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承让
    就在孙成孙白连番的追击中,秦书淮忽然茅塞顿开!

    系统说的“四门天绝阵”断不可破,指的是自己如果陷在阵中,是绝对打不过的。 但是如果能让孙成和孙白分开呢?

    以斗转星移可克之!

    现在这两人一前一后地追击自己,而且吃定自己只会躲避而不敢反击,岂不正是使用斗转星移的好时候?

    秦书淮想到这里便提了一口真气,先是闪到了演武台一角,见孙成再一次冲了过来,便不再闪避,而是递出一剑架住了他的双刀。

    “当!”刀剑相碰,火花迸溅。

    秦书淮内力陡转,在相碰的一瞬间使出了“陡转星移”,将孙成双刀上附着的真气与外力统统吸入,然后猛地震了回去,孙成当即只觉双臂一麻!

    此时,孙白悄然而至,以为秦书淮终于肯停下来与自己二人相斗了,不禁喜不自胜。

    两把钩刀一震,正欲冲秦书淮双肩横劈下去,却惊骇无比地现,大哥孙成的双刀陡然转了个弯,分上中两路砍了过来!

    “哎哟!”

    他大叫一声,赶紧收了手,然后身子一旋想闪避开去,却不想那刀来势太快,自己又毫无半点防备,任他用尽了浑身之力,却也逃不过脸上、腹部各挨一刀的结局!

    其中腹部一刀伤的极深,白花花的肠子都隐约可见。

    “轰!”台下再次爆出了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

    无数人在互相打听。

    “怎么回事,刚刚你看清了吗?”

    “没啊,孙白是如何受伤的?”

    “我看到了,好像、好像是孙成砍伤的。”

    “你小子眼花了吧?孙成砍孙白做什么?”

    这个问题,孙白也同样想问……

    “大哥,你砍我作甚?”

    孙成一惊,“我……我砍你作甚?”

    他只觉刚刚手臂一麻,然后一股莫名的真气回震到刀上,双刀便在对方那把剑的引导下,不由自主地向自己弟弟砍去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毛骨悚然。对方竟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莫非他真的是“大明之妖”,当真会妖术?

    但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又让他回到了理智,什么妖术,不过是江湖骗子的把戏而已。

    但刚刚那刀又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他恍惚凌乱的一瞬间,却听孙白又“哎哟”一声,他赶紧看去,却见秦书淮正持剑猛攻孙白。孙白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拼命抵挡,又怎会是秦书淮对手?

    孙成大吼一声,立即冲了上去,却只见孙白的钩刀忽然诡异地变了向,竟电光火石般向自己的胸口袭来。

    孙成也是断想不到孙白会砍自己,因而毫无防备,虽极力一闪,却仍挨了一刀,伤口也是极深,鲜血直流。

    “二弟,你砍我做甚!”

    “大哥……我没砍你啊!”

    孙白怒道,“这贼小子究竟用了什么邪术!”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剑光从自己眼前悄然飘过。孙白的钩刀提到了半空之中,忽觉得脖子处微微一凉。

    他知道没有反击的必要了。

    整个如同被冰冻一般,静静地待在原地。

    不过,想象中鲜血喷射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秦书淮的长剑贴着孙白的脖子,冷冷地看着他。

    纵横江湖数十载,崆峒派的镇派元老,“崆峒二圣”之一的孙白,生死就在他的一念之间。

    底下所有人又齐齐地站了起来,张着嘴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那个持剑的少年,演武场上安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以及孙白重重的心跳声!

    孙成呆呆地站在一旁,想说什么却开不了口。他知道自己二人已经输了,而输的人,是没有资格向胜者提什么要求的。

    阴冷的北风吹过,棚顶的丝布哗哗作响,随风抖动着。

    秦书淮蓦地一笑。

    轻轻地收回剑,剑尖向下,双手缓缓抱拳。

    淡淡地说道,“两位前辈,承让了!”

    孙白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惨白的面色微微一红,回了一揖,讷讷道,“多谢秦帮主手下留情……”

    孙成也是面色一红,说道,“秦帮主仁义,在下佩服。”

    他二人原本是本着杀了秦书淮的心思来的,他们相信对方也知道这点。没想到对方却并未以怨报怨,却是大度地放过了自己二人。这等胸襟,倒确是让人佩服。

    秦书淮之所以杀逍不尘而不杀“崆峒二圣”,是因为北丐要投靠后金,与自己存在根本矛盾,这种矛盾永远不可能调和,因而对付北丐只能杀伐果断。

    而崆峒派却不同。崆峒派只是因为与北丐在同一阵营,受了北丐的煽动,加上自己确实杀了他们的弟子,所以他们才想杀自己。

    虽然比武之时刀剑无眼,死伤勿论,自己就是杀了他们,崆峒派也无话可说。但自己如果真的这么做,那与崆峒便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死仇,永远都别想和解了。作为六大派之一的崆峒派,实力毋庸置疑。他们若是将自己看作死对头,那得利的只能是北丐。

    要做武林盟主,无非是两个方法,一个是杀得武林鸡飞狗跳,所有高手全部都死后,剩下的那些软蛋自然会认自己做盟主。

    而另一个方法,就是让武林中所有人都心悦诚服,认为自己便是武林的第一人,从而听自己号令,尊自己为盟主。

    两种方式孰优孰劣,相信只要没脑残的人,一想便知。

    秦书淮成为武林盟主的目的,自然是要集整个武林之力,帮自己平定内忧外患,带着一群被杀戮吓坏而投靠自己的武林人士,有可能做到这些么?

    杀得所有人都怕了,他们就会帮你卖命?君不见杀得六国都怕了的大秦帝国是如何亡的?杀得亚洲、欧洲都怕了的蒙古帝国又是如何短命的?杀戮能臣服世界,这诡异而幼稚的逻辑,秦书淮还接受不了。

    至于两种方式哪个更容易实现,不用想都知道是后者。

    原因?武林存在了上千年,历代王朝都灭它不得,连后金都不敢动武林一下,不得不承认武林自治,秦书淮凭一己之力,长剑一震各种杀杀杀就能让整个武林臣服?他不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若是自己能以一己之力打的整个武林都跪服,那还等什么,直接单机杀到皇太极营帐把他人头割下来就好了!

    所以对现在的秦书淮来说,这次武林大会的任务,是立威,而非杀人!

    孙成和孙白被人扶下去之后,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再无一人敢声讨秦书淮。

    却在此时,从台下传来一阵长笑。

    “哈哈哈,秦帮主,原来三宝密卷中的天地功,在你手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