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八十章 单挑逍不尘
    秦书淮冷哼一声,“你我既是死仇,那败的一方,生死自然由胜的一方来定了!”

    逍不尘面部一抖,不由再次笑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上次一战,他已经知道秦书淮的最大战力了,虽未取胜,却也看出对方的爆能力并不强,能明显觉察到他在打出最强一波之后剑就开始减缓,若不是有魔教的五行旗在,自己势必能将他拿下。

    不过今日在天下英雄面前,我北丐总舵之内,看谁还敢救他?

    而底下众人在得知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竟敢挑战北丐的执法长老逍不尘,而且还主动定下生死之约后,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真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啊!

    江湖上以讹传讹,说这个少年是什么小成境,可天底下哪有十六岁就到小成境的?难不成他是妖孽不成?

    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个少年是不是被赞誉冲昏了头,真以为自己是小成境了?

    别说他的小成境只不过是江湖上以讹传讹的夸张说法而已,就算他真的开武林之先河到了小成境,又怎能打得过逍不尘?要知道逍不尘不仅内力修为已经到达了小成境的巅峰,练的更是江湖上谈之色变的“天蝎魔功”!就是中成境的宗师碰上他也忌让三分!

    有些嘴巴刻薄的,马上就开始嘲笑了起来。

    “这年头,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多了啊!他以为自己是谁?智远大师第二?”

    “智远?智远大师十六七岁时也不过玄通境,哪敢像他这么嚣张啊!人现在心里真把自己当成小成境的高手了呢!”

    “哈哈,小成境?他要是认为自己只是小成境,敢和逍长老打?以逍长老的修为和所练神功,没有中成境谁能赢他?”

    “这么说这小子以为自己是中成境了?哈哈,这……这世界真他娘的有这种白痴、自大狂?”

    秦书淮在上台的时候隐藏了实力,一跃之下,看上去只有玄通境九等左右的修为,加上武林中目前能接受的十六七岁最高等的修为,便是少林派智远大师当年创下的玄通境二等的记录。因此尽管很多人都听说过秦书淮十六岁便进入小成境的传言,却没有一个真的相信。

    所以底下一片嘲讽也是情理之中了。

    而与北丐敌对的峨眉等门派则纷纷惜叹。

    这个少年确实天赋异禀,刚刚见他上台之时,能看出他已有玄通境的修为,这在江湖上已属难得,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代高手。本来倒可以将他拉入自己阵营的,没想到这小子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少年,便是逆了天,撑死也就在玄通境了吧?凭玄通境就想打败小成境一等还练着魔功的逍不尘?

    哎,年少轻狂,多少天才少年便是死在这点上的……

    常大一瘸一拐地来到赵庆身边,指着台上的孟威孟虎,说道,“帮主,台上那两人看上去也是绝顶的高手。一会待逍长老杀了姓秦的那小子之后,也需得想办法一并除了他们才是。”

    他现在一腿已废,可以说战力损了一大半,为了维持在帮中的地位,也只好抓住各种机会,向帮主赵庆“献计献策”,以刷自己的存在感了。

    赵庆面无表情,只是冷冷说道,“知道了,我自有安排。”

    常大愣了愣,然后又讨好地一笑,“是属下多虑了,帮主英明。”

    见赵庆并没有对自己的马屁做任何反应,常大只好悻悻地退下了。下来之时又用愤恨而阴毒的眼神看了眼秦书淮,咬牙切齿地想,若不是此人,自己又如何会落得如此地步?不过好在今天任谁都救不了他了,一会待逍长老打死他之后,看自己不把他挫骨扬灰,以解心头之恨!

    演武台上众人开始纷纷退下。孟威和孟虎见秦书淮话已出口,知道在这么多人面前再难挽回,于是也只好退下,不过心里却都为他捏了一把汗。而邱大力和虔虚子此刻也明白了什么,两人都是双目猩红,睚眦欲裂,疯似的扭动身子,却丝毫挣脱不得,也说不得半句话。

    开始之前,赵庆又上台说道,“既然两位要比试,为了公平起见,还是请武当二老和少林的智云、智空二位大师做个见证,莫说我北丐欺负人。两人是自愿比试,所谓拳脚无眼,我北丐向诸位英雄保证,若是逍长老败于秦帮主之手,无论是生是死,我北丐绝不会为难于他,并且在他返回江河帮之前,绝对保证他的安全。”

    底下立即爆出一阵喝彩之声,连赞北丐不愧为武林第一帮,胸襟宽广。

    见此,秦书淮也对孟威和孟虎说道,“江河帮听令,今日我若输给逍长老,无论生死,我江河帮帮众绝不得与北丐寻仇。”

    孟威和孟虎齐声喊道,“属下遵命!”

    同样是一番承诺,现场却是静悄悄的。过了会儿,竟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哄笑声顿时此起彼伏。

    “说得他好像打得过逍不尘似的,哈哈。”

    “就是!还不得与北丐寻仇,你倒是有胆子寻一个啊?”

    “哈哈,这个傻帽究竟是怎么当上帮主的?”

    在这片嘲笑声之中,却有一人高喊,“秦帮主好样的!”

    不是花沉又能是谁?

    清场完毕,演武台上便只剩下了逍不尘和秦书淮!

    逍不尘的一双鹰眼骤然一张,接着身形猛然化作一道残影欺近至秦书淮跟前,飘然拍出一掌。秦书淮身子一侧,迅避开了对方,然后手一伸,喊了声“剑来!”

    一把长剑便从他原先的座位上腾空而起,似长了眼睛一般飞到他手里。

    这时逍不尘又一次杀到,一掌拍向秦书淮胸口,秦书淮侧身一移,躲开这掌的同时又拔出长剑,待脚步一停,便闪电般向逍不尘刺去。逍不尘脚尖一点瞬间腾空而起,从剑身之上越过,然后在空中侧身,左腿夹着一道黑风冲秦书淮的头部猛踢下去,其势快如闪电,以致大多数人只见黑影而不见其腿!

    秦书淮不敢怠慢,当即头一侧,身子陡然旋转,在空中盘旋了三四圈,然后稳稳落于地面。

    这等轻巧的反应和度,确是让底下人都微微一惊。

    而少林派中,智云看到这里已是眉头深锁,忍不住轻声地达摩院座智空说道,“智空师弟,你看这少年如何?”

    智空也与智云一般,眉头早已打了结一般,闪着精光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秦书淮。听得师兄智云问自己,也不挪开目光。

    只是淡淡地反问,“师兄,你也看出问题来了么?”

    智云轻轻点了点头,道,“阿弥陀佛!这少年……也不知是善缘,还是孽缘!”

    智空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莫非他和智仁师兄……”

    智云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

    两人的目光又回到了场上。