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鏖战
    秦书淮施展踏雪无痕,眨眼间便退了三五步。  孙白孙成也是不慢,残影一晃又贴了上来。却不想秦书淮又是一跃,跳到了演武台西南方的一个角落,孙成孙白二人立即又爆闪而至,秦书淮却又一个纵身,跃至另一个角落!

    秦书淮的战术很清楚,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被困在这两人的“四门天绝阵”中。这阵法二人操练了几十年,早已炉火纯青,刚刚也不过是自己的运气好,他们没料到自己的轻功能用到那种程度,这才侥幸逃脱。但是现在这两人已经有了准备,若是再被困住那就凶多吉少了!

    于是三人立即从打斗变成了追逃游戏。

    这时,系统终于分析完毕,开始提示了。与之前相比,这次它花了更长的时间,想必是阵法比武功的信息量更大,系统解析所花的时间更长。

    “叮咚,检测到对方武学:四门天绝阵。强度等级:五星。优势:四门留一,一为死门。劣势:此阵已臻化境,以宿主目前修为断不可破。推荐功法:宿主已有斗转星移,可克之。”

    秦书淮又惊又怒:什么叫断不可破,什么又叫斗转星移可克之?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这破系统似乎越来越不好用了,之前逍不尘的“天蝎功”也没分析出克制的方法,现在又说给自己来个模棱两可的提示,搞什么鬼?

    难不成这系统只是辅助自己成长,等自己强到一定程度以后它的辅助功就减弱,到最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么?

    见孙成孙白又杀了过来,他只好抛开杂念,心道还是集中精神与他们周旋一番再说吧。

    众人只见三道残影在台上以眼花缭乱的度不停地变换位置,修为低的看了一阵就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三人虽未再交手,但这身轻功却是让底下又喝彩连连,惊叹阵阵!

    三人之中,论内功修为,秦书淮的内力已达小成境五等,而且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单就这两点已经丝毫不逊色于孙成孙白了。再加上他练的是易筋经真气,何其纯正雄厚,又怎是孙成孙白可比?再论轻功身法,秦书淮用的是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的极品轻功踏雪无痕,连武当二老都自叹不如,孙成孙白纵然轻功也属上乘,但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因此,任两人施展浑身解数也无法堵住秦书淮,更别说动“四门天绝阵”把他困住了。

    秦书淮听完系统,就更加忌惮他们的阵法了,又怎肯轻易被他们困住?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刻多钟,孙成便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小贱种,你跑来跑去到底打是不打?”

    秦书淮却是哈哈一笑,讥诮道,“老前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总不能要求我乖乖站着让你们打吧?是人就会动,这个你们也不知道么?莫非平常你们都是拿稻草人来练这门阵法的么?”

    这话说的有趣,底下顿时起了哄笑。

    孙成越恼羞成怒,对孙白吼了一声,“幕影重重!”

    话音一落,两人立即呈交错走位,两个黑色的身影一左一右,再一右一左地飞交错,因度极快,看上去竟有无数个残影左右交织,结成了一堵黑色的幕墙。幕墙横跨半个演武台,直直地压过来,就像一张巨网,任秦书淮往左往右都难逃被围。

    秦书淮心知不妙,于是立即暴起至数丈高空,想从他们头上越过去。不想刚刚跃起,便见一道黑影窜了上来。

    秦书淮大怒,心道我怕你二人的阵型,难道还怕你一人与我单挑吗?于是长剑骤然而起,一套破防十三式狂暴地倾泻出来,双刀与长剑飞碰撞,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这时孙白也持双钩也窜了上来,秦书淮自知难敌四人,于是长剑轰然一划,催出一道炙热无比的赤连剑气。孙成孙白知道秦书淮剑气的厉害,哪里敢硬拼,只得闪身躲避。

    秦书淮逼退二人后,轻轻落于地面,又脚尖一点冲了出去。

    孙成孙白两人见秦书淮又轻易地逃脱了,都是又惊又怒!他们研究了大半辈子“四门天绝阵”,却从未想过会生这种情况。两人本身都已是小成境一等的修为,练的轻功身法也属上乘,要说武林中身法比他们还快的人本就不多。再加上两人还有一些特殊的阵法,专门来对付轻功极好的对手,可以说即便有人比他们稍快一些也决计难逃。却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碰到了克星!

    手臂上似有一股温暖的液体流淌下来,孙成低头看了看,这才现胳膊上多了一道剑伤,不禁越惊骇。这小贱种不但轻功出神入化,而且剑法更是精妙绝伦,自己只与他过了那么几招便已受伤,当真是骇人听闻!

    莫非他真的是妖不成?

    事实上,孙成和孙白大半辈子都在钻研这“四门天绝阵”,若论单打独斗,两人绝对赶不上逍不尘,自然也不是秦书淮对手了。

    而秦书淮此时也是心悸不已。刚刚孙白猛地窜上来,自己躲闪不及,胳膊上中了一刀,幸好没被钩刀上的钩子钩中,否则难免被钩去一大块肉。

    另外,游龙剑也已扭曲卷刃,不成样子了。那孙白的双刀,看来是大有名堂,游龙剑在它们面前太脆了!

    没有剑倒是难办。

    就在这时,只听场下传来一声娇喝,“秦帮主,接剑!”

    秦书淮回头一看,却是峨眉派掌门上水师太!她将自己的一柄长剑扔了上来。

    秦书淮一喜,峨眉派主动送剑,示好之意表露无疑,而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孙白孙成二人又岂能看着秦书淮得剑,两道身形同时冲来,想要抢剑。

    不过秦书淮身手又比他们快了些,手一伸,长剑立即收入掌中,朗声一笑,“多谢师太赐剑!”

    看了眼,现此剑果然精致无比,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峨眉派掌门的剑,不会是倚天剑吧?要是倚天剑,那还管他什么狗屁天绝阵,闭着眼都能破了它!”

    不过拔出长剑,却见剑身下部刻着三个字,清潭剑。不禁又苦笑一下,好吧,是自己小说看多了……

    清潭剑虽然无法与倚天剑相提并论,但比之游龙剑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剑身轻灵而坚韧,剑锋寒冷而犀利,秦书淮只在空中一划便知道此剑不是凡品。

    孙成和孙白改变了战术,这次孙成先直冲过来,待秦书淮身子往右一倾,孙白立即做了预判,也往右爆闪过去,恰好将秦书淮堵住。秦书淮知道孙成会即刻杀到,因而不与孙白恋战,只是凝聚真气势大力沉地劈出一剑将他逼开之后,又闪到了另一个位置。

    孙成和孙白见秦书淮果然不敢硬拼,便故技重施。两人一前一后,配合极为默契,逼得秦书淮不断格挡、闪避,看上去极为狼狈。

    赵庆等人的眉头都开始大为舒展,纷纷心道,孙成和孙白都是小成境一等的高手,这小子若是一直就这么只挨打不还手,决计撑不了多久。

    却不想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秦书淮忽地纵声大笑,“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