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蛊障
    场上,逍不尘双手黑,显然已是激出了剧毒的内力附于掌上,欺近秦书淮之后,又双手成爪源源而出,爪风一层更比一层凌厉,往秦书淮头部、颈部、胸部等要害处排山倒海一般袭去,逼得秦书淮连连后退。  两人面对面,一个追击,一个后退,很快便到了演武台边缘。

    秦书淮见退无可退,便纵身而起。逍不尘不依不饶,也是轰然跃起,正欲一爪抓向秦书淮胸口,却见对方长剑先,已悄然向自己胸口劈来,于是立即身子向后一旋,躲开来剑。

    秦书淮抓住机会立即反击,调动赤连剑气和穴道中的真气,长剑当即通红炙热,如疾风骤雨一般向逍不尘攻去。霎时间场上炙风阵阵,两人均是衣袍飘飘,一个分七十二路连绵不绝地狂攻,而另一个则身如鬼影一般闪烁躲避,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只几息的功夫,二人便已过了数十招。

    底下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无比惊骇的表情。在场的都是响当当的练家子,自然能看出秦书淮这般凌厉的剑法,没有小成境的修为是决计打不出来的。

    十六岁便上了小成境,这个全新的记录犹如一块巨石砸的每个人的脑袋懵。纷纷心想,若是此人继续修炼,将会达到何等恐怖的境界?

    以用剑见长的武当派内,武当二老王天阳和常吾机不时交头接耳,表情极为凝重。而少林派中,智空和智云已经全然无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秦书淮。

    逍不尘节节退后,见对方剑势起来后如江水滔滔不绝,无休无止,便知自己再不改变打法,怕是万难阻挡了。

    于是右脚跟往地上一磕,身体便往后悬空飞去,在短暂的空隙中,立即手腕一抖,从袖中掏出一把银色的扇子。这把扇子一看便是金属打造,也不知掺了什么原料,泛出的银光竟然分外耀眼,若是以眼直视,难免眼前一晃。

    智空当即脸色一变,忍不住对智云说道,“这少年怕是要不妙了。”说话间,肌肉已是紧绷,身体微微前倾,似要随时弹射出去一般。

    智云淡淡地说道,“阿弥陀佛。缘起缘灭,皆是自然。师弟,切勿执念。”

    “可是他……”

    智云示意智空勿要再说,智空只好深吸了一口气,才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逍不尘有了折扇,便可选择格挡,再无需步步退让。折扇与长剑不断撞击,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火花四溅。

    秦书淮穴道中的真气很快耗尽,于是攻略有减缓。而高手过招,便是丝毫的迟滞都会被放大百倍,逍不尘敏锐地觉察到了对方的这一变化,于是在顶住这波攻势后,轻轻一跃,跳至一光亮最足之处,忽然手腕一晃,银扇骤然打开!

    秦书淮不知是计,正要一剑刺去,却见眼前一道银光闪过,登时双目一片白蒙,心道不好!丝毫不敢怠慢,一脚蹬地往后跃去,而手上的长剑却是骤然一抖,赤练剑气便已满满地灌注其中。

    再说逍不尘见阴招得手,立即银扇一合准备去点秦书淮的太阳穴,心想此刻你又看我不见,便是身手再好也势难躲开我这雷霆一击。

    却在这时,只见对方的长剑如狂龙出水一般由下至上呼啸而出,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咆哮之声,游龙剑掀起一股强大而炙热的劲风,轰地一声,如有劈开虚空之势!而剑尖所过,带起一道如血色般通红的剑气,这道剑气又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奔逍不尘而去!

    逍不尘心里猛地一颤,虽然自己已是小成境巅峰的修为,然而直觉告诉他,自己绝对扛不住这道剑气!来不及细想,他当即血脉爆张,用尽浑身力气侧身一移,不想这招太过突然又迅厉至极,以他的修为竟没能完全躲过。

    炙热无比的剑气贴着他的胳膊呼啸而过,将胳膊上的衣服烧了个大洞。丝丝灼热的气息立即侵入他的皮肤,令他灼痛难忍,不得不立即调动真气与之相抗!

    爆散开来的真气如同刮起了一阵小型旋风,演武台周围数米之内顿时飞沙走石,顶上遮风的纱布纷纷掉落下来,五颜六色的如同礼花盛开。

    秦书淮在一旁稳住了脚跟,此时眼睛终于恢复了视觉,见逍不尘并没有贴过来,不由松了一口气。

    而这等强悍的剑气,又让所有人的惊骇更上了一层。之前那些嘲笑得最厉害的那几位,现在都张着嘴,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他们喉咙,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遑论这些普通的武者,便是六大派的席位之中,也是鸦雀无声。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凝固了。

    全场之中,唯有逍不尘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没错,就是这最强的一招!这招过后,这小子便会剑势大减,再无还手之力了!

    逍不尘想的没错,秦书淮的赤连剑气在这招过后减损过半,如再用剑,也打不出如此强力的一击了。

    虽然心中判定对方已输,但逍不尘还是决定战战,以防夜长梦多。于是双臂骤然一震,只见双手的黑色越深沉,转瞬之间竟冒出丝丝黑气!这黑色如烟如缕,如雾如障,却是由他体内至毒至阴的真气所化。真气化毒障,自然是极耗内力的,但这招也是“天蝎功”的至强精华所在!激之后,所出招数皆带天蝎蛊毒气,中者无药可医。其恐怖之处更在于,出招有形而毒障无形,躲开一招容易,但躲开一团会随着空气流动的毒气,却是不易,这正是“天蝎功”最令人可怕之处。

    “天蝎蛊障”,底下有人惊呼了一声!

    刚刚还沉浸在秦书淮那股剑气中的众人顿时又被惊醒了过来!天蝎蛊障,凶名如雷贯耳,而几十年来武林中人只闻其名未见其形,如今终于得见,却是让所有人都心头一惊。

    呼啦一下,不少自认内力浅薄的人立即退后了数丈,生怕那蛊障不小心飘来被自己吸入,传说中了这种蛊障,会先生不如死地被折磨七天,而后便会七窍流血、浑身糜烂而死!

    逍不尘阴笑两声,身体忽地化作黑影闪了过来,秦书淮知道他手上黑障的厉害,立即跃起闪地远远的。逍不尘不依不饶,又以更快的度闪了过来,一爪罩向秦书淮的面门。

    而与爪同至的,便是一团漆黑的毒障!

    秦书淮屏住气息,极为狼狈地一闪,心中想道,“若是随他这么出招,很快整个演武台之上都会毒障弥漫,到时自己避无可避,就真的输定了!”

    既然如此,那便只能拼一把了。

    只不过区区二层的斗转星移,真的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