他破口大骂,扬言今天他若是不说,就一拥而上将他这个魔教魔头之子碎尸万段,以正武林!

    所有人都翘以待,眼中都迸着渴望和贪婪的目光!此刻,台上那名少年练的是不是天地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能从他嘴里逼问出什么!章太城只说让他描述个大概,只要能开这个头,那么大伙就一个一个上,每人逼问出一些,总能把他这身邪功弄得一清二楚的!

    总之,今天他不交代清楚就别想离开这里!今天天下群雄齐聚,难不成还能让他跑了不成?!

    章太城勇敢地走到台前展露了他的无耻,同时也轻易地将所有人心底的无耻给挖了出来。当大家的无耻集中到一起展出时,便没人再感到自己的无耻是有多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